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倾天下我的薄情皇妃 > 第207章:死得其所

  
      “哦?凤家给了你一个爵位,你就忘记了自己的祖宗是谁了吗?”海离的唇边,仍然是那个玩味的笑意:“需不需要本王给你捋一捋,咱们之间的关系?”
  
      墨以蓝冷哼一声,道:“不必了!还有什么废话,你一并说完了!说完了,咱们刀剑见高下!今日,就将咱们的恩怨一并了了!”
  
      “咱们有什么恩怨?”海离挑了挑眉,似笑非笑的看了一旁冷静站着的凤倾一眼,笑道:“叔叔很快就将接管凤苍,一统太微大陆。你还是乖乖的跟叔叔回去,做一个尊贵无匹的公主吧。”
  
      虽然知道海离在信口雌黄、以期扰乱他们的心,听到海离的话,凤倾和墨以蓝还是对视了一眼,从各自的眼中,都看到了担忧。
  
      墨以蓝冷哼一声,抬头望了望天空。自他们进来这个院子,到现在,温暖的太阳一直都在头顶,从未移动过。墨以蓝想起了进来之前,凤倾叮嘱过他们,这里的很多东西,都是幻境,便没有再继续深究。而是望着海离,讽刺道:“一统太微大陆?你莫不是还没睡醒吧?就凭琼海皇室乱得乌烟瘴气的宗亲关系也敢肖想这天下?话说,你们皇室**生下的皇子皇孙们,这里有没有问题?”墨以蓝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讥诮的笑意丝毫不加掩饰。
  
      琼海国的皇室,这几年的确出现了不少的丑闻,有兄嫂之间、姑甥之间,或明或暗;甚至海离自己后宫,还蓄着两个宠妃,而这两个宠妃,却是他的父皇寒夜当年的妃子,寒夜死后,海离看上了这两个妃子,不顾朝臣反对,硬是留在了后宫,听说还挺受宠的。
  
      这些事情,原本是琼海国皇室的秘史,非权力中枢的人不可能知道。
  
      海离听了墨以蓝嘲讽的话,脸色一沉,原本温润的美男子,此时染上了一丝阴霾,声音也冷了不少:“让你逞逞口舌之快也无妨,将死之人,便让你一次说个够吧。反正,我不着急,着急的,应该是你身边这位凤家小子。”
  
      凤倾,天生的凤苍之主,尊崇无比,什么时候被人叫过凤小子?但他也没计较,只冷哼了一声,道:“说够了吗?我的确着急,我等这一天等了十年。”
  
      “你自然不着急。”海离将匕首插入刀削,笑道:“着急的是,你宫里的那位替身。听说,他患了天花,如今满帝都的人都知道,他们勤政爱民的皇帝,因为太过风流,终于染上了天花,所有大臣都退避三舍。太医院的御医们,对于这种病,也是束手无策啊!”
  
      “你说什么?!”凤倾往前垮了一步,手中的剑笔直的指着海离的方向,星眸微红,似乎在忍着极大的怒意。但是,他持剑的双手,却微微颤抖,可见,他的内心,此时已经是震惊加恐惧。
  
      墨以蓝和允晔也被海离的话震惊了,微微张开口,久久不能言语。
  
      海离望着对面三人的神态,很满意的笑了:“你以为,你让东陵子假扮你的事情天衣无缝?我若是不将你的行踪摸透了,我如何会在这桃园之中等着你?你让东陵子假扮你,在帝都震住那一帮心怀鬼胎、蠢蠢欲动的大臣;而你自己,一心一意想要得到血剑,不惜以身涉险。就因为你的这份贪心,白白葬送了东陵子的性命。可惜了啊,那样一个拥有治世之才的谋臣,就这样英年早逝了。”
  
      “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凤倾咬牙切齿的问道。
  
      “也没做什么。”海离“噌”的一声,又将匕首拔了出来,望着泛着寒光的匕首,笑道:“就是,将一个患了天花将死之人的血,涂抹在了剑上,然后,轻轻的在东陵子的身上划了一刀。”海离一边说着,一边做了一个划刀的手势。
  
      “卑鄙!”凤倾怒斥道。
  
      “卑鄙吗?”海离笑道,“我这不是全了你凤倾风流的美名吗?帝都哪位小姐不仰慕于你?你若想染指的,哪个姑娘能幸免?让‘凤倾’得天花而死,不是正好死得其所吗?”
  
      凤倾此时已经怒极,若不是墨以蓝拉着,怕是早已经持剑上前了。
  
      但是,如此心绪不稳,最不适合动手,何况,对面的海离又如如此深不可测之人?
  
      墨以蓝硬是将凤倾拉到了自己身后,五指死死的抓着他的手臂,在他耳边轻声道:“切莫听他信口雌黄!为今之计,就是我们三人联手杀出一条血路。如果被他三言两语乱了心神就是中了他的计了!我和允晔先打头阵,你立刻趁乱退出这个九鼎剑阁,咱们也不要那什么劳什子血剑了,回去再说!”
  
      凤倾紧抿着唇,手中紧握佩剑,微微侧身将墨以蓝挡在了身后。他怎么可能让她去打头阵?既然要打,那也是他来守护她!
  
      凤倾手中佩剑一抖,寒光激射!
  
      墨以蓝和允晔立刻左右跟上!
  
      三人一出手,海离身后的十个黑衣人也在同一时间动了。
  
      带着凄厉劲风的箭弩如雨般向三人疾射而来;三人手中的剑舞出剑花,将自己的全身护得密不透风,凌厉的剑气、锋利的剑锋,带着削铁如泥的气势,将如雨的箭弩击落、斩断,尖锐的断箭挟着凌厉的剑气反方向的飞了回去,“扑”“扑”“扑”......或射入肉身,或射入泥土、或射入桃树......四周一片狼藉。
  
      墨以蓝迎着如雨的箭弩,手中的软剑如一条灵蛇般,折弯成各种诡异的形态,仗着浑厚的功力,硬是在疾风箭雨中慢慢的撕开了一条路,艰难的朝着海离站立的方向杀了过去。
  
      海离负手而立,微微仰着头,唇边扬起一个似笑非笑的笑意,淡定的看着离他越来越近的墨以蓝,仿佛在欣赏着一出精彩的戏剧。
  
      墨以蓝冷哼一声,她自然知道,海离的可怕,他如此淡定的站着,便是有恃无恐,料定了墨以蓝杀不了他!但是,墨以蓝又岂是十年前那个青涩懵懂的小女孩?手中的剑更加凌厉。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凤倾天下我的薄情皇妃》,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showContent("297902","73106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