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倾天下我的薄情皇妃 > 第218章:火雷弹
    无奈,百姓们都太过热情了。
  
      这天一早,他们在帝都城外换上了早已经准备好的有辰王府徽章的马车,带着王府仪仗,前呼后拥的进城了。
  
      换成了威武营守着的城门,果然不敢对辰王府的马车进行搜查,战战兢兢的放行了。几个曾经是墨辰部下的将领,甚至还朝着马车做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只是,刚一入城门,帝都的老百姓们听说是辰王府的马车,纷纷驻足观看。几个大胆的,还试图靠近马车,后来被仪仗的侍卫劝说之后,虽然后退了一步,但还是贴着侍卫的身子,朝着墨以蓝喊话。
  
      喊的话,无非是问号、奉承之语。
  
      墨以蓝坐在车厢里,觉得老百姓太过热情,又朝她喊话,她若避而不见,似乎不太礼貌。但若是被老百姓发现她与另外一个男子同车,只怕又会传出风言风语。
  
      凤倾在入了城门之后,又懒洋洋的躺了下来,盖上了厚厚的毛毯,翻了个身,直接背对着墨以蓝,睡去了。
  
      墨以蓝这才掀开了一点窗帘,露出了半张脸,朝热情的百姓挥了挥手。
  
      见到辰王竟然现身,老百姓们就更兴奋了。
  
      其中,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奶奶,不知道怎么的,就越过了防护紧密的护卫,来到马车边上,将一蓝子白花花的鸡蛋递到了车窗前,苍老的声音笑道:“王爷,这是老身家养的母鸡生的鸡蛋,给您补补身子。您别看这鸡蛋是寻常之物,营养可高着呢!姑娘家经常吃鸡蛋啊,连皮肤都会好很多呢!”老奶奶絮絮叨叨的说着,没完没了。
  
      侍卫们看到老奶奶竟然躲过了众多侍卫来到马车前,都觉得震惊,但震惊归震惊,他们还是不敢怠慢,连忙伸手想要去拉老奶奶。
  
      就在侍卫的手即将抓住老奶奶的手臂的时候,老奶奶却忽然身子微微一偏,很巧妙的躲过了侍卫的手,继续殷勤的说道:“王爷,您收下老身这点心意吧。老身的儿子当年也在先辰王摩下当兵,多亏了辰王的提携,他才有了今天啊。”
  
      见到老奶奶那巧妙的微微偏身之后,墨以蓝眼睛已经一闪,心里隐隐有不安。此时,听到老奶奶提到自己的爹爹,墨以蓝心里一痛。但她没有失神,只是淡淡的笑道:“老奶奶,您请回吧。您的心意我心领了。”说完,朝着身边的护卫使了一个眼色。
  
      护卫得了命令,不再犹豫,左右各一个,小心的拉着老奶奶的手臂,就往外拖。
  
      老奶奶猝不及防,口中呼喊着:“你们要干什么?!光天化日之下,你们要对一个八十岁的老人动手吗?松手!松手!”
  
      一边大声的囔囔着,一边挣扎。
  
      忽然,老奶奶手中的鸡蛋在挣扎中掉落。雪白的鸡蛋掉了一地,碎裂开来。
  
      随之鸡蛋碎裂的,是一颗颗黑球,此时正蹦跶着在地上滚来滚去。
  
      见到这些黑色的球,墨以蓝瞳孔猛的放大,朝车厢踹了一脚,大声道:“让马跑起来!”
  
      见到鸡蛋中竟然有黑色的球滚来滚去,人群中都发出了一声惊呼。
  
      惊呼声还未停止,便听到“轰、轰、轰”不绝于耳的巨响!
  
      那些黑色的球,在地上bao zha!不但有极为可怕的bao o力,而且携带着滚滚的浓烟。
  
      仿佛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原本闹哄哄的街道一下子被炸得支离破碎、浓烟滚滚。原本围拢在一起的老百姓死的死、伤的伤,剩下的四下逃串,哭喊声震天响。
  
      在bao zha响起的前一秒,驾驶着马车的章氏兄弟早已一挥马鞭,两匹骏马驰骋了起来!
  
      bao zha的余威,还是将马车震了一震,其中更有几个黑球滚到了马车底下,在马车即将越过黑球的时候,轰然发生了一声巨响!
  
      马车车尾瞬间被炸碎。同一时间,墨以蓝抱着用厚厚的被褥包裹着的凤倾从猛然撞开的马车上滚了下来。
  
      又是“轰、轰、轰”几声巨响,马车被炸飞,在半空中碎裂成无数的碎片。
  
      墨以蓝死死的抱着凤倾,朝前滚了几滚。
  
      汹涌的人群迎面而来,根本来不及看脚底下到底是什么东西,一脚踩了上去!
  
      墨以蓝发出一声闷哼,将凤倾压在身下,死死的护着。
  
      混乱中,被墨以蓝压着的凤倾,手臂使劲的用力想要撑起来,接住于汹涌人群的脚力在他们身上或蹬或踩或踢,凤倾猛然一用力,将墨以蓝压在了身下
  
      然后,凤倾又感觉,一个重物猛的将他压住。
  
      随着混乱的人群,墨以蓝和凤倾使劲往旁边滚去,然后,在碰到一个庞大的树干之后,停了下来。
  
      仿佛在停下来的同一瞬间,凤倾和墨以蓝同时开口:
  
      “你怎样了?”
  
      “有没有伤到哪儿?”
  
      待看到对方的狼狈样时,不禁又笑了。
  
      此时,身着月白锦袍的凤倾,肩膀上已经被踩了好几个脚印,苍白的脸颊,有几道擦痕,早上墨以蓝帮他束好的发,此时也已经蓬松散乱。
  
      墨以蓝也好不到哪儿去,身上被踩了很多脚印,脸颊擦伤,连头都被人狠狠的踩了一脚,此时头皮都还火辣辣的痛。
  
      他们的身边,章环软绵绵的趴在地上,已经累得不想再说话了。
  
      马车bao zha的同一时间,他和章隽也同时跳车。
  
      跳车之后,他并未受伤,但是,却看到了被人群踩踏的墨以蓝和凤倾,急急忙忙飞奔而去,想要阻拦。但无奈人太多,场面太混乱,凭他一人,根本无法阻止。他干脆两腿一伸,趴在了凤倾的身上,将凤倾和墨以蓝压在了身下,然后借力将此二人往旁边挪,终于挪到了一颗树底下,暂时算了安全了。
  
      章环慢慢的坐了起来,喘着粗气儿。不远处,聂芃带着几个人正努力的要越过人群,朝他们的方向过来。
  
      章环见了,微微松了一口气,回过头来,正要和墨以蓝说话。
  
      却忽然见寒光一闪,一柄雪亮的剑,突然自凤倾身后的人群中急速的刺了过来!
  
      章环来不及思索,猛的一纵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