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倾天下我的薄情皇妃 > 第161章:天有异象
    煦扬将一个药瓶递给了司徒予正,吩咐道:“此刻,以蓝已经痛得晕厥过去了。你让瞿玉将她弄醒,喂下红色药丸。孩子生下来后,立刻给她服下黑色药丸。切记!”
  
      司徒予正恭敬的接过药瓶,急忙朝着房门跑去。
  
      凤倾听说墨以蓝痛得晕厥了过去,心里焦急,抬步准备过去。
  
      煦扬却是叫住了他,下巴朝着一旁的椅子扬了扬,自己慢慢的踱步朝着一张椅子走了过去,悠闲的坐了下来。
  
      煦扬就是有这样的本事,无论身处何时、何地、在任何的境况下,都是一副雷打不动的波澜不惊的平静的样子。
  
      其实,凤倾不知道的是,二十多年前,也是在那相似的夜晚,他人生中首次失态,也是唯一一次失态:为他一生钟爱的女子。
  
      凤倾只得跟着,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但眼睛还是担忧的望着产房的方向,虽然有煦扬在,他的心定了一点儿,但是,只要没有确定墨以蓝真正的安全,凤倾的心,仍然还是悬在半空的。
  
      煦扬不知道从身上哪个地方变出了一个晶莹剔透的水晶杯子,给自己倒了一杯热茶,慢悠悠的喝着。
  
      待喝完第三杯茶,似乎才想起来被自己叫到身旁坐下的凤倾。
  
      只是,这位金尊玉贵的帝王,如今衣衫上已经有了褶皱,神色憔悴,布满血丝的星眸一瞬不瞬的望着房门的方向,担忧之色一览无余。
  
      煦扬放下茶杯,淡淡的问道:“她未婚先孕。你准备怎么和你的子民交代?”
  
      凤倾见问,回过头来,认真的回答道:“若是儿子,以后定是我凤苍重臣,享受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尊崇;若是女儿,定会是我凤苍最尊贵的公主。”
  
      煦扬听了凤倾的回答,扬了扬眉,问道:“你不介意这个孩子?”
  
      凤倾认真的答道:“一开始,是很介意的。恨不得立刻就让这个孩子在这个世上消失。但是,”凤倾回忆起那一次,墨以蓝让他将掌心覆盖在她肚皮上的事情。他没有告诉墨以蓝的是,那一次,他的掌心被腹中的胎儿轻轻的踢了一下,就是这轻轻的一下,像是忽然之间在他的心尖轻轻的撞击,那么的柔软,而又那么的激烈!“这是她的骨血。她定然会爱他如生命。既然是她的所爱,我会试着接纳,即使最终做不到视如己出,但也定然会尽量的给他我能给的东西。”
  
      煦扬仍然是神色平静,半晌,才说道:“她此次忽然动了胎气,是拜你所赐。你认为,你还能得到她的宽恕?”
  
      凤倾性感的薄唇紧抿,他自然知道,经过这件事情,他们之间原本就存在的嫌隙更大,他们之间的距离,又被无情的又拉开了一大截。但是,凤倾抬起头,坚定的说道:“事在人为!无论以后的路多么的坎坷,我都会执意的,与她一起走下去!”
  
      “物极必反。”煦扬给自己倒了一杯热茶,悠闲的品着,“她生性倔强,恩怨分明。因为成长环境的缘故,她对于家人更有一种执着,和强加给自己的责任。一旦有人伤害了她的家人,便是碰触了她的逆鳞。这一次的动怒便是最好的证明。”
  
      凤倾深深的叹息一声,无奈的说道:“我当然知道这次的事情对她的伤害有多深,她会有多愤怒和介怀。但是,我却不得不为。我的苦衷,又能向谁诉说呢?”顿了顿,凤倾抬眸,望着煦扬的眼神是坚定的:“但是,无论要经历怎样的考验,我都不会放手!”
  
      煦扬抬眸,此时才深深的看了凤倾一眼,问道:“她恩怨分明。又极重情义。在取舍之间,她的痛苦不会比你少。”
  
      凤倾深深的叹息,说道:“我知道。但我身为帝王、身为人子,有不得不为之事。”凤倾揉着眉心,神色痛苦,充满了无奈。这些糟糕的情绪,平时他是会极力隐藏的,绝不可能在人前示之,但是,在静若止水的煦扬面前,凤倾并不打算隐藏自己的软弱与无奈——世间之事,能逃得过煦扬这一双清澈无尘的眸的,少之又少,他又何必刻意隐藏?
  
      煦扬平静无波的眸中,隐有悲悯之色,声音虽然还是平静的,但让人听了,还是能够感受到他的关心:“你现在需要好好的睡一觉。”
  
      凤倾的眸,牢牢的锁在墨以蓝的房门上,轻声道:“待确认她安全了,我也要离开了。路上再休息不迟。”
  
      煦扬却由始至终都没有看墨以蓝的房门一眼,此时,他抬眸望着夜空。在北斗七星的方向,一颗璀璨的星突然出现,绽放出耀眼之光。此星周围的光,并非冷冽的光,而是围绕着一层一层的光圈,或明,或暗,呈现出红橙黄绿青蓝紫七种色彩。
  
      煦扬望着那一颗冉冉升起的星辰,忽然站了起来,双手合十,朝着星辰的方向,十指快速的跳动、旋转,做出了一个复杂的手势,最后,双手托举着,向着那一颗绽放出七彩光晕的星辰,静默的他,此刻却是神情虔诚,仿佛是在做着极为神圣的事。
  
      忽然,经常跟随在煦扬身旁的金青鸟展翅而来,它圆滚滚的眼睛,望了望墨以蓝的房门,又望了望夜空中那一颗绽放七彩光芒的星辰,咕咕咕的在煦扬身旁说着什么。
  
      煦扬微微仰起头,望着那一颗重新绽放光彩的璀璨的星,如画的五官,竟然绽放出了一个温和的笑意,声音也不免轻颤:“是啊。终于是来了。比我们预想的,早了一个月。”
  
      煦扬的话音刚落,紧闭的房门中,忽然一声“哇”的啼哭响了起来,接着是第二声、第三声
  
      房门忽然被打开,瞿玉高兴地泪流满面,一迭连声的说道:“生了,生了。是个女孩!母女平安!”
  
      凤倾听了,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他疲惫的坐在椅子上,静静的闭上了双眸。心底却是在虔诚的说道:“谢天谢地。你终于是没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