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倾天下我的薄情皇妃 > 第208章:傻丫头
    忽然,墨以蓝清啸一声,猛的拔地而起,手中的剑花更是挥洒得仿佛一张有形的网,“叮、叮、叮”声不绝于耳,将射向她的箭弩一个不落的扫了下来。手臂猛然一抖,原本柔软无比的灵蛇剑,猛的变得笔直,朝着离她仅有两步之遥的海离胸前刺了过去!
  
      海离似乎没有想到墨以蓝的速度如此之快,而且竟然不管不顾的刺出,身前空门打开,竟然是拼着两败俱伤的打法!
  
      海离自然不会和墨以蓝硬拼,他脚步横移,以近乎鬼魅的速度避开了凌厉的一剑。
  
      海离一错开身,站在他身后的青衣面具男出现在了墨以蓝的面前。
  
      墨以蓝似乎没有料到,为何一直在外面被他们的护卫重重包围的青衣面具男会出现在这里。想到他既然能在这里出现,定然是将她和凤倾带来的侍卫都解决了,想到德高望重的聂芃有可能已经身死,胸中汹涌着滔天的怒意,手中的灵蛇剑更加的凌厉,清啸一声,灵蛇剑被她高高举起,猛的斩落!然后向前一送!
  
      “叮”是面具被斩落的声音!
  
      “噗”!是利剑刺入的声音!
  
      “嘶”!是灵蛇剑抽出来的声音!
  
      墨以蓝双脚着地,手中提着灵蛇剑,剑身一抹殷红沿着铮亮的剑身慢慢的流下来,在剑尖凝聚成一粒水珠,“叮”的一声,掉落到泥土里。
  
      墨以蓝呆呆的站着,看着面具下的这张脸:一双浅灰色的眸,像两泓笼了薄雾的深湖;清俊的五官,仿佛镌刻在记忆深处的印记;耳边,忽然响起了那一声嘶哑而又充满了柔情的誓言:“若此次,我有幸能逃脱出去,定然会回来找你,用我一辈子的光阴,守护你。”
  
      “咣当”一声,墨以蓝手中的灵蛇剑掉在了地上。
  
      面具背后,那一张清俊的脸,并非别人,而是那一次墨以蓝在山中所救的卫蓝衣。
  
      此时,卫蓝衣的左胸,已经被灵蛇剑贯穿,汹涌而出的血,一瞬间染红了身上的青衣。
  
      卫蓝衣吃力的抬起手,似乎,想碰触与他两步之遥的墨以蓝。但是,他已经没有力气了,浅灰色的眸渐渐失去了神采,嘴唇动了动,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咚”的一声,摔倒在地。
  
      墨以蓝恐惧的大喊一声:“不!”身子前倾,就要去扶那一抹飘摇的身影。
  
      同一时刻,另外一声更加惊惧的声音响起:“以蓝!”
  
      正要往前走的墨以蓝猛的被人一撞!由于撞击的力度太大,墨以蓝此时又处于魂不守舍当中,墨以蓝被撞倒,仰面狠狠的倒在了地上,后背磕到尖利的石头,身上仿佛散架了般。
  
      失魂中的墨以蓝,被这样猛的一撞,身上传来的刺痛给彻底的弄醒了。她抬眸,越过一抹月白衣袍,看到了站在她身前不远处,手中拿着精巧的箭弩,正含笑望着她的海离。
  
      墨以蓝眼睛下移,蓦地瞪大了双眸!
  
      身着月白衣袍的凤倾,此时严严实实的压在墨以蓝的身上,将她的周身护得严严实实。只是,墨以蓝定睛一看,凤倾的背后,一只箭羽射入了他的后背。背后月白的衣袍,已经染上一大片的血色。
  
      墨以蓝只觉得自己的胸口,正有温热的液体慢慢的流淌。她愣怔的伸手一抹,在自己的胸口,抹到了一手的血迹。
  
      墨以蓝疑惑的看着自己满手的血迹,不明白自己只是后背被尖利的石子磕伤,为何胸口会有这么多的血?
  
      凤倾趴在墨以蓝的身上,紧咬牙关,不让自己发出痛苦的shen y。刚刚墨以蓝被卫蓝衣的突然出现、而她又失手杀了她而震惊,整个人空门大开。站在她身旁不远的海离,毫不犹豫的举箭射向了失魂落魄的墨以蓝。
  
      这么近的距离,又是海离如此强悍的武功,若是墨以蓝被射中,必死无疑!那一瞬间,凤倾想都没想,猛的朝墨以蓝扑了过去!
  
      利箭射向凤倾的后背,穿体而出,他的左胸处,尖利的箭尖划破了墨以蓝胸前的衣服,喷射而出的热血,全部都流向了墨以蓝的身上。
  
      墨以蓝艰难的从凤倾的身下坐了起来,小心翼翼的将凤倾抱着,从怀中拿出一个紫色的药瓶,倒了一颗深褐色的药丸喂给凤倾服下;又拿出金创药全部都撒向了凤倾胸前的伤口。手绢儿按在凤倾的胸口伤口上,掌心传来温热的触感——血,仍然在不停的往外冒。
  
      墨以蓝此时心里的恐惧达到了顶点,她脸色苍白,神色慌张,指尖凝起一点莹白,点在凤倾的伤口上。
  
      伤口的血虽然冒得没那么厉害了,但是,对于如此重的伤口,墨以蓝根本没有足够的能力去修复!
  
      墨以蓝抱着凤倾,指尖不停的划出一次又一次的莹白。血虽然流得慢了,但是,若是要治愈凤倾,却不是她可以做到的。她修习的治愈术,虽然能够修复伤口,但对于凤倾如此严重的伤,却只能暂时压制,争取一点救治的时间。
  
      凤倾见墨以蓝慌乱的为自己救治,虽然身体疼痛得要命、身上的体温也在慢慢的凉下来。但他还是咬咬牙,虚弱的伸出手,将墨以蓝的手握在了掌心,轻轻的笑道:“我原本就欠你一箭,今日总算还给你了。”
  
      “谁要你还了!我有说过要你还吗?你怎么这么傻!他根本就伤不了我!”墨以蓝又急又气。
  
      凤倾轻轻的摇了摇头,声音虚弱的说道:“我已经伤了你一次,怎么能再看你受伤?我说过,以后只要有我在,便由我来守护你。”
  
      “既然要守护我,就该好好的保全自己!你把自己伤了,我被人欺负了怎么办?”墨以蓝声音嘶哑,滚烫的泪不可抑制的流了满面。
  
      “傻丫头。”凤倾眷念的看着眼前熟悉的容颜。这容颜,自认识的那一日起,便时时的在脑海中浮现,早就如自己身体的一部分般熟悉自然。如今,这样的危急时刻,有些话,再不说,是不是以后就没机会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