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倾天下我的薄情皇妃 > 第206章:海离现身

  
      墨以蓝点了点头,但也未说什么。她自然明白凤倾说的话,凤倾算是没有经历过磨炼的继承人了。若是放在以往凤家皇嗣众多的情况下,皇子们很多都要被外派建功立业、带兵历练,以期在与亲兄弟争夺皇位的时候,有更多的筹码。凤倾是凤宇的独子,凤宇时代又有一个全能的战神墨辰在,凤倾免去了不少的锻炼。也正因此,他少了历练,却花了更多的心思在帝都争权之上,权谋之心更重,在参政议政中,多了一份狠厉而少了一份人文关怀:因为,他很少有机会接触帝都重臣以外的平民百姓,所以,也就少了一份体恤之心。
  
      稍事整顿之后,凤倾带着墨以蓝和允晔走进了桃花园中。
  
      洞穴外已经是初秋季节,这里却是温暖如春,百花盛开。淡粉色的桃花,缀满枝头,轻轻摇曳,细碎的花瓣迎风招展,带来了满园的清香。
  
      满园的春色极美,空气中流淌着醉人的馨香。但三人都没有心思去欣赏这些美景。凤倾凝神在前面走着,每走一步,都非常的缓慢。
  
      桃园虽美,但桃树却是按照八卦布置了厉害的阵法。凤倾在阵法之上虽颇有造诣,但也丝毫不敢掉以轻心,凝神记着每一个方位,回想着自己看到的关于这个九鼎剑阁的古籍,按照上面小字提示的破解之法,慢慢的向前走。
  
      若说为什么凤倾会有关于藏着血剑的九鼎剑阁的古籍,那还得说到凤宇交给凤倾的那一本花名册了。那本花名册上,不但有谋臣,还有几个深谙兵法之道的将臣,其中有一个非常擅长布阵的将领名唤乐柏,昔年一直追随在墨辰摩下,深得墨辰器重。墨辰去世后,他在川奕手下做了参谋,后被凤倾破格提拔为副将。在一次讨论之中,乐柏无意中提到了这个九鼎剑阁的阵法引起了凤倾的注意。后来,凤倾便命乐柏暗中搜集关于九鼎剑阁的古籍。在这些古籍中,凤倾注意到了一本泛黄破损得厉害的小册子,上面便是此间阵法的详细记载以及破解之法。
  
      凤倾将这些阵法及破解之法烂熟于心之后,便将小册子烧了。
  
      此时,凭着记忆中的解法,凤倾带着墨以蓝和允晔,慢慢的在桃花园里七拐八拐的走着。
  
      允晔对布阵也颇有研究,此时看着凤倾在如此繁复的阵法中稳稳的走着,每走一步,都正好踩在点子上,心里暗暗钦佩。
  
      墨以蓝于阵法之道,一窍不通。跟在凤倾身旁,被凤倾拉着往前走,她有些偶尔东张西望,总感觉,走了那么久了,可是,身边的桃树,仿佛还是原来的那一棵,就连树枝上的花朵,也一样。
  
      墨以蓝正稀奇纳闷之际,眼尖的她,忽然看到寒光一闪!
  
      那是属于兵器的寒光,泛着冰冷之意!
  
      墨以蓝在同一时间,身子微微一倾,挡在了凤倾的身侧,眼睛紧紧的盯着桃花深处那一闪而没的寒光,轻声道:“小心!”
  
      下一个瞬间,允晔脚步一旋,横跨一步,挡在了墨以蓝的身前,手中的剑挥出一个剑花。
  
      只听“叮”的一声响,是利器相碰撞的声音!
  
      刀剑响起的同一瞬间,凤倾和墨以蓝的佩剑同时出手,将射向他们的箭弩一一扫落。
  
      原本如仙境一般的桃花园,在刀光剑影中倒下了一大片。奇特的是,桃树倒下后,并不像其他树木般静止不动,而是慢慢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枯萎,最后,化为了一滩黄水,泯灭于泥土之中。
  
      凤倾三人震惊的看着眼前的这一慕。
  
      忽然,“啪、啪、啪”的掌声响了起来。
  
      掌声响起的同一瞬间,桃花园中出现了一队身着黑衣的人。他们手中都拿着箭弩,此时,散发着寒光的箭,笔直的对着凤倾三人,如鹰般的眼睛,望着凤倾三人,仿佛在看着死人。
  
      在这一群黑衣人当中,却笔直的站着一位身着紫衣的男子。
  
      他站在那里,站得恣意,但是,满园的桃花在他面前,都觉得黯然失色。只见他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俊美。身上那一套光亮华丽的柔缎,在阳光下折射出淡淡的光辉,穿在他笔直修长的身上飘逸优美。他高高的绾着冠发,微微仰着头,唇边一个邪魅的笑,透着惊心动魄的魅惑。
  
      看着这样一张脸,突然出现在这里,心底最深处的恐惧忽然席卷全身。墨以蓝全身一阵冰冷,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似乎想拔腿就跑!
  
      凤倾的手,轻轻的环在了墨以蓝的身旁,微微偏着头,给了墨以蓝一个温暖的笑,轻声道:“有我在。”
  
      墨以蓝定了定心神,挺直了腰,美丽的双眸,望着桃花树下站着的男子,眼神中隐隐透着压抑着的恨意。
  
      这位看起来尊贵优雅的男子,正是凤倾和墨以蓝这十年以来一刻都不敢忘记的人:琼海国的皇帝海离。
  
      海离此时似乎心情极好,他把玩着手中一把精致的匕首,望着对面全神戒备的三人,绝美的唇微微扬起,露出了一个足以颠倒众生的微笑,低沉好听的嗓音说道:“时隔十年,我们又见面了。怎么?见着了长辈,也不知道要行礼了吗?”
  
      听到“长辈”二字,墨以蓝原本难看的脸色此时更是一沉,咬着贝齿,一字一句、仿佛从牙缝里蹦出来:“是啊,咱们又见面了!正想去琼海皇宫找你呢,没想到,竟然送死来了!”
  
      “哦?你竟然想来找我?怎么?还对本王的东宫念念不忘?还是,”海离轻轻的吹了吹匕首上不存在的灰尘,幽冷的寒光一闪,那一双黝黑的眸中,蓄满了玩味的笑意,“终于想起了我这个叔叔,要来攀一攀亲戚吗?”
  
      墨以蓝怒极反笑,说道:“我姓墨,你姓海,我们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关系,哪门子的亲戚?”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凤倾天下我的薄情皇妃》,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showContent("297902","73106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