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倾天下我的薄情皇妃 > 第194章:.牵着她的手,一直往前走
    凤倾不禁暗自苦笑:凤倾,你真是出息了。自己心爱的女人,在自己的怀里那么深沉的想念另外一个男人。这是最后一次了。凡是觊觎过她的男人,他都不会手软!
  
      许久,墨以蓝才平复了心情,微微背过身子,擦拭了一下自己脸上的泪痕。此时才发现,天色已不早,而其他人已经整顿完毕,正等着他们出发。
  
      墨以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尽量用平静的声音说道:“时间不早了,我们走吧。”
  
      “好。”凤倾朝止意使了个眼色,自己站了起来,将手伸向墨以蓝。
  
      墨以蓝望着眼前修长白皙的手,微微顿了一下,最终,还是将手放在了凤倾的掌心。
  
      凤倾的掌心,温暖柔软。她微凉的心,忽然就暖了一分。
  
      凤倾掌心收紧,将墨以蓝的手紧紧的握在掌心。手一用力,将墨以蓝拉了起来。就这样一直拉着,走过崎岖的山路,越过清澈的小溪,翻过陡峭的山峦,穿过齐人高的野草地牵着她的手,一直往前走。
  
      而墨以蓝,一路上都很沉默。凤倾与她说话,她就简单的回答,没有多余的字眼。
  
      章隽和章环一直都跟在凤倾和墨以蓝的身边。有凤倾在,又是以这种保护者的姿态站在墨以蓝的身边,绕是出了名的话痨,章环也不敢如前两日般与墨以蓝东拉西扯。
  
      走过一段艰难的崎岖泥路,眼前豁然开朗。青碧色的草地上,散乱着或大或小的石头,不远处,一条小溪横穿而过。
  
      墨以蓝拉着凤倾的手,紧走几步,来到了小溪边。
  
      小溪的水,清澈见底。水中鱼虾自由游弋。溪底各种小石清晰可见。
  
      墨以蓝不由得捧起一手水,低下头喝了下去。溪水清凉,带着微微的甜,喝到体内,让在秋日中行走了大半天的的墨以蓝感觉浑身舒畅了不少。墨以蓝又捧起水,再喝了几口,甘甜和凉爽直沁肺腑,墨以蓝只感觉浑身说不出的畅快。
  
      凤倾含笑的望着墨以蓝,阻止了她再次的喝水,笑道:“这水,太过冰凉。你此时的身体,不适合一下子喝太多。”凤倾摇了摇手中两个装得满满的水壶,炫耀似的说道:“喏,我都给你装好了。放一放,再喝。”
  
      墨以蓝轻笑道:“哪来那么多讲究?我自小就在山林中长大,什么苦没吃过。”话虽如此,但也没有再喝。
  
      凤倾拉着墨以蓝在小溪边的一块巨大石头后面坐了下来,微微偏头,望着此时微闭双眼嗅着风中花香的墨以蓝笑道:“你从前受的苦,我不管。若说代你受了,显得太过矫情。但是以后,我不会再让你受苦。我要你在我身边,好好的过。”
  
      墨以蓝坐在凤倾的身边,微微的闭着眼睛。溪边不时有清凉的风吹来,风中夹带着丝丝香气。在小溪边,凤倾和墨以蓝坐着的石头周围,青碧的草地上,长着一簇一簇明艳的花儿:红的、粉的、黄的、紫的
  
      带着花儿清香的风中,传来墨以蓝如梦呓般的轻轻的声音:“我会一直好好的”
  
      在他们的身后,巨大的石头的另外一边,他们的护卫们,正在忙活着收拾他们一路上打来的猎物和采摘的野果:有的负责清洗,有点负责拔毛,有的负责开膛,有的负责生活,有的负责挖坑填埋猎物的皮毛和内脏,有的负责烤
  
      凤倾和墨以蓝倚靠在巨石上,闭目休息。
  
      虽然长途跋涉了大半天,凤倾此时却并不觉得累,而是整个人神清气爽,似乎越是活动筋骨,他越是精神。凤倾自然知道,墨以蓝给他喂的东西,绝非凡品。但是,却没想到,竟然是如此神奇之物!不但将他的毒彻底解了,而且还顺带的提升了他的身体素质。他准备晚上休息之后,好好的修炼修炼,说不定在这种神奇药物的作用下,他的武功会有突破呢?
  
      自墨辰重病之后,先帝凤宇又给凤倾找了两个师傅教习他武功。师傅的武功自然是非常高强的,虽然不能和墨辰相比{因为墨辰不但修习了太微大陆的武功心法,还涉猎隐世家族不传密法,武功深不可测},但也是太微大陆上数一数二的高手;但是,凤倾自那之后,已经将心思放在了朝政之上,每天只有一个多时辰的时间用来修炼,虽然从未中断,但进步却无墨辰教习的时候快。绕是如此,凤倾的武功和速度还是很强悍的,只是,无论是谁,在修习之路上,总会遇到瓶颈,而凤倾,也不例外。
  
      相反,墨以蓝因为刚刚生产过,体内真气又莫名其妙的在体内四散无法聚集,如今却是累极了。
  
      凤倾听到身旁的墨以蓝呼吸均匀,已经睡着了。他心疼的扶着墨以蓝的肩膀,轻轻的将她放在自己腿上,让她枕着自己的腿睡着。
  
      墨以蓝瘦小的脸庞依偎在凤倾的怀中,沉沉的睡着。
  
      凤倾宠溺的看着墨以蓝的睡颜,心里一片柔软。
  
      沉思片刻,凤倾将止意招来,轻声吩咐道:“吃完之后,稍事休息,你先带护卫探路。沿途留下我们的暗记。日落之前,找一个干燥的山洞,今晚留宿。”
  
      止意领命之后,不便久留,吩咐护卫去了。
  
      墨以蓝睡醒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正枕在凤倾的大腿上,脸色一红,连忙坐了起来。
  
      凤倾此时正嘴巴叼着一个青草,含笑的偏着头望着墨以蓝,笑道:“嗨。美女,睡够了吗?”
  
      虽然知道凤倾生性洒脱,但是,如此刻般痞痞的状态,她却是第一次见。墨以蓝脸色一红,直起身子往巨石后面一看:只见原本在巨石之后忙碌的护卫全都不见了,只有章隽和章环兄弟两,正有一搭没一搭的望着巨石这边的方向聊天。见到墨以蓝,章环向她挥了挥手,喊道:“主子,您终于睡醒了!我给您烤了鱼和兔肉!现在拿过去给您吗?”
  
      墨以蓝应了一声。
  
      章环抱着一包树叶,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
  
      将东西放在墨以蓝身旁后,章环又屁颠屁颠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