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倾天下我的薄情皇妃 > 第219章:这仇,一定要报
    同一时间,墨以蓝将凤倾的身子一推!手中几道寒光一闪!
  
      墨以蓝的飞针精准的朝着来人的脸颊、喉咙射去!
  
      来人似乎拼了不管不顾的杀招,并不理会墨以蓝的飞针,剑势丝毫未见挺缓,笔直的送了出去。
  
      “噗”!是利剑刺入的声音。
  
      同一时间。
  
      “咚”!是重物坠地的声音。
  
      墨以蓝同一时间回首,一柄雪亮的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章环的后背,鲜血喷出,染红了她淡蓝色的衣袍
  
      这时,聂芃的人也赶了过来,两个人小心翼翼的架起重伤的章环,很快的离开了。
  
      聂芃蹲下身子,来到了凤倾的身旁,说道:“非常时期,只能委屈陛下由微臣背你离开这里。”
  
      凤倾顿了顿,诚挚的说了一声:“多谢!”然后,由墨以蓝扶着,趴在了聂芃的背上。
  
      几个身影,在浓烟滚滚中,快速的穿过混乱的人群,朝着辰王府的方向掠去。
  
      凤倾在辰王府沐浴更衣后,墨以蓝也收拾好了自己。此时正坐在凤倾后面,仔细的梳理着刚绞干的头发。
  
      此时,二人心情都有点沉重。
  
      刚刚才得知,章环伤势过重,剑上有淬了毒,救治不及,已经不治身亡。
  
      虽然与章环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自打这个活宝出现后,墨以蓝无论多么沉郁的心情,这个活宝都能想方设法的让她笑出来,可以说,是他们这一路上的开心果。
  
      猝不及防的,他便永远离开了她,墨以蓝心里酸胀得厉害,此时站在凤倾身后,眼圈儿还是红红的,显然,刚刚哭过。
  
      束好发,戴上金玉冠,又拿过素白锦袍仔细的为凤倾穿好,墨以蓝静默的站在一旁,微微垂眸。
  
      凤倾长臂一伸,将墨以蓝拉入怀中,轻轻的拍了拍墨以蓝的背,带着歉意说道:“章环的事,很抱歉。但是,”凤倾的声音虽然轻,却很坚定:“这仇,一定要报!”
  
      墨以蓝轻轻的倚靠在凤倾的肩上,只点了点头,并不出声。
  
      这仇,自然是要报的!短短的半个月,辰王府折损的何止是一个章环!这些无辜而死的怨灵,她要用敌人的鲜血,一点一滴的偿还!
  
      如今,海离已死,但是,海离身后庞大的权力集团,却仍然在作妖!
  
      暗影在琼海国的卧底,已经查明海离手下,的确有人和帝都权贵来往甚密!他们渗入帝都权贵多年,早已取得了这些权贵的信任,成为他们的谋臣。而陆梓尧的身边,就有两位智勇双全之人,深得陆梓尧的欢心。他们是一对兄妹,兄长是陆梓尧的幕僚,专门给陆梓尧出谋划策;而其妹妹,长得姿容艳丽,早几年就被陆梓尧安排在了一处别院之中,不但善于在陆梓尧耳边吹枕边风,更深得陆梓尧的喜爱,从而更加看重其兄长。
  
      经过暗影多方查探,试验,比对,已经确认这两兄妹,便是昔年海离还是东宫太子时追随于他的两个亲信。此次从梵山开始,一路以来的各路伏击,以及今日在帝都城门口的dong an,想来便是出自此兄妹二人的手笔了。而陆梓尧不一定知道此兄妹二人系琼海国人,但是,多年相处下来,陆梓尧也定然知晓此兄妹二人背后定然还有人在操控,但他并没有因此而出手或者停止计划,甚至互相利用,企图借助这些外部力量达到他巩固陆家、打击墨家、继续控制凤苍朝局的目的!
  
      看来,海离在帝都,真的是下了好大的一盘棋!而且,经过多年的布局,此次计谋可谓是天衣无缝!即使海离不能在九鼎剑阁杀了凤倾,那么,接下来的各路追杀,以及在皇宫中布下的这一系列的局,也足以将凤倾除去:一方面,设下多方人马半路狙杀,狠厉迅速,毫不留情!若不是有聂芃在,凤倾能不能回到帝都,都怕是个未知数。另外一方面,让皇宫里的“凤倾”身染天花之毒,身败名裂,丧失民心。更是在皇宫放火,企图一把火将“凤倾”烧为灰烬,一了百了。
  
      只是,计谋虽好,海离却没有料到突然出现的文师傅和武师傅,没有算到这两位师傅为了医治凤倾,不惜牺牲了毕生修为;更没料到,禁军统领墨寒,竟然敢在未得墨以蓝首肯的情况下,拼死将凤倾护送回了辰王府,借助辰王府的力量保护“凤倾”——即使,这个“凤倾”已死,也要想方设法的让真正的凤倾活着出去面对群臣,面对百姓!
  
      凤倾和墨以蓝披着厚厚的貂毛披风,在王璟晟和慕渊的带领下,来到了一间冰室。
  
      冰室中,冷气萦绕期间。周围放着几个夜明珠在冷气中发出淡黄色的冷光。
  
      冰室内,两张冰床上,躺着两个人:东陵子和章环。
  
      这两个人都是因凤倾而死。当然,这半个多月以来,因凤倾而死的人不止这二人,但这二人,却是最直接的因为凤倾而死。
  
      墨以蓝扶着凤倾,慢慢的来到两张冰床前,分别给这二人鞠躬。
  
      二人都被整理得干干净净,容貌清晰如生。东陵子因天花之毒,脖子、手臂都有溃烂,但是因为他的寿衣是量身定制的,领子立得很高,此时并不能看到异样。俊美的五官比从前瘦削了很多。
  
      凤倾深深的看着,眼底隐忍着浓烈的悲哀。
  
      他们二人是最为契合的组合,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但二人同样自小修王之术,又拥有常人无法企及的睿智,往往对方只说了一句话,另外一个人便能猜到他到底要做什么,想要达到怎样的目的,会收到怎样的效果。
  
      如今,这样一个仿佛自己的影子般的人,就这样离他而去了。分别之时,凤倾曾执东陵子之手,直言不讳:“此行甚是凶险,若真有个万一,先生可取而代之。”
  
      东陵子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淡然一笑,却更用力的握住了凤倾之手:“这是你的天下,我拼尽全力,也会为你守着。帝都的事,你无需操心,只管去做你想做的事。无论遭遇怎样的险境,定要记得保全自己。我只答应为你守一时,无论如何,你都得回来。我们在帝都等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