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倾天下我的薄情皇妃 > 第164章:帝都的“凤倾”
    凤倾听着煦扬的话,心中慢慢的也将事情理顺了。此时,只觉得莫大的喜悦充盈于心,他惊喜的身子前倾,声音轻颤的说道:“我听说灵胎是集天地之灵气而成形,与普通的胎儿形成完全不同。您的意思是,由始至终,以蓝都未和任何男子有过那样的关系?”
  
      煦扬点了点头,说道:“以蓝虽然孕育了灵胎,但她这与她是否与男子有过亲密关系无关。这种事情,还是要她自己才最清楚。”
  
      虽然煦扬并未给出确定的答案,但是话中对墨以蓝的维护和信任却是不加掩饰。凤倾心里顿时充满了莫大的欢喜,一直萦绕在他胸臆间的烦闷一扫而光。忍不住一声清啸,啸声充满了莫大的喜悦!
  
      下一个瞬间,只见人影一闪,凤倾已经快速的闪进了房屋之中。
  
      恢弘瑰丽的光华殿中,凤倾一身金色绣龙锦袍,头戴简单的金色龙冠,坐在高高的皇座上,垂眸望着宫殿两旁站着的正在议事的朝中重臣,神情冷漠,给人一种神圣而不可侵犯的威严。
  
      今日一早便收到军中密报,刚刚平息下来的涫城又发生大规模的bao an,此次bao an较之上一次更加严峻,波及范围更广,连带着旁边的城池靖城,也被卷入了bao an之中。官府虽然及时派兵出来镇压,但收效甚微;小武安侯八百里加急的密报,只用了两天的时间,就送到了皇帝的手上。
  
      情况紧急,死伤无数,两城子民情绪暴躁,虽已暂时稳定了局势,但随时都有再次发生bao an的可能。
  
      早朝之后,皇帝就快速的召集了左相陆梓尧、右相兼兵部尚书谢简之、大将军川奕、户部尚书齐桓、禁军统领墨寒,以及辰王府的总管允硕一同来到光华殿议事。
  
      重伤刚刚痊愈的谢简之,被皇帝赐座,坐于左相陆梓尧下首。既然他代管兵部,此时便不得不表态。他正了正身子,说道:“边境之城出现bao an,不可等闲视之。臣以为,应即刻派兵前往,既是威慑,也是朝廷的一种态度。对于这种扰乱边境的行为,绝不姑息!该镇压的时候,毫不手软!待平息了bao an,再施以怀柔之策。”
  
      谢简之这几句话,中规中矩。在座的各位点了点头。
  
      大将军川奕沉吟道:“军情危急,如今,便是要定,到底是派何人前往?涫城之中,已经有小武安侯坐镇,此刻派往涫城之人,既要有带兵的经历,又要有谋略,而且,定然要谦逊。凡是,还是要以小武安侯的决策为重。”
  
      谢简之和墨寒都点了点头,对于川奕的话表示同意。小武安侯临危受命,已经在涫城镇守了快一年了。这位身份尊贵的小侯爷,虽然年轻,但深得老武安侯的真传,此次派去的将领,自然不能凌驾于他之上。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这位小武安侯,是皇帝凤倾想要提拔的将领,于公于私,都没有派另外一个更位高权重之人去强压小武安侯的道理。
  
      一旁坐着一直没有出声的陆梓尧,此时提出了一个人:“不如,就让安副将带兵十万去涫城支援吧。”
  
      听到陆梓尧推荐接替了左觅位置的安泽安副将,在座几人虽没有说话,但心中已经是冷哼了一声。这位安泽,是陆家的女婿,多年前曾随先辰王墨辰出征;后来又随川奕在边境镇守了三年。回来之后,与陆家缔结姻亲,娶了陆梓尧的胞弟陆梓新的嫡女为妻。
  
      后来,左觅因为犯事被革职,安泽顺理成章的坐上了副将之位,与其他三位副将,同归川奕管理。
  
      并非安泽没有能力,安泽其实是一位极为出色的将领,当年追随墨辰,立下了不少战功。而且为人谦逊有礼,虽然是带兵打仗的将领,但是身上却是难得的有儒雅之气,军中人缘也极好,深得将士们的爱戴。
  
      但是,自安泽娶了陆家之女,便使他的身份变得微妙起来。如今,如此重要的任务,由陆梓尧举荐安泽出征,这是毫不掩饰的为自己的家族谋利益啊。若是由其他人举荐,或许众人心中还没觉得什么,只是,由陆梓尧提出来,在座的人,只会三缄其口,不会多言。
  
      众臣不发表意见,那便唯有让皇帝定夺了。
  
      王座上的凤倾,淡漠的看着下面或站,或坐着的重臣,露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意。他坐在王座之上,扫视了群臣一眼,问道:“左相举荐安副将,众位爱卿,可还有其他人选?”
  
      见没有人提出异议,凤倾望着一直眼观鼻鼻观心、仿佛一座雕塑般站着的允硕,笑问道:“安副将是先辰王的部下。允总管对于安副将,印象如何?”
  
      被点名的允硕,往旁边走了一步,中规中矩的弯了弯身子,垂首道:“微臣不敢妄议朝中重臣。听闻安副将博览兵书、擅长布阵;为人谦逊有礼,是凤苍不可多得的将领。”
  
      凤倾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如此,就按左相所言,由安副将带领十万将士前往涫城。由川爱卿亲自点兵十万,交由安副将,今日未时出发。齐爱卿全力配合准备军饷物资。退朝吧。”
  
      凤倾说完,迈着沉稳的步伐,离开了光华殿。
  
      殿中大臣连忙跪下,恭送皇帝。
  
      凤倾离开光华殿,穿过蜿蜒的长廊,来到了御书房中。
  
      允晔在一旁跟着,一起来到了御书房。
  
      御书房中,王璟晟和慕渊正在阅览今日送来的奏折。见了凤倾,也未起身,仍然自顾自的看着。
  
      允晔进了御书房后,又转过了一道门,来到了御书房旁边的偏殿,找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热茶,悠闲的品着。
  
      凤倾走进御书房后,也没有去王座坐着,而是随手拿了一沓奏折,找了一处书桌坐下。只是,坐下后也未批阅,而是重重的把奏折“啪”的一声,放了下来。
  
      几人抬起头,有点惊讶的看着一直温和的“凤倾”,怎么会突然发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