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倾天下我的薄情皇妃 > 第108章:曾经的尹妃
    陆太妃听了,点了点头,似乎对于陆盈盈的话,并不觉得意外。她是一个女人,虽然没有得到凤宇的爱,但也算是在宫里摸爬打滚了十几年,心思缜密、天性聪慧,如何能不知晓凤倾的心思?在陆太妃看来,无论凤倾对墨以蓝有没有爱意,以凤倾的风流倜傥的性格,对那样一位手握重权而又拥有倾城之姿的墨以蓝,肯定是呵护有加,照顾得周到细致的;这不但是因为他善于权谋,懂得抓住人心和利用人心,更因为他是一位二十几岁的男人,这个年龄段的男人,无论能力多强,在那些貌美而又聪慧的女孩面前,不自觉的都会表现,百般呵护,若是能得到女孩的心,那便是莫大的成就了。对于凤倾这样生性风流,而又可以名正言顺的拥有无数女人的男人而言,对于墨以蓝这样的女子,自然不会放过。
  
      所以,对于陆盈盈添油加醋的说法,陆太妃只是淡淡的一笑,说道:“皇帝的心思,你不必介怀。你的皇后之路,已经有你父亲给你铺好,只等皇帝二十五岁生辰,他自会下诏书,封你为后。在此之前,你只要做好本分,好好的讨皇帝欢心,做一个贤良淑德的世家贵女就好了。”
  
      听了陆太妃的话,原本心情阴霾的陆盈盈,此时笑弯了眉眼。她这十几年来,几乎有一半的时间在宫里度过,她与凤倾的感情,比自己的亲兄长还要亲。因为自小就知道,她将来会是凤倾的人,所以,无论凤倾多么的风流成性,在后宫蓄着多少女子,在外面又招惹了多少贵族之女,陆盈盈都坚信,最后陪伴在凤倾的身边、享受无上尊荣的女人,是她,而不是别人;虽然有时候会妒忌,但是也只当是凤倾少不更事,相信凤倾会一直对她言听计从、呵护有加。
  
      只是,这半年以来,陆盈盈心里却隐隐的不安,尤其是听说凤倾与墨以蓝经常在帝都游玩、甚至凤倾还破天荒的找到了一位和她死去多年的姐姐极为相似的一个女子留在御园之后,她的心里的不安进一步扩大。
  
      如今,陆太妃又给了她定心丸,她虽然心里知道事情是这样的,但是,想到当时她看到凤倾与墨以蓝出现时,两人手拉着手,并肩而行,凤倾清贵无双,墨以蓝清丽脱俗,两人站在一起,天地之间的其他生灵,仿佛都黯然失色,她当时心里嫉妒得发狂,指尖掐进了肉里,也不自知。
  
      想到了那日的事情,陆盈盈自然也想到了吃饭之时,墨以蓝胃口不佳,甚至干呕的事情。陆盈盈心里有疑虑,便将这个疑虑说了出来。
  
      陆太妃一听陆盈盈的话,猛的坐了起来,失声道:“你说什么?!墨以蓝吃饭的时候干呕?!”
  
      陆盈盈点了点头,对于陆太妃如此激动的情绪,有点莫名其妙。
  
      陆太妃神色变幻莫测,她清楚的记得,那一年,陆太后重病在床,凤倾只有十二岁,她被封为皇贵妃,照顾凤倾的衣食起居。那一日,在御花园中,她无意间撞见了当时的尹妃正扶着一棵树,蹲着身子干呕,旁边的宫女非常担心,小声的跟她说着什么。
  
      陆太妃隐在一簇灌木之后,过了一会儿,尹妃在旁边椅子上坐了下来,宫女开心的小声说道:“恭喜主子,苦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了。”
  
      尹妃坐在椅子上,抚摸着还是平坦的小腹,脸色温柔,点了点头,说道:“本宫入宫十年,得不到陛下的心,原本以为这一辈子,就孤独终老了,没想到,还会有怀上皇嗣的一天。真的是老天垂怜。”说完,双手合十。
  
      主仆二人开心的聊着,讨论着让太医确诊,想象着孩子会是小王子还是小公主,完全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的陆太妃阴狠的神色。
  
      那段时间,凤宇特别的忙碌,刚刚归顺的东陵国,可谓是千仓百孔,各方势力割据,帝都连续派了几位大员去管理,收效甚微;而先辰王墨辰,又正与西秦国僵持不下,无暇顾及其他。那几个月,凤宇几乎除了上朝,都在御书房待着,而且下令除了传召外,不许任何人打扰,更是没有踏入后宫一步。
  
      待东陵国的事情处理得差不多了,凤宇终于有了一丝休息的时间时,他才从宫里听说,他的尹妃,原本怀孕了,但是,因为一次在御花园中游玩,不小心摔了一跤,胎儿没有保住。尹妃伤心欲绝,终日以泪洗面,已经好几天没有好好吃东西了。
  
      凤宇这才想起了他后宫中的女人们,还有单薄得可怜的皇嗣。最后,凤宇自然是到了尹妃的宫中软语宽慰,赏赐了很多价值连城的珠宝首饰。
  
      如今,听说墨以蓝吃饭的时候干呕,陆太妃马上就想到了这件事情。她看了陆盈盈一眼,见陆盈盈正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忍不住给了陆盈盈一个暴栗,轻声呵斥道:“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为何不早说?!”
  
      陆盈盈揉了揉自己的额头,白皙的皮肤上,已经有了一个印子。但她不敢发作,只得隐忍着。
  
      陆太妃定了定心神,让自己冷静了下来,看着陆盈盈眼睛里蓄满了泪水,却又不敢流下来,慨叹一声,说道:“傻盈盈,墨以蓝,那是因为怀孕了。”
  
      怀孕这个词一说出来,原本坐着的陆盈盈猛的站了起来,失声道:“怀孕?竟然是怀孕?!难道她和皇帝已经”
  
      想到凤倾可能和墨以蓝已经有了不可告人的关系,陆盈盈心里一阵绞痛,嫉妒的心更是一发不可收拾,随手就将桌面一盘葡萄打翻了。
  
      “咣当”一声巨响,吓了在旁边伺候的宫女一跳。
  
      陆太妃此时也是心神不定,对于陆盈盈的造次,也没放在心上,她站了起来,在房中踱步,慢慢的说道:“墨以蓝回帝都已经两年。去年帝都的世家子弟们,发了疯似的去墨家求亲,最后却不了了之,据说,是因为皇帝不乐意墨家与任何一家世家联姻。而自那之后,皇帝与墨以蓝便时常有来往,即使墨以蓝鲜少进宫,他们二人见面的次数,应该也不少。按理说,以墨以蓝的家世、学识,不该做出如此伤风败俗之事。定然是我们年轻的皇帝,美色当前,把持不住,才会做了错事。如今,墨以蓝珠胎暗结,皇帝这段时间都与她待在一起,不可能没有发觉。若是皇帝知道了墨以蓝有了他的子嗣,他是断不可能让这个孩子流落民间,定然会将墨以蓝接进宫里。而以她辰王如此尊贵的身份,不会是区区封一个妃这么简单。”说到此处,陆太妃望着此时已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陆盈盈,后面的话,不言而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