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倾天下我的薄情皇妃 > 第162章:两大一小三人
    庞大的金青鸟瞬间变回普通鸟儿般大小,落在煦扬肩膀雪白衣袍上,咕咕咕的和煦扬亲密的说着什么。
  
      煦扬侧着耳朵静静的听着,唇间仍然是那淡淡的,温和的笑意。许久,待金青鸟说完了,煦扬才点了点头,说道:“知道了。一个月后,我们一起回家。”
  
      金青鸟又咕咕咕咕的说了一长串。这一次,煦扬却没有点头,只是淡淡的笑道:“这件事我做不了主,你不妨亲自去问她吧。”
  
      金青鸟又在煦扬耳边咕咕咕的继续说着。煦扬也没有不耐烦,只是静静的听着,这次,却始终没有出声。
  
      一刻钟之后,墨以蓝的房间被收拾干净。一直跟随着他们的乳娘此时抱着已经熟睡了的婴儿走了出来。
  
      金青鸟见了,展翅飞了过去,正要落在婴儿的包被上,却被煦扬轻轻的一扬袖子,将金青鸟拂了开去。
  
      煦扬慢慢的走上前,从乳娘的怀中将襁褓抱了过来。
  
      襁褓中的女婴,身体娇小。皮肤细嫩,泛着淡淡的红;五官与墨以蓝精致的脸庞极为相似,长长的睫毛覆盖在眼睑上,小巧的鼻子随着呼吸轻轻的颤动着,樱红色的唇微微抿着,整个脸庞透着圣洁之光,柔和而又神圣。
  
      煦扬望着怀中的婴儿,头也不抬的对身旁的乳娘说道:“你下去吧。没有传唤,不要到院子里来。”
  
      乳娘听了煦扬的话,虽然有点疑惑,但还是依言退下,走出了院子。
  
      只是,还没走出院子,一道青色的光影一闪!金青鸟以肉眼难分辨的速度快速的飞向乳娘,尖细的鶨毫不客气的朝着乳娘的后脑勺狠狠的啄去!
  
      乳娘只来得及发出一声痛呼,便晕倒在地。
  
      凤倾被痛呼惊扰,蓦地睁开眼睛!只见金青鸟在乳娘的头上盘旋,一丝莹白色的光从乳娘的头顶缓缓的散发出来,慢慢的消逝在了黑夜之中。
  
      凤倾震惊的站了起来,望望晕倒在地的乳娘,又望望此时抱着孩子淡定的站着的煦扬,眼神中充满了探究。
  
      煦扬淡淡的说道:“放心,她只是晕了过去。金青鸟给她消除了这段时间以来的所有记忆。”煦扬走过来,将睡着的孩子放在了凤倾的怀中,说道:“此事越少人知道越好。今晚,就麻烦陛下你照顾孩子了。”
  
      被塞了一个软软的东西在怀中,凤倾浑身僵硬,动都不敢动。他抬头,有点不敢相信的望着煦扬,艰涩的声音说道:“你把乳娘的记忆消除了。然后,让我来照顾这个小不点儿?我”
  
      煦扬偏着头,好看的双眸望着此时一身僵硬的凤倾,很认真的问道:“你刚刚不是说,无论要经历怎样的考验,你都不会放手吗?现在就是考验你的时候了。带着孩子,去找以蓝。今晚好好照顾她们母女两。”
  
      煦扬说完,迈着轻缓的步伐,慢慢的朝院子外面走去。金青鸟落在煦扬的肩膀上,还不忘回头,睁着圆滚滚的眼睛,滴溜溜的望着还僵硬的站着的凤倾。
  
      被一只鸟看着,凤倾有那么一瞬间的愣怔。他怎么感觉,这只鸟的神情,似乎有幸灾乐祸的意味?
  
      凤倾抱着孩子进去的时候,房间原本浓重的血腥味已经被清洗干净,点上了安神香,屋子里静谧一片,暖黄的夜明珠之光淡淡的笼罩着一隅。中间硕大的床上,墨以蓝沉沉的睡着。
  
      凤倾抱着孩子轻轻的来到床前,将已经熟睡的孩子放到了墨以蓝的身边,扯过柔软的被褥将这同样安睡的母女两盖好被子。
  
      凤倾自嚼完那一片煦扬给他的星状叶片后,原本就已经极为困顿。因为那时候墨以蓝还没顺利产下孩子,凤倾硬是撑着眼皮,让自己一直保持着相对清醒的状态。
  
      但此时,在如此静谧的房中,身边又是令自己担心了大半夜、如今安然的墨以蓝,凤倾的困意重重的袭来。他将自己的外袍脱下放在床头柜上,拉开被子,躺在了孩子的身旁,不一会儿,就陷入了沉睡状态。
  
      两大一小三人,躺在宽敞的大床上,沉沉的睡着,屋中昏暗,静谧安详。
  
      。。。。。。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穿过云层、普照世间万物之时,一声清脆而嘹亮的哭声响起。这一哭,咋一听起来,与普通婴儿啼哭无异,但是,仔细一听,这哭声,却是充满了悲悯之情,仿佛站在云端的世外之人,用她圣洁之眸,俯瞰着世间万物,并为世间之苦,流下悲悯之泪。
  
      哭声响起的一刹那,凤倾和墨以蓝同时睁开了双眸。
  
      刚刚清醒过来之人,眼神中都透着迷茫。但是,身边婴儿的啼哭,却同时让他们一下子清醒了过来。两人同时伸出手,想要将这个哇哇啼哭的婴儿拥入怀中。
  
      两人的指尖,在半空中相触,然后,又急速的分开。
  
      凤倾坐了起来,将床上啼哭的婴儿轻轻的抱了起来,将她放在自己的胳膊弯中,轻轻的拍着。
  
      感受到对面的目光,凤倾抬眸,望着此时神色复杂的看着自己的墨以蓝,轻轻一笑,说道:“你身子还未恢复,好好的躺着。这孩子哭起来没完没了,我抱她出去,你继续睡吧。”
  
      说完,凤倾抱着孩子下了床,穿过帷幔,转过屏风,出了房门,来到外面的厅中。
  
      厅中,瞿玉捧着一盆热水,正踟蹰的站着,左右为难。见凤倾抱着孩子出来,瞿玉才算松了口气。向凤倾福了福身子。
  
      啼哭的婴儿在凤倾怀中奇迹般的安静了下来。凤倾见瞿玉端着水盆,点了点头,说道:“王爷已经醒了。去伺候她梳洗吧。”
  
      瞿玉点头称是,端着水盆走了进去。
  
      凤倾站在客厅之中,望着从打开的窗户中挥洒下来的阳光,觉得莫名的温暖。他低下头,与正睁着咕噜噜的双眸滴溜溜的观察着四周的小小婴孩说道:“太阳已经出来了。我们一起去沐浴阳光吧。我听说,刚出生的婴儿,要多晒太阳,才能健康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