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倾天下我的薄情皇妃 > 第168章:立后
    只是,这也不是长久之计。东陵子还是非常希望凤倾真身能够早点归来,他好早日解放。
  
      王璟晟和慕渊笑嘻嘻的打趣了东陵子一通,知道东陵子冷冷的眼神扫过他们二人,他们才收敛了一下。
  
      一刻钟之后,慕渊又将手中奏折放了下来,疑惑的问道:“不对呀。先帝驾崩,陛下不是要守孝三年吗?那立后之事?”
  
      东陵子和王璟晟抬起头来,相视一眼。
  
      半晌,东陵子咬牙切齿的说道:“咱们的陛下,莫不是想要在外逍遥百日后再回来?”按照礼制,至亲过世,家族子弟需要守孝三年,才能谈论婚假之事。而凤倾的生辰,刚好就在这百日之内,按照礼法,是可以顺利立后的。但若是过了百日,立后之事,就要再过三年。这也是为什么,陆太妃和陆梓尧如此费心费力的推动立后之事的原因——随着凤倾的成长和势力的稳固,谁也不知道,三年之后到底是怎样的情况。未免夜长梦多,自然是要早日让陆盈盈坐上皇后宝座,他们才安心。
  
      王璟晟笑道:“无论陛下打的是什么主意,是按照原来的计划生辰那天立后,还是三年之后立后,先生都不必着急。立后这么重要的事情,陛下定然不会假手于人。若是陛下执意不想立后,他定然不会回来。既然他不愿意立后,那自然会想个办法,又将自己‘外谴’出去,摘个干净。”
  
      东陵子点了点头。他这几日真的是被陆盈盈烦得心浮气躁了,以至于失了原有的冷静缜密,竟然没有想到如此重要的一环。只是,无论凤倾做何打算,东陵子都希望凤倾早日示下,他好早日脱离苦海!
  
      。。。。。。
  
      被王璟晟等三人讨论的凤倾,此时正坐在书房中,认真的看着驻守涫城的小武安侯通过特殊渠道发来的密报,冷不丁的,就打了一个喷嚏。
  
      凤倾皱了皱坚挺的鼻子,咕哝了一句什么,又继续看手中的密报。
  
      涫城突然fa sheng bao dong,凤倾比朝廷更早知道。他手中这一份密报,已经是小武安侯命人八百里加急送来的第三份密报了。
  
      密报所言,涫城短短的四天时间,已经二次发生bao an,死伤无数。这一次的bao an,规模较之上一次更大,波及的范围更广。但是,因为这一次小武安侯对涫城的防御加强了部署,又有暗影密切关注涫城的局势,bao an发生了,很快就将局势控制住,并顺利的抓获了十几名带头生事之人。虽然如此,但涫城的百姓还是人心惶惶,整个城池的人几乎闭门不出。只是,当小武安侯命人去审讯抓获的头目时,发现那些人都已经服毒自尽。但是,暗影已经在涫城锁定了目标,相信不用多久会有所发现。如今的涫城,局势紧张,连带着被波及的靖城,连日来也是出现了一些小dong an。如今小武安侯的重心,除了加强对城池的防御,便是召集涫城的乡绅一同救治在bao an中受伤之人,抚恤死难子民的亲属,尽最大限度的控制舆论导向,以防出现二次舆论危机。
  
      凤倾将密报放下,暗暗点了点头。
  
      小武安侯在此次bao an中,处理起来有条不紊,深得他心。不过他也知道,以小武安侯的能力、谋略和胆识,还是有所欠缺,追随他而去的暗影在处理这些事情上,定然有过从旁指点。凤倾心下甚是安慰:这些人,虽然是他软硬兼施的从辰王府中求得,但辰王府还是以大局为重,拨给小武安侯的人,在各方面都非常的出色,不但尽心的守护小武安侯的安全,在对涫城的管理、防御和出现bao an的时候,他们久经训练,经验丰富,分得清主次缓急,是小武安侯非常有力的助手。
  
      凤倾修长白皙的手指,将薄薄的一张小纸片揉了在掌心,待掌心摊开时,已经变成了粉末。
  
      凤倾以手支颐,陷入了沉思之中。
  
      涫城再次发生bao an,朝廷定然会再派兵,而何人出征,将会是朝廷博弈的关键。结合下个月他的生辰将会立后一事,暗潮汹涌的帝都定然有多方势力博弈。
  
      参与选后的名单,在梵山出事前,已经送到了他的案前,这些适龄女子,自然不是朝廷重臣之女,就是凤苍世家望族嫡女。
  
      左相陆梓尧之女陆盈盈自然是呼声最高的一个,名单递上来之后,陆盈盈稳居第一位。这在凤倾的意料之中。自他登基以来,这几年陆梓尧把持朝政,俨然是凤苍的摄政王,作为“傀儡”皇帝,他的皇后自然是非陆梓尧之女陆盈盈莫属,何况,陆盈盈还担着一个和他青梅竹马长大的名声在。
  
      排名第二的,是谢家嫡女、右相谢简之的妹妹谢意之,谢家这个女儿,自小便有才名,精通音律、尤善诗词,是帝都数一数二的才女,但因为她的兄长谢简之的确锋芒太过,将他妹妹的才华完全盖了,所以,往往帝都之人,只知谢家有谢简之,唯有身处高处的贵族圈中,才知道这位谢意之有多不简单。
  
      排名第三的,是御史玉展言之独女玉玲珑。玉玲珑之才,与帝都其他女子之才迥异,诗词歌赋的才华世人嫌少知晓,但是,她十六岁那年写过的一篇策论,洋洋洒洒几万字,以犀利的笔触和大量的实例,将太微大陆的局势和凤苍的现状分析得条理清晰,就连当时的翰林学院的学士们都为之震惊。凤倾与这位玉玲珑自然也是有交情的,对于这位女子的睿智与才情也极为佩服,若能为他所用,无疑是很好的左膀右臂,但是,做皇后却等于埋没了她的才华:按凤苍律法,后宫不得干政。
  
      第四位,是王家嫡女,王璟晟的妹妹王璟璇。这位王家嫡女,行事低调,嫌少听到关于她的言论,据王璟晟偶尔透露,他这位妹妹古灵精怪,丝毫不把祖宗礼法放在眼里,经常乔装出游,令王家长辈们头疼不已。但是,王家是凤苍的大家,身份地位虽然不能和墨家相比,但是,因为人丁兴旺,人才辈出,经历了几百年的风雨与沉淀,俨然已经是凤苍除墨家以外实力最为雄厚的家族,他们家的女儿,自然不会是等闲之辈,朝臣们也不敢等闲视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