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倾天下我的薄情皇妃 > 第160章:不急,快了
    司徒予正的动作,凤倾自然看得一清二楚。他斜倚在椅子上,淡淡的说道:“我若想要他的命,就不会等到今日。他的命,是以蓝用自己的命护下的,我比他本人,更为重视。除了朕,谁若敢动一动以蓝以命相互的人,朕会让他后悔生而为人。”
  
      司徒予正连忙躬身道:“是。”
  
      凤倾困倦的揉了揉眉心,问道:“煦扬大人,自那日离开后,便没有再出现吗?”
  
      司徒予正答道:“是的。但他曾留有书信。辰王生产之日,定然回来。”
  
      凤倾沉默半晌,才答道:“算来,今日才八个多月,属于早产。你可知道如何能够联系上他?”
  
      司徒予正摇了摇头,坦白的说道:“除了王爷,没人能够联系上他。”
  
      忽然,屋子里传来一声痛呼,接着便是墨以蓝气急败坏的声音:“拿我的剑过来!”接着,便听到什么东西摔在地下碎裂的声音。
  
      凤倾一惊,也不见他如何动作,身影一闪就闪到了房门口,只是,房门已经从里面反锁,他根本推不开。
  
      凤倾用力拍了拍门,大声道:“瞿玉!开门!让朕进去!”
  
      屋内传来瞿玉焦急的声音:“陛下,请您好好的在外面待着。微臣这里已经够乱了,求您别再添乱了。呀!”瞿玉忽然惊呼一声,接着又是气急败坏的声音:“王爷!不可!”然后,便是一些杂乱的分辨不出来的声音错乱的响起。
  
      凤倾、司徒予正和瘦小的墨臻,在屋子外面焦急的走来走去,偶尔其中两人迎面碰上了,眼光一碰撞,又错开了。三双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房门,恨不得从中盯出一个洞来,好知道这屋子里面时不时响起的让人心惊胆战的声响,到底是怎么回事!
  
      忽然,紧闭的房门猛的打开,一个丫鬟端着一盆鲜红的血水急急忙忙的走了出来!
  
      凤倾一个箭步上前,正想要推开门进去,门却非常适时的“嘭”的一声,关上了!
  
      凤倾咬牙切齿的盯着紧闭的房门,低低的诅咒了一声!
  
      正在房中忙得焦头烂额的瞿玉,冷不丁打了一个喷嚏,身子抖了抖。忍不住嘀咕了一声:“谁在说我坏话?!”
  
      进不了房门,凤倾拉着那位刚刚出来的,端着一盆血水的丫鬟,焦急的问道:“里面怎么回事?辰王怎样了?怎么流了那么多的血?”
  
      一连几个问题问出来,丫鬟何时与皇帝站得这么近、又被这样大声的问过话?忍不住身子抖了抖,连声音都带着哭腔,说道:“奴婢不知道!奴婢只听御医说,王爷疑似大出血,现在正在救治!但王爷一直都不安分!说要给她一把剑,她要把肚子破开。”
  
      听到“大出血”之后,凤倾心下一惊,待听到墨以蓝说的话,又哭笑不得!这就是墨以蓝的风格啊!简单粗暴!
  
      凤倾见问不出什么来,把小丫鬟给放了。
  
      丫鬟如释重负的跑了开去,不大一会儿,又端着一盆热水来到房门前。
  
      门开了一条缝,丫鬟机灵的闪身进去。
  
      凤倾在那千钧一发之际,却用手挡住了即将关上的房门。
  
      瞿玉焦急而又为难,忍不住数落道:“陛下,现在关键时期,请恕微臣无礼。但是,求您看在现在争分夺秒的份上,您就在外面等着,好吗?”
  
      凤倾也没有为难瞿玉,只是叮嘱道:“你替朕,好好的守着她!无论出了什么事,首先要护她的周全!”
  
      瞿玉点了点头,坚定的说道:“陛下放心!微臣知道孰轻孰重!”说完,不由分说的将凤倾手推开,紧紧关上了门。
  
      从黄昏,到子夜。墨以蓝在房子里时而痛得撕心裂肺,时而虚弱的躺着喘气。血水一盆接着一盆的端了出来,气氛凝重而逼仄。
  
      凤倾颀长的身影,依靠在门边,整个人疲惫到了极点,但身子却一直紧绷着,时时刻刻都在用心的聆听着屋子里的动静。他能很清晰的听到,墨以蓝渐渐虚弱的痛呼,能听到瞿玉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的在旁边宽慰、勉励的话语,能听到接生婆间隔一段时间就督促墨以蓝用力的声音,能听到两位御医低声而担忧的交谈的声音,甚至,能听到丫鬟擦拭身子,拧干毛巾的声音
  
      每一种声音,都沉重的敲打在凤倾的心上,令他原本紧绷的身子,忍不住轻颤。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静静的扣着窗棂,指甲深深的陷进了桃花木中
  
      忽然,一直在房门外待着的司徒予正惊喜的唤道:“大人!您终于来了!王爷有救了!”
  
      凤倾听到声音急忙回身,不小心踢到了旁边的椅子,脚尖传来一阵刺痛!
  
      但凤倾丝毫没有在意,急忙向前走了几步!
  
      清冽的月色下,一身白袍的绝色男子迈着沉稳的步伐,缓缓走来。待走得近了,眉目如画的五官不染半点风尘,清雅隽永得就如梵山之巅终年不化的雪山。
  
      凤倾就像看到救星一样,双眼冒着星星的看着煦扬慢慢走近。
  
      凤倾急忙迎了上去,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走到一半的时候,眼前忽然一黑,脚步竟然踉跄了一下,堪堪站稳之后,煦扬已经来到了他的跟前。
  
      煦扬看了看眼前的凤倾,眼神中流露出悲悯之色。他从怀中掏出一个锦囊,从锦囊中掏出了一片绿色的、形状的叶子,说道:“叶子嚼碎,用水服下。好好的睡一觉。”
  
      凤倾谢过后接过叶子快速的扔进了口中,焦急的说道:“以蓝她早产,进去快两个时辰了。她整整痛了两个时辰!您终于来了!”
  
      在如此紧要时刻,煦扬仍然是平静的,他抬头看了看天色,声音无波无澜的说道:“每一次的涅盘重生,都是重塑生命的过程,必然要经历常人难以承受的痛苦。”煦扬又抬头望了望天色,说道:“不急,就快了。”
  
      凤倾也随着煦扬的动作,望了望深邃的夜空。今晚月明星稀,弦月高挂,清冽的普照大地;夜空中的繁星若隐若现,星芒被月色覆盖,天空较之以往,少了一丝璀璨,多了一份清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