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倾天下我的薄情皇妃 > 第195章:非神职和帝王血脉不能驯服
    墨以蓝又在巨石上坐了下来,问一旁的凤倾道:“他们都走了?”见凤倾含笑点头,墨以蓝不禁有些尴尬,因为自己而错过了出发时间,娇嗔道:“你为什么不叫我?要是误了事怎么办?”
  
      凤倾拿开了口中叼着的青草,笑道:“能误什么事?让他们先去探路,我们沿着他们的暗记走,省事!”
  
      墨以蓝觉得凤倾说得也对,遂点了点头,问道:“还要多久才到?我们这是要去哪里?知道确切的血剑的下落了?”
  
      凤倾将树叶扯开,只见里面又用树叶分开了两个包,一包是烤好的兔肉,一包是洗干净的野果。在两个包的下面,还有几个烤得黑乎乎的,圆圆的东西。
  
      凤倾将兔腿撕了下来,递给了墨以蓝,自己撕了一块兔肉后,又望了望那几个黑乎乎的东西。
  
      墨以蓝拿着兔腿,笑道:“那是土豆,烤熟了很好吃。”
  
      “是吗?”凤倾一边咬着兔肉,一边道:“倒没听说过。”
  
      “可以试试。”墨以蓝笑道。
  
      凤倾吃完手中的兔肉后,用手绢儿擦了擦手,拿起一个温热的土豆,慢慢的剥去土豆的外皮,轻轻的咬了一口,赞道:“嗯!不错!吃起来口感和烤番薯差不多。但比番薯清甜。”
  
      吃完一个之后,又拿起一个剥好皮,递给了墨以蓝。
  
      墨以蓝笑道:“我推荐的没错吧。我还让他们挖一些回去种,到时让厨房研究几道菜出来尝尝。”
  
      “可别忘了叫我哦。”凤倾偏着头,望着墨以蓝笑道。
  
      “自然不会忘了你。”墨以蓝吃了一条兔腿和一个土豆,已经半饱。擦干净手后,将那包野果抱了过来吃。
  
      凤倾一边吃着剩下的肉,一边说道:“两年前,血剑忽然重现江湖,在江湖上掀起了轩然大波。谁也不知道这消息是怎么走漏的,也没人见识过真正的血剑到底长怎样。但就是这样一个捕风捉影的消息,却引起了江湖的动荡:兄弟成仇、同门相杀,平静了上百年的江湖又一次掀起了血雨腥风。原本对于这些江湖之事,只要不出现大的动荡,朝廷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他们自行解决的。但是,在查阅古籍的时候,我发现,这柄血剑,不简单。”
  
      墨以蓝蹙了蹙眉,停下了吃的动作,认真的听着。
  
      凤倾却是边吃,边说道:“古籍上,只有寥寥数语:‘血剑,又名沙陀血剑。刃有龙纹。由高氏所出,非神职和帝王之血脉不能驯服。’”
  
      “非神职和帝王血脉不能驯服?”墨以蓝仔细的品读着这句话。
  
      “所以,这把血剑,其实是帝王之剑,原本就属于我凤苍皇室。”凤倾双眸晶亮,望着墨以蓝坚定的说道:“既然是我皇室之物,那便不能流落民间。我定要拿到此剑,并与之订立契约,由我凤苍皇室历代帝王继承!”凤苍说这句话时,虽然神色如常,但自有睥睨天下之势。
  
      凤倾说到此处,顿了顿,最终,将到嘴边的话,吞了回去。有些事情,还是不要让墨以蓝知道了,徒增她的担心。
  
      墨以蓝点了点头,既然这把血剑,还与凤苍皇室有此渊源,那么,凤倾对它志在必得,也无可厚非了。
  
      两人很快收拾完了面前吃食,又到溪边仔细的清洗了一下,四人才一同上路了。
  
      日落时分,两队人马在一处山坳处汇合。
  
      这处山坳景色优美、丛林深深。最重要的是,山坳有一个洞,止意曾派人深入洞中查探,确认洞中并无危险。于是,这个洞,就成了他们今晚休息之地,再也不必承担夜深露水的袭击了。
  
      护卫们将篝火生得旺盛。在如此密林深处,只有火光才是最能保护他们的东西,无论是野狼,还是蝙蝠这些动物,都有惧光性,能让他们远离这些可怕的动物。
  
      墨以蓝吃了一点东西之后,和章环、章隽打了声招呼,命他们在小径口守着,就拿着自己的包袱钻进了小径深处。
  
      那里,有一个天然的小瀑布,瀑布下是一个小水潭,水很清澈,墨以蓝已经几天没有好好的泡一泡澡,今天看到这一泓潭水,早已经感觉浑身痒痒的,恨不得马上跳下去洗个痛快!
  
      墨以蓝沿着傍晚护卫们踩出来的小路慢慢往前走。
  
      她走得极为小心翼翼。她自小在丛林中长大,知道这些密林中藏着很多很多不可知的危险,所以她丝毫不敢大意。
  
      正因为不敢大意,所以,当她走到小径的尽头,看到月光下的潭水波光粼粼时,心中欢喜,正要垮出下一步。
  
      耳边忽然传来轻微的“咻、咻、咻”的声音,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草丛中快速的游走。
  
      墨以蓝听到这个声音,脸色瞬间惨白!
  
      下一个瞬间,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发着绿幽幽的光,忽然就出现在了墨以蓝的眼前!
  
      蛇!密林中最凶狠、最阴险的动物!它有一双绿幽幽的眼睛,在黑暗中发着绿光,搜寻着密林中的猎物!细长的舌头,仿佛一道血痕,是不是的从嘴里射出,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现在,这条足有一米长的蛇,蜿蜒着朝墨以蓝滑行了过来,嘴里吐出长长的蛇信子,眼中冒着绿光,阴冷的盯着墨以蓝。
  
      墨以蓝脚上如被注了铅般,动惮不得。好在她的嘴巴还能动,一声充满惧意的尖叫冲口而出!
  
      尖叫声令蛇的身子顿了顿,猛的速度加快,仿佛一道笔直的箭,朝着墨以蓝射了过来。
  
      墨以蓝惊惧的瞪大了眼睛,嘴巴张了张,却发现自己竟然因为太过恐惧,而暂时失了声!
  
      忽然,墨以蓝腰上一紧,下一个瞬间,墨以蓝已经被人紧紧的抱在怀中,朝后暴走了好几步!
  
      眼前人影一闪,一道细微的亮光划过。
  
      亮光笔直的射入那一条正以极快的速度朝墨以蓝滑行过来的蛇的七寸。但蛇的速度并没有立刻停了下来,而是又朝前滑了很远,直到墨以蓝的脚跟前,才笔直的躺在草地上,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