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倾天下我的薄情皇妃 > 第211章:曲风和院的两位师傅

  
      海离笑完,手臂伸开,微微仰头,一副睥睨天下之势,语气也不复低沉,朗声道:“有辰王相助,本王的大业何愁不成?!哈哈哈哈!”
  
      墨以蓝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墨以蓝与允晔相握的掌心,此时却在进行着一次无声的交流。
  
      墨以蓝:我拖住他,你带陛下离开!
  
      允晔:不!
  
      墨以蓝:再拖下去,我们三个都得死!
  
      允晔:死也要和你死在一块!
  
      墨以蓝:......你带他出去,还有一线生机!
  
      允晔:若世间无你,活有何趣?
  
      允晔手指紧了紧,将墨以蓝的手握住。
  
      墨以蓝:你带他出去,通知聂芃来救我!
  
      允晔:你不用讹我了。你根本拖不到我带人来救你。
  
      墨以蓝:你对我要有信心!你带他出去,我们还有一拼的可能。若是三人都留在这里,就真的是死路一条了!
  
      允晔没有继续在墨以蓝的手心写字,只是更紧的将墨以蓝的手握在掌心,握得那么紧,以致于,墨以蓝感觉自己整个手都快被捏碎了。
  
      然后,墨以蓝听到身侧的允晔,轻轻的说了一个字:“好。”
  
      墨以蓝看着海离,抿唇一笑,问道:“这天下,真的有如此重要?”
  
      海离斜睨了墨以蓝一眼,语气中带着浑然天成的王者气概:“你一介弱女子,如何能体会权力巅峰的快感?坐在王座上,俯瞰天下万民臣服,万里江山尽握手中,雷霆一句,定人生死。人生不过几十年,若能在这几十年中成就宏图伟业,流传千古,也不枉来这世间走了一遭。”
  
      在海离发表他的伟言时,墨以蓝快速的在允晔的手中写了几个字。
  
      墨以蓝勾唇一笑,说道:“自然,我一介女流之辈,怎么可能像你这般有如此宏图之志?如今,你的宏图大业也成功了大半,可惜此地无酒,不能为你庆贺了,当真是有些可惜了呢。”
  
      “这有何难?来人!”海离唤了一声。
  
      很快,一个黑衣人捧着一壶酒,用莹白的玉杯斟了两杯酒,俯身来到了海离的身边。
  
      海离拿起了其中的一杯酒,点了点头。
  
      那位黑衣人又端着玉盘,来到了墨以蓝面前。
  
      墨以蓝拿起酒杯,似笑非笑的睨着海离,举了举杯,笑道:“谨以此酒,祝琼海王梦想成真!”说完,酒杯靠近殷红的唇。
  
      海离爽朗的大笑,一仰头,一杯酒被他吞入腹中。
  
      墨以蓝眼睛一眯,手中的酒杯猛的往前一掷!
  
      “嘭”的一声巨响!一股紫色的浓烟瞬间在海离的身旁炸裂开来!
  
      紫色的浓烟炸开后,迅速的将整个桃园笼罩了起来;与此同时,呼喝声顿起,夹杂着兵器交接、箭弩疾射的声音。
  
      浓烟散后,原本如仙境般的桃花园一片狼藉。
  
      奇怪的是,墨以蓝、允晔以及昏迷的凤倾,并未能及时的离开。
  
      墨以蓝原本束得整整齐齐的马尾此时已经凌乱;手臂上中了利箭,鲜血染红了她雪白的衣袍;允晔也好不到哪儿去:他的腹部中箭,鲜血直流,肩膀上还扛着昏迷的凤倾。
  
      十个黑衣人,已经倒下了一半,剩下几个也身上有大大小小的伤,但他们完全无视自己身上的伤,只是呈半圆形将海离护在了中间。
  
      海离身上那一套尊贵的紫袍,如今已经染上了点点泥土,再不复尊贵雍容,只是,他此时脸色还算平静,只是望着此时突然在桃园中出现的二人,眯了眯眼眸。
  
      在离墨以蓝三步远的地方,静静的站着两个灰衣人。
  
      这两人花白的头发柔顺的披在身后,容貌普通、五官也无特别之处,但二人却长得极为相似,难分彼此。他们静静的站在那儿,无声无息,稳定如山。
  
      此时,这两位灰衣人平静的双眸,正静静的看着被护卫护在中间的海离,仿佛不是在看一个人,而是在看一棵树、一簇草般平静。
  
      被两人这样平静的看着,绕是平时处事不惊的海离,也有了不自在的感觉。虽然此二人神色平静,也未有任何行动,但多年来步步为营的他,瞬间就感觉出,这二人是敌非友!
  
      他轻轻咳了一声,没有再看这摸不透的二人,只是望着不远处身上又挂了彩的墨以蓝,冷笑道:“你这又是何苦呢?偏要把自己弄得如此狼狈?若论亲疏,我是你的亲叔叔,他只不过是你的一个远房堂哥。你为了救他,当真不顾一切了吗?”
  
      墨以蓝冷冷一笑,说道:“为人臣者,为君分忧,此乃分内之事。”墨以蓝故意不去理会海离口中这些叔叔、堂哥的话语。她知道,海离这样说,就是故意来恶心她的!
  
      “你是做了臣子之事,为他分忧了。可他这几年,给墨家、给你带来的伤害还少吗?如此一个阴狠之人,也只得你为他肝脑涂地?”海离尖锐的问道。
  
      “但求问心无愧。”墨以蓝淡淡道。
  
      海离嗤笑一声,道:“当真问心无愧吗?我们之间的勾结,你以为他当真一无所知?怕就怕,你白白为他送了性命,却给他人做了嫁衣。”
  
      墨以蓝凝眉,却没有说话。
  
      海离似乎也没有和墨以蓝继续说下去的**。在他的计划中,墨以蓝和凤倾,是必须死在九鼎剑阁的,只有这二人都死了,他一统太微大陆的计划,才能顺利实施!
  
      但是,此时突然出现的两个灰衣人,却让海离不得不重视。此二人虽然看起来与普通人无异,但是,哪个普通人能自如的进出这九鼎剑阁?哪个普通人能够在刚刚伸手不见五指的浓烟中能够保持身上丝毫没有沾染一丝的烟火之气,身上仍然洁净如初?哪个普通人,在这样剑拔弩张的环境下,还能一直如此平静?
  
      海离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两位灰衣人许久,才不疾不徐的问道:“二位是何方高人?不知二位来此,有何贵干?”
  
      左边的灰衣人平静的声音回答道:“我们兄弟二人早年曾得伽澜国主一个大恩惠。几日前,我们收到伽澜国主书信一封。信中说琼海国主海离欲加害于凤苍皇帝凤倾。伽澜国母为此忧心忡忡,特恳请我们前来九鼎剑阁,了却此事。”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凤倾天下我的薄情皇妃》,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showContent("297902","731968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