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倾天下我的薄情皇妃 > 第106章:给孩子物色一个爹爹
    书房中静谧了许久。墨以蓝才揉了揉眉心,打破了书房中的安静。她神色有些疲倦,脸色还是苍白,但眼中却是有亮光闪现,她咬了咬唇,坚定的说道:“虽然这个孩子我至今也不知道它是怎么来的。但是,我决定生下它!”
  
      瞿玉、司徒予正、允硕听了,面面相觑。
  
      许久,允硕才沉吟着说道:“若是执意要生下这个孩子,我们现在就得为他物色一个爹爹。你可有合适人选?”
  
      墨以蓝被这个问题问得愣怔了一下,似乎并未考虑过这个问题。
  
      允硕苦笑一声,说道:“你云英未嫁而诞下子嗣,难以堵住悠悠众口。而且,你那祖父若是知道了,定不会轻饶了你。”
  
      墨以蓝蹙了蹙眉,说道:“这件事情知道的人并不多。以我们的能力,要隐瞒这件事情,并不难。”
  
      司徒予正抬眸,眼神复杂的看着墨以蓝,问道:“王爷是想,这个孩子生下来连个身份都没有?”
  
      墨以蓝想当然的说道:“等他稍大一些,我收为义子。名正言顺的带在身边。”
  
      允硕却是摇了摇头,说道:“我不同意。最为稳妥的办法,就是尽快选个夫婿,早日完婚。你的身份,不允许出一丝差错。若是被人知道有这样一个孩子存在,以后他在人前如何抬起头来?”
  
      墨以蓝眉头皱得更深,没有说话。
  
      瞿玉思索片刻,说道:“若是要选夫婿的话。这帝都中人品、家室、才华能配得上咱们王爷的,也就只有谢家长孙谢简之了。”
  
      允硕听了,点了点头,同意道:“不错。这个孩子与我们王府一直有交情,在帝都的口碑也是极好的,也无不良癖好。据我所知,他暂无婚配。”顿了顿,允硕望着墨以蓝,说道:“若是你愿意,我明日便可命人前去谢府,旁敲侧击一下。相信不过数日,他们的媒婆就会上门了。”
  
      墨以蓝瞪大了眼睛,对于他们二人如此火速的将她的婚事定了下来,感觉很是震惊。她摇头道:“谢公子芝兰玉树的一个人,如何能拖累了他?”
  
      “这如何算拖累?”允硕上前一步,说道:“谢简之惊才绝艳,而且不拘泥于世俗。我与他有过多次交往,他对于你也颇多赞誉,对于你的事情极为上心。他虽未明言,但我也知他是仰慕于你的。虽然说,你未婚先孕,于理不合,但错不在你。若对方是真心待你,又岂会在意这些?”
  
      墨以蓝执意的摇了摇头,她虽然欣赏谢简之的才华与高风亮节,但是,却从未想过,要和此男子共度一生。
  
      允硕还要再劝,墨以蓝摆了摆手,说道:“此事就这样定了,待将帝都的事情安排妥当,我便回隐世家族。以后这孩子,也让他在那边长大。若是他有心要重回太微大陆,再做定夺。”墨以蓝回头,问瞿玉:“瞿姨,那日我将姑姑给我的信交于你,如今何在?”
  
      瞿玉从怀中掏出了一个信封,递给了墨以蓝。
  
      这个信封,是墨以蓝离开墨疏影的时候,墨疏影亲自交给她的,并叮嘱一定要回到帝都再打开。
  
      墨以蓝打开信封,仔细的看了起来,只是越看,她的脸色越是难看。最后将信封交给了瞿玉,疲惫的揉了揉眉心。
  
      因为墨以蓝没有说话,瞿玉也不敢看信的内容,只是仔细的将信纸叠好,放回了信封。
  
      墨以蓝揉着眉心,慢慢的说道:“姑姑在信中说,她与太上皇,有一个私生子。”说完这话,墨以蓝的神色古怪。
  
      允硕等人也是一愣证,面面相觑。今日发生的事情,实在太过惊悚,以至于,他们几人,都不知道如何开口说话了。
  
      墨疏影在信中告知墨以蓝,凤宇因为多年来的殚精竭虑,落下一身病痛,如今已经接近油尽灯枯。虽然那日他们见到凤宇神色并无异色,但其实,已经是强弩之末。预感到自己将不久于人世,凤宇才将凤倾找来,将他一直拽在手中的权力,移交给了凤倾。墨疏影在信中说,当年,她在做巡察使时,曾经遭人暗算,误入圈套,险将一世英名葬送。凤倾掌握了她的这些证据,以此要挟,剥夺她的人身自由,与凤宇同时归隐。她与凤宇有一个儿子,取名墨臻,如今已经六岁,一直被她秘密的养在业城的一个小村中,拜托村中的一个私塾老师抚养。这个私塾的老师,墨疏影曾对她有恩。她预感到凤宇将不久于人世,而虽然凤宇要凤倾签了一份承诺书,命凤倾在他百年后给予墨疏影自由,但是,以凤倾睚眦必报的性格,她怕自己会被凤倾秘密杀害。她放心不下孩子,决定让他回到帝都。墨疏影希望墨以蓝能够善待这个孩子,给孩子一个身份,让他能够堂堂正正的做人。她特意叮嘱墨以蓝,切莫让凤倾知道了这个孩子的存在,不然,凤倾为了坐稳皇位,定不会放过孩子。同时,墨疏影也告诫墨以蓝,切莫和凤倾牵扯太深,这个年轻的皇帝心思缜密,对墨家一直怀有怨恨,绝不会让墨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不受管控。
  
      墨以蓝吩咐司徒予正:“司徒伯伯,你亲自带二十人,去往业城,秘密将这孩子接回来。待我向祖父禀告之后,再来定夺给他什么身份之事。另外再加派人手,定要密切关注皇帝的一举一动。切不可让姑姑出事。”
  
      司徒予正点了点头。领命退了下去。
  
      允硕坐了下来,一边品着茶,一边问道:“你怀孕之事,宫里那位应该是知道的吧?”
  
      墨以蓝想起了凤倾前后不同的态度,以及欲言又止的言行,点了点头。
  
      允硕奇怪的问道:“他知道你怀孕了,就没有说什么?”
  
      墨以蓝撇撇嘴,说道:“我怀孕是谢简之告知我的,不是他。他并未对我提一个字。”顿了顿,唇边露出一个讥诮的笑意,说道:“对了,给我留了一个于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