笔趣阁 > 凤倾天下我的薄情皇妃 > 第100章:我去杀了他!
    于太医听了凤倾的话,心里五味杂陈,但还是双膝一跪,谢过隆恩。他自然知晓,此时凤倾还用得着他,在他没有下定决心要如何处理这件事情之前,凤倾不会对他动手,但也等于变相的软禁了他。留在辰王府,等于是进了一个可怕的牢笼,想要从里面出来,怕是比登天还难。
  
      凤倾摆了摆手,说道:“下去吧。”
  
      于太医退出后,房门又重新关上。
  
      凤倾眼神复杂的看着床上昏迷不醒的墨以蓝,许久之后,才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声音生涩的说道:“这个孩子,不能要。必须将孩子做了。”
  
      允晔听了,猛的抬起头来,眼里的愤怒丝毫不加掩饰。他紧紧的盯着凤倾,问道:“为什么?你有什么资格决定她的事情?!”若是按照上下级的从属关系,允晔如此言语,已经是以下犯上了。但是,允晔丝毫不惧。若是任由凤倾胡来,私自将墨以蓝腹中的孩子打了,只怕,墨以蓝也会经历九死一生。而且,虽然他也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情,但是,那毕竟是墨以蓝的孩子,理应由墨以蓝来决定去留。
  
      凤倾双拳紧握,双眸中已经布满了血丝,可见怒意已经快要压抑不住了。他一拳打向身旁的石桌,发出了沉闷的“嘭”的一声,声音虽然压抑,但是其中的愤怒却是显而易见:“你以为我愿意做这样缺德的事情?!但是,你也猜到了这是谁的孽种了吧?!那样龌龊的一个人,如何配以蓝给他生孩子?!这孩子长大之后,又该如何自处?!”
  
      允晔听了之后,抬头问道:“你查到了什么?那个南宫安哥,有什么问题?”
  
      凤倾冷笑一声,说道:“你和辰王府都太过信任此人了。难道就因为他是墨璃的至交,你们就敢如此掉以轻心了?你可知道,那位南宫安哥的母亲是谁?”
  
      允晔没有回答,只是双眸紧紧的盯着凤倾,等着他说出答案。
  
      凤倾神色间,流露出了一阵厌恶,似乎接下来要说出的来的话,会脏污了他一般。他的声线极为冰冷,缓缓的问道:“当年,师傅的事情,你知道多少?他和王妃为何分开?”
  
      允晔偏着头,想了想,说道:“当年的事情,我知道得并不多。辰王府对此事打压得厉害。只听说,当时先辰王在王府中私藏着西秦的公主。后来,西秦公主怀了身孕,先辰王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多年来的清誉差点毁于一旦。凤苍也因此而受到了太微大陆上其他国家的声讨。但是,后来,墨叔叔站了出来,将所有的过错都揽了上身,将自己的正室休了,娶了西秦公主,事情才算告了一个段落。”
  
      凤倾冷笑一声,说道:“你是聪明之人,该知道,墨寒只不过是一个替罪羔羊而已。”
  
      允晔眉头紧蹙,疑惑的问道:“你的意思是,那个孩子,真的是先辰王的?南宫安哥,和那位西秦公主有关?”
  
      凤倾冷冷的说道:“你不要信口雌黄,辱没了我的师傅!师傅虽然是将西秦公主留在了辰王府,但是,却只是因为当时在西秦时受了西秦公主的恩惠,他答应为她报仇而已。谁知道,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竟然是从一开始就设了一个局,将师傅套入了这个局中,令师傅差点因她而身败名裂!那个孽种,自然不可能是师傅的,至于是何人的种,我并不知晓。只是知道,后来事情败露之后,那个西秦的公主带着孩子逃了出去,后面几经周转,嫁给了伽澜国的南宫家主,隐姓埋名,做了一位小妾。而南宫安哥,正是当年被带出去的孽种!”
  
      允晔听了,极为震惊!这些宫廷秘闻,他真的是第一次听。他的父亲允硕一直都追随墨辰,这其中的事情,他自然是知晓的,但是,他却闭口不言,将这些事情都烂在了肚子里,没想到,今日竟然是通过凤倾,他才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允晔双拳紧握,望着床上的墨以蓝,眼神复杂,含着深深的悲痛。
  
      凤倾咬牙道:“那个孽种的母亲,差点害得师傅身败名裂!与王妃分离十年!可以说,是辰王府的仇人!如此轻贱之人,竟然胆敢站在以蓝的身边,我,真恨不得立马将他五马分尸,难解我心头之恨!”
  
      允晔却疑惑的问道:“既然已经做了南宫家的小妾,这南宫安哥又衣食无忧,他如此处心积虑的接近王爷,到底是为了什么?”
  
      凤倾缓缓道:“虽然我现在还不能确定他到底要做什么,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个人,背后定然站着的是琼海国的势力!当年他那低贱的母亲,也是与琼海国勾结,试图颠覆我凤苍江山!”
  
      允晔双拳紧握,手背上的青筋非常明显的鼓了起来。他一言不发的握紧了手中的佩剑,正要往外走。
  
      凤倾却是喊住了他,问道:“上哪去?!”
  
      允晔停了下来,一个字一个字崩出来:“我去杀了他!”
  
      “回来!”凤倾呵斥道,“如此冒冒失失的,人你还没见到,就被他手下的人给杀了!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允晔顿了顿,最后,还是回到了凤倾的身旁。
  
      凤倾吩咐道:“你今晚就在这院子里守着。让瞿玉进来房中时刻关注以蓝,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及时告知我。若是有哪不舒服的,只许告知于太医,不能让其他人给她把脉!南宫安哥已经离开帝都回伽澜国了,我必须尽快修书一封,让姑姑派人好好的盯着他!”
  
      说完,凤倾又望了一眼躺在床上昏迷的墨以蓝,说道:“明日午后离开。你让瞿玉准备一下。”
  
      凤倾正要走到门口的时候,允晔却是喊住了他,说道:“王爷身子虚弱,有什么事情,等她病好了再说吧。”
  
      凤倾自然知晓,允晔是不信任他,怀疑他会暗中给于太医下旨秘密让墨以蓝堕胎。凤倾此时心里布满了浓烈的悲哀,并未发一言,就离开了墨以蓝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