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倾天下我的薄情皇妃 > 第163章:容渃是这一届的圣女
    酷似墨以蓝五官的小婴孩,樱红的嘴唇动了动,似乎低低的说了些什么。
  
      只是,凤倾不认为,刚刚出生的婴孩能说出什么来,虽然奇怪这么小的孩子动嘴唇的样子怎么像在说话?但也未在意,抱着孩子就走了出去。
  
      刚走进院子,绕是心智坚定的凤倾,也不禁惊呆了!
  
      此时,已经是深秋,很多花儿都已经凋谢,原本青翠的树木,也慢慢的脱去了那一层健康的翠色,或黄、或红、或枯萎、或落败。但是,一夜之间,这些原本了无生气的花草树木,仿佛一下子迎来了春天,绽放出美丽的花朵、披上翠绿的衣衫,完完全全的醒了过来!
  
      整个院子姹紫嫣红、生机勃勃。
  
      令凤倾震惊的远不止于此。此时,院子里的草地上爬着各种各样的昆虫;灌木丛中,各种兔子等小动物穿来蹦去;院中的树枝上,松鼠跳跃,各种各样、或大或小、或红或绿的,停满了各种鸟儿,叽叽喳喳的各种不同的声音交汇在一起,奏响了一曲热闹的乐章。
  
      稍远处,院门之外的森林中,狐狸、野狼、甚至豹子这些猛兽若隐若现,即蠢蠢欲动想要走出森林,又似乎在忌讳着什么,踟蹰不前。
  
      凤倾抱着怀中的婴孩,暴露在阳光之下。仿佛就在同一瞬间,怀中的婴儿忽然发出一声奇怪的清啸,啸声绵长,许久方缓慢平息。
  
      凤倾大惊之下,手一抖,差点就将这个刚刚出生的婴孩摔到地上!
  
      待凤倾好不容易定住心神,将婴儿抱稳时,只见酷似墨以蓝的那双清澈的眸,投过来一个嗔怪的眼神。
  
      凤倾一下子风中凌乱了:墨以蓝这生的是什么妖孽啊!他能不能不管啊!
  
      更令凤倾震惊的是,随着婴儿那一声绵长的清啸,原本在树间叽叽喳喳叫得正欢的鸟儿仿佛在一瞬间被人扼住了咽喉,瞬间安静了下来;在灌木丛中奔跑的兔子,突然停了下来,瞪着红红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阳光下襁褓中的婴孩;远处林中原本蠢蠢欲动的鸟兽,在那清越的啸声中,慢慢的朝着凤倾的方向,匍匐在地。
  
      那一瞬间,凤倾突然有一种,自己是万兽之王的感觉。
  
      凤倾不可思议的眼神,俯首瞪着怀中的婴孩,已经不是震惊这么简单,简直就是已经完全石化。他虽然博览群书,但是,却从未在任何一部书中,看到有此种怪相!
  
      不知何时,煦扬走到了凤倾的身旁,他的肩膀上,还是站着那一只金青鸟。
  
      煦扬的神色还是平静淡漠的,面对此种怪相,并未觉得任何的惊奇。只是扫视了院中一眼,声音清淡,说道:“都散了吧。”
  
      随着煦扬的声音落下,原本在院中或静或动的各种鸟兽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刚刚发生的一切,只是错觉似的。
  
      许久,凤倾才从震惊中缓了过来。他与怀中的婴孩大眼瞪着小眼,似乎想确认,怀中抱着的这个,到底是什么妖孽?
  
      忽然,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响了起来:“再瞪!再瞪我挖了你的眼睛!”
  
      凤倾微微蹙眉,左右看了看,想不清楚是谁在用如此稚嫩的声音在说话?
  
      一声冷哼响起,又是那脆生生的声音,此刻,却是充满了嘲弄:“愚蠢的人类!”
  
      凤倾原本抬起的头,此刻不可思议的垂眸,瞪着怀中的婴孩,他很清楚的从婴孩的五官,读出了讥诮的表情!
  
      凤倾手一抖,此刻却是真的准备将这个襁褓中的婴孩丢出去!刚出生一天就会说话,还会做出讥诮的表情,这绝对是妖怪!
  
      煦扬长臂一捞,很精准的接住了快要着地的襁褓。
  
      煦扬抱着孩子,望着那一张充满稚气的小小的脸蛋,如画的眉目带着宠溺的笑意,轻声的呵斥道:“容渃,不得无礼!”
  
      煦扬望了望此刻还沉浸在震惊中的凤倾一眼,朝旁边摆放着的桌椅扬了扬下巴,自己先坐了下去,将婴孩放到了自己的腿上。
  
      凤倾坐下之后,椅子朝旁边挪了挪,刻意离那个小妖孩隔开一段距离。
  
      煦扬看着凤倾小心翼翼的样子,唇边扬起了淡淡的笑意,说道:“你也发现了吧?她不是普通的婴孩。”
  
      凤倾点了点头,说道:“嗯。妖孽!”
  
      凤倾话音刚落,那个令凤倾震惊的脆生生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你才妖孽呢!一个男人,长得比女人还漂亮!”
  
      凤倾听了这句话,嘴角不禁抽搐了一下:或许,没有哪个男子,会喜欢别人说他长得漂亮吧?
  
      煦扬无奈的笑了笑,这小妮子,刚出生就这么有个性,以后的神山,或许会因为她的到来,而热闹起来吧?
  
      煦扬轻轻的拍了拍怀中的婴孩,这才对凤倾说道:“容渃是这一届的圣女。”
  
      凤倾原本端着茶杯,听到这句话,手一抖,直接打翻了一杯茶水!
  
      凤倾不管手中滚烫的茶水烫红了白皙修长的手指,震惊的抬起头,不可置信的看着淡定的煦扬!
  
      煦扬没有理会凤倾的失态,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任何一个人,在听到这个消息时,也不免要震惊。
  
      凤倾定了定心神,才问道:“以蓝知道吗?”
  
      煦扬摇了摇头,说道:“我并未和她明说。但是,以她的睿智,她应该猜得不离十。”顿了顿,煦扬才接着道:“以蓝云英未嫁,又自小受到良好的家教,对自己的要求近乎苛刻,想来应该不会做出像未婚先孕这样离经叛道之事。她是当事人,有过被掳的经历,有没有,她自己最清楚。在诊断出她怀孕之后,她曾经不止一次的问过我关于这个莫名其妙就在她的肚子里孕育的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在孩子还未出生前,不确定的因素很多,所以我并未对她言明。但是却让她不必忧心,一切都由我在,我定不会让她和孩子出事。她是先圣女之女,体内原本就残留有圣女的力量,所以才能在修炼之路上走得如此顺畅,取得如此之高的成就。灵胎择优而栖。会在千千万万的女子当中选中她也在情理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