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倾天下我的薄情皇妃 > 第180章:陛下得了“天花”
  小尹子的声音一落,大臣们面面相觑,虽都不知道皇帝在弄什么玄乎,但既然是皇帝口谕,照办就是。三呼万岁后,朝臣们陆陆续续的离开了,偌大的宫殿里,只剩下了五个人。
  
    小尹子见人都走了,才抹了一下满头大汗,脚步竟然颤颤巍巍的来到四人面前,噗通一声跪了下去。
  
    四人不明所以,连忙问怎么了。王璟晟和慕渊急忙将小尹子扶了起来。
  
    小尹子眼圈儿红红的,说道:“昨夜宫中被刺客潜入,重伤陛下!”
  
    四人一听,大吃一惊!就连凤倾身边的近臣王璟晟和慕渊,也是一脸震惊!他们可是知道,宫里的那位皇帝,到底是怎么回事!而这次遇刺,却并不在计划内啊!
  
    陆梓尧连忙上前一步,猛的握住小尹子,厉声问道:“怎么回事!快说!陛下到底怎样了?允侍卫呢?他不是一直在陛下身边保护吗?”
  
    小尹子哭丧着脸,陆梓尧手劲儿很大,此时捏住他的手腕,仿佛如铁钳般,他感觉自己的骨头都快要碎了!但他必须忍着,战战兢兢的说道:“昨夜忽然有刺客潜入,将陛下刺伤。允侍卫来迟了一步,阻止了刺客刺出第二剑,允侍卫去捉拿刺客,至今未归!陛下,陛下他......”
  
    小尹子说到此,声音里已经有了哭腔,在四人的逼问下,才又断断续续的说道:“刺客的剑上,涂抹了毒药!陛下他,不但中了剑伤,也中毒了!如今昏迷不醒。太医说,太医说,陛下此毒,有传染性,只要被沾染上一点,不出三日就会皮肤溃烂,十五日内若再配不出解药,陛下,陛下......”
  
    陆梓尧后退一步,脸色惨白,问道:“配不出解药会怎样?”
  
    小尹子似乎不忍心说,但最后,还是说了出来:“便会全身溃烂而亡!请右相恕罪!”
  
    听完小尹子的话,四人都惨白着一张脸。
  
    小尹子此时已经泪流满面,说道:“陛下刚刚醒了一会儿,命奴才传了口谕。陛下养伤期间,便由四位大人共同处理朝政。另外,”小尹子吞了吞口水,整个身子都在微微**,才又接着说道:“陛下说,如果他出现任何不测,请各位大人,拥立,拥立淳亲王登记,辅佐淳亲王治理凤苍。”小尹子说完,朝着凤倾寝宫的方向,重重的跪了下去,伏地不气,直呼“奴才死罪,奴才死罪。”
  
    听到凤倾连自己的身后事都安排好了,几人面面相觑,皆未从震惊中缓过神来。
  
    若说,这几年来,王璟晟、慕渊与陆梓尧、谢简之四人暗中斗来斗去,一直都在争夺在朝事上的话语权。但是,这四人,却都是实实在在的拥护凤倾的。
  
    王璟晟和慕渊自不用说。王璟晟和凤倾是自小一同长大的人,在凤倾还未继位之前,好得都快穿同一条裤子了!凤倾对慕渊有知遇之恩,若没有凤倾的不拘一格,力排众议的用他,他现在还是市井之中的一介酸腐书生。
  
    陆梓尧是不但是右相,还是国舅爷,将来也是要将自己的女儿送入宫中的。他与陆太妃十几年来步步为营,都是在为凤倾筹谋,若是皇帝真的驾崩,由平时根本就没拿正眼看一下的淳亲王继位,等于他们十几年的心血付诸东流。即使还能继续掌权,但是,也不会如此刻般有如此尊崇的地位。
  
    反而是谢简之,因为是谢家嫡子,入朝为相对他来说,只不过是一个历练之地,他的最终身份,是要做谢家家主的。所以,谁当皇帝,于他而言,并无根本上的利益冲突。但是,此刻听说他一直都防备着的凤倾,竟然将遇不测,他心里也是五味杂陈。谢简之知道,在这世间,有一个人爱凤倾如生命。而此刻,她远在异乡,若是她知道了凤倾如今危在旦夕,是不是会不顾一切的回来?但是,若是她以那个样子回来了,帝都前阵子闹得凶悍的流言不是就坐实了吗?
  
    谢简之暗暗的摇了摇头,他不打算告诉她凤倾的情况。无论凤倾能不能撑过这一劫,他都不希望她受到伤害。或许,以后她会怪罪于他,但相较于她的名誉,他被误解又如何呢?
  
    陆梓尧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一把推开小尹子,阔步朝着凤倾的寝宫走去。
  
    其他三人也没有犹豫,跟在陆梓尧身后,往凤倾的寝宫走去了。
  
    凤倾的寝宫外,宫门紧闭,静无一人。
  
    宫门外,身着紫色宫装的陆太妃,由她的大宫女褚宁搀扶着,站在宫门外,静静的望着紧闭的宫门。
  
    四人连忙上前请安。
  
    陆太妃回过头,先是望了陆梓尧一眼,然后快速的收回目光,淡淡的说道:“都来了?哀家也是刚刚才听到皇帝遇刺的消息。刚刚已经命太医来问了,太医说皇帝的剑伤并未伤及要害,性命无忧。只是身上中的这毒,比较棘手。”陆太妃说到这里,神色有些古怪,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四人等了片刻,见陆太妃没有继续说下去,都有些奇怪,但也不敢相问。
  
    此时,厚重的宫门“吱呀”一声打开了。张太医似乎刚刚才换过衣物,神色疲惫的走了出来。
  
    四人连忙迎了上去。
  
    张太医见到四位抖一抖都能让凤苍震一震的四个朝廷重臣竟然一同出现,心下已经了然。
  
    一一参见之后,陆梓尧连忙问道:“张太医,陛下中的是什么毒?可配置出了解药?”
  
    张太医面有忧色,摇了摇头,据实说道:“陛下,中的是天花。此毒,迄今为止,尚未有解药。”
  
    众人一听到“天花”二字,急忙向后退了三步,离张太医一大段距离。
  
    开玩笑,天花这种毒,有多么的可怕,他们作为熟读古籍之人,又怎么会不知?五十年前,凤苍的永城的一个村庄,就是爆发出了天花。它就像瘟疫一样,迅速的传染至整个村庄男女老少。朝廷派兵封锁了村庄,不到一个月不到,整个村庄上百口人,无一幸免,全部死亡!因为天花传染性实在太强悍,奉命去封锁的官兵将整个山庄方圆十里都填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