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倾天下我的薄情皇妃 > 第175章:逃亡3
    “遵命!”凤倾笑着,从怀中掏出火折子,扫了一堆干树叶堆起来,上面架着一些细小的树枝,蹲下身子,慢慢的生起了火。
  
      墨以蓝看到凤倾熟练的生火,满眼的惊奇之色。她以为,以凤倾如此金尊玉贵的身份,平时又是对吃穿用度近乎苛刻的讲究,像这种野外生火的粗活,他那双修长白皙、一看就十分尊贵的手,怎么会做呢?
  
      心里虽然有这些疑问,但墨以蓝并未问出来,而是坐在一旁,怔怔的看着凤倾修长的手指在树枝、树叶中翻动,看着星星之火,在凤倾的只见慢慢的燃烧了起来。
  
      猝不及防的,凤倾忽然回头,看到一旁正看得认真的墨以蓝一笑,暖暖的火光,映衬着凤倾精致妖孽的五官,直直的撞入人的心尖,根本来不及抵抗。
  
      墨以蓝没想到凤倾会忽然回头,目光一下子闪躲不及,与凤倾带笑的眸撞在了一起。虽然她很快就淡定了下来,但心跳未免加快,耳朵也可疑的红了。
  
      凤倾也没想到墨以蓝会在一旁偷看他,原本他回眸,只是想问一下墨以蓝想不想吃烤鱼。他下午去采摘野果的时候,发现附近正好有一条清澈的小溪,里面游动的小鱼还不少。
  
      此时,知道墨以蓝竟然在身边关注自己,凤倾心情颇好。他拍了拍手上沾染上的灰尘,在墨以蓝身边坐下,探头看了看墨以蓝怀中的小容渃,发现只有几天大的小容渃,此时正全幅身心都在她的手指上,将白bai nen嫩的手指涂满了口水。凤倾抬眸,声音轻快的问道:“想不想吃烤鱼?我去给你抓几条?”
  
      墨以蓝抬头看了看天色,虽然没有全黑,但是,也是夜幕降临,黑暗中的密林会有什么危险,她不知道,但是,她也不想为了口腹之欲,让凤倾去涉险。于是摇了摇头,说道:“天色已晚。明日再说吧。”
  
      凤倾也抬头看了看天色,此时放墨以蓝和小容渃在树林里,他自己去抓鱼,他也不放心。不禁暗恼自己睡过了头。
  
      凤倾站起来,又往火堆里再添了几根粗壮的干树枝。然后手脚麻利的从包袱中掏出了一包牛肉干和一包干乳酪,笑道:“今晚只能凑合着吃了。明天再给你弄点有营养的。”
  
      墨以蓝蹙了蹙眉,说道:“今日修整之后,明日又要逃命了。这密林深处,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通往哪里。”
  
      凤倾将一块牛肉干递给了墨以蓝,宽慰道:“你放心,以止意和瞿玉的能力,定然能够突围。只要突围了,及时通知在山下的护卫前来支援,定能化险为夷。”
  
      墨以蓝知道,以凤倾的身份和他的缜密心思,不可能只带二十个护卫就到了梵山,此时一听,果然,他还在山下留了后手。只是不知,这一着后手,原本的计划究竟是要对付谁的呢?想到墨臻,墨以蓝的眸色微微一冷。
  
      凤倾拿着一块乳酪放到了墨以蓝的口中,笑道:“在想什么呢?那么出神?”说完,撞了撞墨以蓝的肩膀,眨了眨眼睛,笑问道:“喂!我的随身包袱丢了,你的这个包袱,是我舍命保护下来的。里面的睡袋,我看也挺宽大的,要不,今晚我们三挤一挤?”
  
      墨以蓝手肘一推,将粘在自己身上的凤倾推开了一些距离,冷酷的说道:“门儿都没有!能赏你一件披风,已经算是很慈悲的了。”
  
      “真狠心!”凤倾撇撇嘴,继续啃他手上的牛肉干,啃得那么用力,仿佛手上这块牛肉干是他的仇人似的。
  
      蹙着眉头,终于啃完一块牛肉干,凤倾不禁长吁了一口气。自小锦衣玉食的他,何曾受过这样的苦?凤倾偏着头,看着墨以蓝还在吃着他递给她的乳酪,再看她怀中的小容渃,虽然还是醒着的,但眼睛分明已经惺忪了,即将进入睡眠状态。
  
      凤倾指尖轻轻的帮小容渃掖了掖小被子,忽然想起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小容渃,你的小奶羊没有带出来,你这几天吃什么?”
  
      问完这个问题,凤倾感觉到身旁墨以蓝的身体竟然一僵。
  
      小容渃可爱的打了一个哈欠,声音含糊的说道:“娘亲已经亲自喂我了。我今日才知道,原来娘亲的,比羊奶好喝多了。以后我坚决不喝羊奶了。我要睡了,不要吵我。”
  
      凤倾听了小容渃的话,有一瞬间的愣怔,半晌,才反应过来小容渃说了什么,眼睛不禁朝着墨以蓝的xiong bu望了过去。
  
      墨以蓝此时已经是脸色爆红,尴尬至极。见凤倾的眼神毫不客气的瞄向自己的xiong bu,恼羞成怒,一下子就将还在呆愣状态的凤倾给推了出去。一边推,一边娇嗔道:“不许看!”
  
      说完,将小容渃抱得更高了一点,刚好挡住了自己的xiong bu。
  
      小容渃闻着若有若无的奶香喂,竟然侧着脑袋蹭了蹭墨以蓝胸前的柔软,甜甜的一笑,闭上了眼睛。
  
      墨以蓝瞬间石化。
  
      凤倾满是笑意的星眸,望着此时脸色通红的墨以蓝,笑得更加的灿烂。
  
      墨以蓝咬牙切齿的说道:“你笑什么?!娘亲哺育自己的子女,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吗?!”
  
      凤倾见墨以蓝生气,赶紧收敛了自己的笑意,然后,脑袋中忽然想到了什么,凤倾重新又在墨以蓝的身旁坐了下来,挽着她的肩膀,认真的说道:“辛苦了。”顿了顿,凤倾的脸色,也泛起了淡淡的红润,他轻声说道:“我听说,刚开始进行哺乳的时候,那里会好痛。你,没事吧?”
  
      墨以蓝原本镇定下来的脸色,瞬间又爆红,手肘支起来,想要再次将凤倾推开。
  
      凤倾却是轻巧的拉住了墨以蓝的手臂,认真道:“实不相瞒,自你怀孕后,我虽然心里很不好受,但是,还是鬼使神差的,去宫中找了一些书来看。里面便提到了哺乳这个内容。你,若是不舒服,切莫忍着。若是有红肿,要找草药医治,若是被咬出血”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