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倾天下我的薄情皇妃 > 第183章:乖一点~
    “竟然是他!”谢简之讶异。
  
      一直躺在床上闭目养神的东陵子,此时睁开双眸,神色疲惫的说道:“当务之急,我们是要商量一下,在我活着的这几日里,我们该做些什么?这破身体,疼痛难忍,又奇痒无比。我不敢保证,我会不会不堪忍受而自裁。所以,你们现在好好的计划计划,陛下没回来的这段时间,如何维持朝堂稳定,如何避人耳目。我的死讯自然可以秘而不发。但是,也不能拖太久。”
  
      谢简之点了点头,说道:“得尽快将陛下接回宫。”
  
      王璟晟和慕渊点点头,慕渊说道:“先生如今需要养身子,我们不如找个可靠的地方坐下来好好的计划计划?”
  
      谢简之和王璟晟点了点头,嘱咐东陵子好好养病,便退了出去。
  
      离开寝宫之后,少不得又被张太医拦下来沐浴更衣,直至从头发丝到脚指头都被秘制的药水洗得干干净净之后,才又看着三人服下了一粒药丸,才将他们三人放了出去。
  
      。。。。。。
  
      凤倾、墨以蓝和小容渃三人在密林中骑着健壮的鹿走了三天。三日来,由于他们每到一处,都会故伎重演、布下一两处痕迹遮人耳目。所以,这三天来,他们都未被敌人发现踪迹。但是他们丝毫不敢怠慢。因为他们不知道对方到底派了多少人来搜寻他们,对于梵山的地形也不熟悉。所以,他们每日都特意留下几处陷阱,为的就是分散敌人的力量。但是,他们一直在这一片林中转悠,丝毫没有走出去的迹象,他们也怕,最后他们会不会被敌人包抄。所以,越是到后面,凤倾和墨以蓝越是小心谨慎。
  
      第四日中午,他们在一棵槐树下啃完了最后一包牛肉干,吃了采摘回来的野果。凤倾拿起自己的水壶,正想喝水。摇了摇,发现水没了。
  
      凤倾将剩下的野果放进了母鹿驮着的包袱中,从包袱中抽出了墨以蓝的水壶,朝着在树下抱着小容渃休息的墨以蓝晃了晃两个水壶,说道:“不远处就有条小溪,我去去就来。”
  
      墨以蓝点了点头。
  
      凤倾一手拿着一个水壶,轻轻的哼着凤苍的一首民谣,朝着不远处的小溪走去。
  
      溪水清澈见底,水中隐约还能看到游动的小鱼和吸在石头上的小螺。
  
      凤倾一边装水,一边想着:晚上露宿的地方若也有小溪,可以摸一把螺,取螺肉来烤了,以蓝肯定喜欢。
  
      这几日,他们二人除了吃瞿玉为他们准备的干粮,便是凤倾去摘的野果,以及打只野鸡或者抓条鱼在火上烤来吃。瞿玉除了给墨以蓝准备了换洗衣物,也给她准备了几瓶调味料,连日下来,两人吃了些熟食,才算保持住了体力。
  
      凤倾将两个装满水的水壶一左一右挂在腰间,看到小溪边长着一簇鲜红的果子,不禁去采摘。
  
      这种野果,喜欢长在潮湿的地方,他们这几日也曾吃过,酸酸甜甜的,小容渃很喜欢吃。凤倾摘了一把,放在自己的衣袖里,又伸手摘剩下的。
  
      忽然,破空之声响起!
  
      凤倾一惊,敏捷的朝旁边树林一掠!
  
      一只箭矢“嘟”的一声,射入刚刚凤倾站立位置的树干中。紧接着,密密麻麻的箭矢如雨般铺天盖地的射了过来。
  
      凤倾衣袖猛的一挥,带出了一股强劲之力。箭矢在这股力量的撞击下,纷纷偏了准头,打入了林中各处。
  
      凤倾挥出衣袖的同时,足尖一点,已经飞掠而起。几个起落间,已经来到了墨以蓝的身边。
  
      墨以蓝自然也听到了箭矢破空的声音,紧张的站了起来。见到凤倾,连忙拉着他的手臂,紧张的问道:“怎样?有没有伤到你?”然后仔细的检查凤倾的身上有没有中箭。
  
      若不是此时情况危急,凤倾看到墨以蓝少有的紧张之色,而且这紧张还是因为他,他定然又要调侃几句了。
  
      凤倾将墨以蓝拉入怀中,狠狠的吻了一下墨以蓝的唇,轻声道:“我没事。你先走!”
  
      墨以蓝突然被吻,有一瞬间的愣怔,但听到凤倾的话,她急急说道:“我”
  
      “乖一点。”凤倾食指压着墨以蓝柔软的唇,不由分说的将墨以蓝身子一提,放到了母鹿的背上,将水壶塞进了包袱中,安慰的拍了拍墨以蓝的后背,柔声道:“都是些小角色。我还能对付得了,你在这儿,我不放心,不能全力以赴。稍后,我便会去找你。”
  
      说完,狠狠的一拍母鹿的背,轻喝道:“去!”
  
      母鹿吃痛,朝前奔去。很快就跑进了密林。
  
      墨以蓝紧紧的抓着藤蔓做成的缰绳,频频回头,看着密林中含笑的目送她的凤倾,眼中有灼热的液体缓缓的留下
  
      凤倾目送墨以蓝离开,轻轻的拍了拍雄鹿的头,笑道:“你也到密林中躲避一下,待我解决了这几个小哈喽,我再唤你。”
  
      雄鹿晃了晃头,似乎不喜欢别人摸它的头,但它很快的也跑入了密林之中。
  
      凤倾回头,望着此时声音越来越大的林中,估摸了一下对方的人数,好看的唇微微的扬起,露出了一个讥诮而残忍的笑:时间刚刚好。他还怕他们不来呢!
  
      。。。。。。
  
      暮色西沉,远处的山峦影影绰绰,形状各异,如一个一个的怪物,蹲守在天地间,伺机而动。
  
      墨以蓝怀中抱着小容渃,站在一处高低上,翘首以盼。
  
      她的身旁,那只健硕的母鹿似乎已经吃饱喝足,正爬在地上昏昏欲睡。
  
      她的脚底下,堆着一堆的干树枝,树枝旁边是一堆刚刚燃烧起来的火堆。
  
      眼看就要天黑了,中午遇袭之后,墨以蓝便听了凤倾的话,先骑着母鹿离开了。待跑到听不到声响时,墨以蓝又拜托了小容渃,能不能召唤一些动物来,从旁协助凤倾。
  
      小容渃二话没说,一声清啸,招来了几只大雕,朝着他们来时的路快速的飞了过去。
  
      看着大雕消失在空中的身影,小容渃展颜一笑,安慰墨以蓝道:“娘亲请放心,这几只大雕能力非凡,有它们在,可保皇帝安然无恙。我们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