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倾天下我的薄情皇妃 > 第227章:嫂嫂在维护小姑子

  凤晗后知后觉的张了张嘴,望向正在品茶的凤倾。
  凤倾不喜不怒的双眸,在氤氲的茶气中,淡淡的瞟了过来。
  凤晗忽然打了一个寒颤,慌忙垂下了头,躲在了墨以蓝身后。
  凤倾的茶盏,在桌子上一搁,发出了清脆的“叮”的一声!平缓而无波折,却又无端的让人感到威严的声音响起:“怎么?见了朕,连行礼都不会了?!”
  凤晗身子一软,连忙规规矩矩的给凤倾行礼,软声道:“臣妹见过皇帝哥哥!”
  凤晗在禧平宫再怎么上蹿下跳、无法无天,出了禧平宫,却丝毫不敢造次,尤其对于这个一年都见不了几次面的凤倾,更是出奇的害怕。
  “你不在禧平宫待着,跑皓蓝轩来做什么?”凤倾冷声问道。在凤倾的成长历程中,这个所谓的妹妹,对他而言,是微不足道的。他甚至经常会忘记了他有一个妹妹。
  今日,他知道墨以蓝心里不好受,甚至连晚膳都不陪他,而是自己一个人回了皓蓝轩,据说,还命人备了酒菜。凤倾听了,知道她生气了,急忙命人备了下酒菜赶紧过来了。想温言软语的好好的讨好一下墨以蓝,却没想到,多了一个电灯泡!
  “我......我......”凤晗支支吾吾,看了墨以蓝一眼,墨以蓝只是优哉游哉的吃着菜,好像完全不关自己事一样。
  “还不快回禧平宫?!大晚上的跑出来,不知道淑太妃会担心吗?”凤倾见凤晗还没眼色的继续待在墨以蓝身边,不得不拿出了做兄长的威严。
  墨以蓝扬眉瞟了凤倾一眼,淡淡的说道:“是我邀请她过来一块儿喝酒的。”
  凤倾原本去端茶,听了墨以蓝的话,险些把茶盏打翻。他不可思议的看着墨以蓝,说道:“她还只是一个孩子,你邀请她一块儿喝酒?”
  “我才不是孩子呢!我都十四岁了!”凤晗挺了挺小身板,抗议道。
  “哦?十四岁了吗?”凤倾似笑非笑的望着凤晗,“倒是朕健忘了。既然不是孩子了,那赶明儿朕让人去查一查,这帝都可有配得上我凤苍小公主的青年才俊,给你选一个驸马,让你风风光光的嫁出去。”
  “才不要!我不嫁!”凤晗一听,跺了跺脚,有点儿气急败坏了。这神态,不是孩子又是什么?
  凤倾此时有点儿头疼。凤晗既然是墨以蓝邀请过来的,他便不好赶她走。但是,凤晗不走的话,他又没机会和墨以蓝培养感情,更别提解释今天的事了。
  见凤倾不说话,墨以蓝拉了凤晗在自己身边坐下,说道:“你晚上吃得少,坐下来好好吃吧。”
  墨以蓝此时心里有气,根本不愿意和凤倾单独相处,此时有了凤晗,正好避免了这种尴尬。
  凤晗依言在墨以蓝身旁坐了下来,还不忘朝着凤倾做了一个鬼脸,拿起筷子,毫不客气的夹了一块脆皮肘子,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凤倾忽然“噗嗤”一声轻笑,低头在墨以蓝耳旁说了句什么。
  墨以蓝听了凤倾的耳语,撇撇嘴,微微偏了偏身子,躲开了凤倾靠过来的脸,也躲开了那吹在她耳垂上的热气。
  该死的,凤倾刚刚在她的耳边说:“你刚刚那个样子,倒有点像嫂嫂在维护小姑子的形状。”
  凤倾望着墨以蓝已经薄红的脸颊,低低的笑了。此时,看凤晗,也不觉得碍眼了,拿起筷子,给墨以蓝夹了块鹿肉。
  墨以蓝一边喝酒,一边吃菜,一边与身旁的凤晗谈笑甚欢。
  允晔坐在墨以蓝的对面,时不时的与墨以蓝摇摇对饮,不亦乐乎。
  反而是凤倾,慢悠悠的吃着菜、喝着茶。他自醒来后,吃得很清淡,多是流质食物。现在摆在他面前的,也多是一些炖得酥软的肉糜、鱼肉等等容易消化的食物。
  凤晗悄悄的望了坐在她对面的凤倾几眼,心底一阵心痛。在她不多的印象中,她这个唯一的哥哥,是一个丰神俊朗的男子,仿如兰枝玉树般高不可攀。她上一次见他,还是在除夕之夜,他高高的坐在皇座之上,接受皇室宗亲的跪拜。她扬首望他,他亦朝她看了过来,幽深的眸没有任何的波澜,仿佛只是在看着一个陌生人。周围觥筹交错,他却一个人坐在皇座上,即不与人攀谈,也很少吃东西,只是一杯接着一杯的,沉默的喝酒,沉默的想着事情。那时候,凤晗在想:她的哥哥,虽然很威严,做了凤苍帝国的皇帝,但是,却是孤寂的,他没有喜怒哀乐,超然物外,活得孤家寡人。
  现在,这个哥哥,终于有了一些作为人该有的情感。凤晗看到,凤倾在望着墨以蓝的时候,眼睛里是怎么藏也藏不住的温柔;唇边的笑意,是满足和安乐。长这么大了,凤晗第一次看到她的哥哥笑。一笑间,那原本精致的五官便活了起来,生动而迷人。只是,凤倾重病了一场,身子竟然虚弱至此,皮肤也不复原来的柔润光洁。只有二十几岁的人,却像个四十几岁的样子。
  凤晗在心里感慨世事无常只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吃着满桌佳肴,凤晗公主觉得无比的快活和满足。
  允晔看着身旁坐着的凤晗,见她吃得起劲,不禁起了促狭之心。他拿过一个干净的酒杯,倒了一杯葡萄酒,递给凤晗,笑道:“有如此佳肴,却无美酒,岂不是憾事?”
  凤晗接过酒杯,见杯中酒鲜红澄澈,光华流转,非常美丽。拿到唇边,正要喝下。
  允晔却摆了摆手,自己也倒了一杯葡萄酒,放在鼻尖轻轻的闻了闻,然后转动手中的葡萄酒。只见鲜红的酒液在杯中流转。允晔微微仰头,喉间轻动,一下子将半杯的葡萄酒喝了下去。
  凤晗也学允晔的样子,仰头一口气将一杯葡萄酒都倒入了口中。
  只是,很不幸的,那样一杯葡萄酒对于允晔来说,就如喝水般轻松,对于滴酒不沾的凤晗来说,酒的辛辣烧过喉咙,引起了剧烈的咳嗽,酒液喷了出来,将身前的菜和自己的衣服都弄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