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倾天下我的薄情皇妃 > 第213章:参
    几人出来之后,武师傅朝身后一挥手。九鼎门几个字消失不见,出现在他们眼前的,仍然是那样一扇古朴的门,和门后若隐若现的亭台楼阁。
  
      聂芃和护卫见他们出来,早已经一拥而上。
  
      见允晔背着凤倾,而凤倾毫无声息,止意心里已经晾了一半。
  
      墨以蓝吩咐聂芃:“两位前辈需要一个安静之地给陛下疗伤。你速速去准备。”
  
      聂芃领命而去,不一会儿,便搭起了一个可以容纳五人的大帐篷。
  
      允晔将凤倾放在临时搭建好的床榻上,站立在一旁。
  
      墨以蓝看着此时气息微弱得接近于无的凤倾,身子轻颤,贝齿紧紧的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发出哭声,心口仿佛揪痛,连呼吸都觉得喘不上气来。她真的好怕,好怕他就此一睡不起,再也不能听见他的调侃,再也看不到他温柔的眸中隐含的宠溺,再也听不到他低沉着嗓音说话
  
      文师傅站在墨以蓝身后,轻声道:“你去门口给我们护法,不许任何人接近。”
  
      墨以蓝听了,知道两位师公要开始救治了,急忙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躬身谢过两位师公,又回头眷念的望了凤倾一眼,转身出去了。
  
      允晔跟着墨以蓝一起出了帐篷。
  
      墨以蓝在帐篷门口一块圆石上盘膝而坐,双眸紧紧的望着紧闭的帐篷。
  
      聂芃和止意带着护卫,退避开来,远远的围成一个圈,牢牢的守护着帐篷。
  
      章环和章隽兄弟两带着十个护卫,被派去寻找人参、灵芝这些珍贵的药材。梵山是大自然的宝库,里面珍奇异宝众多,他们又身处梵山之腹地,自然不会是难事。他们找寻这些药物以备不时之需。毕竟,凤倾受了那么重的伤,有这些灵药吊着,或许能好得更快。
  
      允晔找来一个药箱,在墨以蓝的身旁坐下,认真的给墨以蓝清洗伤口、上药、包扎。
  
      尖利的箭射入手臂,穿臂而过,身体上留下了一个血洞。因为没有及时处理,伤口外翻,微微发红。即使是如此严重的伤,墨以蓝也没有哼一声,只是,仿佛一尊石雕般坐着,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帐篷。
  
      三个时辰之后,帐篷中传出了一个声音:“参。”
  
      熬好的药端了进去,再无声息。
  
      又是三个时辰之后,帐篷中又传出一声:“参。”
  
      参汤早已备好,不一会儿,就送了进去。
  
      一个时辰后,又送了一碗参汤。
  
      从下午,到黄昏,再到子夜
  
      帐篷中,仍然毫无声息,只偶尔传来一声传唤:“参。”
  
      在第二次要参汤的时候,止意已经多派了一队人马去深山中找寻人参。
  
      聂芃命人随时待命,熬制参汤,随叫随到。
  
      第二日,晨曦微露。
  
      墨以蓝抬眸,望着缓缓升起的旭日,沉郁的心情,缓了缓。
  
      躺在墨以蓝身旁的允晔,在晨曦中醒来。看到身旁一直坐着没有动弹分毫的墨以蓝,暗暗叹了口气。
  
      墨以蓝曾与海离交过手,受了很重的内伤。他一直劝她好好调息,好好休息。但她一动不动,保持着最初的姿势,望着帐篷。
  
      就这样,从昨日下午,到今日早晨,不吃不喝的守着。
  
      允晔都担心,若帐篷中再无动静,墨以蓝会不会熬不住,自己先倒下了?
  
      日上三竿。
  
      虽然有允晔撑着一把用树叶临时做成的伞遮挡住了部分阳光,墨以蓝在秋老虎的肆虐下,仍然觉得头晕目眩。
  
      她眨了眨已经酸痛无比的眼睛,感觉眼前一阵雾蒙蒙的,仿佛隔着一层面纱,眼前的事物慢慢的开始变得不再清晰。
  
      墨以蓝又眨了眨眼睛,透过雾蒙蒙的“面纱”,她仿佛看到,一直都关着的帐篷的帘子,似乎动了动,耳边,仿佛听到了一声疲惫的声音:“进来。”
  
      墨以蓝一喜,正要起身,却头一晕,眼前一黑,栽倒了地上。
  
      。。。。。。
  
      当墨以蓝再次睁开双眸时,看到的是鎏金的炫黑车顶。
  
      墨以蓝眨了眨眼睛,一时之间,有一种不知今夕何夕的错觉。
  
      身处马车当中,却稳稳当当。可见,车夫的技术水平还是不错的。
  
      墨以蓝默默的想着,身子懒懒的,不想动。
  
      但是,随着脑袋慢慢的清明,她却猛的瞪大了清澈的双眸!
  
      她一下子惊醒过来,仔细的回忆了一下,心中一阵钝痛和懊恼!
  
      凤倾!凤倾怎样了!
  
      墨以蓝一回头,却看到了身旁躺着一个人。
  
      他穿着月牙白的衣衫,头发披散着,散落在枕头上。那头发,不是如缎般的丝滑黝黑,而是灰白、枯燥,犹如一个未经打理的五十岁老翁花白的头发。原本白皙紧致的皮肤,此时却布满了细纹。他的面部轮廓,仍然完美得无可挑剔,俊美突出的五官还是一如既往的让人望之心悸。只是,那满脸的细纹,那惨白的脸色,仿佛令他一下子苍老是三十岁,直接从俊美的青年,一下子变成了四五十岁的老翁。
  
      墨以蓝看着身边安静的睡颜,鼻子一酸,滚烫的泪毫无征兆的,顺着眼角流入鬓角,隐入了枕头之中。
  
      墨以蓝怕自己一不小心哭出声音来,连忙用手紧紧的捂着嘴巴,让所有的呜咽,都吞在了喉间。
  
      许久,许久,长长的睫毛轻颤。
  
      凤倾慢慢的睁开了眼睛。似乎感觉到身边的人注视的目光,凤倾慢慢的回头,看到墨以蓝清澈的双眸正温柔的望着自己,不禁轻轻一笑。
  
      他的笑,是发自内心的笑,甚至,还有坏坏的意味,就连两道花白的、浓浓的眉毛也泛起了柔柔的涟漪,弯弯的,像夜空中皎洁的弦月。
  
      凤倾看着墨以蓝微红的眼角,知道她刚刚哭过,不禁一笑,伸手想要捏一捏她柔嫩的脸颊。只是,看到自己布满细纹的手背时,凤倾有点嫌弃的皱了皱眉,将手又放了下来。
  
      墨以蓝抓住了凤倾的手,将他的手掌贴在她的脸上,微微一笑。
  
      凤倾轻轻的抚摸着墨以蓝的脸颊,忍不住捏了捏,心疼的说道:“又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