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倾天下我的薄情皇妃 > 第238章:吾以一杯羹致亡国

  墨以蓝手掌一运力,体内温暖的气流从丹田而出,瞬间流向了双臂。温暖的气流不但帮助墨以蓝托起了一百多斤的凤倾,而且将气流源源不断的传入凤倾的后心。
  四人合力,轻轻的将凤倾放到了担架上。
  将凤倾放在担架上后,原本面色红润的墨以蓝脸色有点苍白,那么冷的天里,额头上还渗出了细密的汗。
  允晔和止意抬起担架朝浴室走去。
  墨以蓝紧跟几步,最后,才在浴室门前停了下来。
  浴室中热气氤氲,墨以蓝站在关着门的浴室前,眼底隐有担忧之色。
  刚刚,墨以蓝给凤倾输送灵力时,分明感觉到了阻碍。后来回想了一下凤倾自醒来后的情景,应该是她修炼的武功和曲风和院两位师傅修炼的并不同,甚至有可能是相斥的,所以,墨以蓝虽然能够凭着浑厚的灵力暂时护住了凤倾的心脉,但是,这些灵力却不能在凤倾体内待太久,不然两股灵力若是不相容,对于凤倾来说,也是极为痛苦之事。
  墨以蓝回青墨园换了一身白色的衣服,披着雪白的披风回到落英园的小楼的时候,凤倾已经醒了过来。
  听到开门的声音,凤倾微微转头。
  当看到墨以蓝一身风雪的走了进来的时候,不禁笑道:“下雪了,怎么也不打把伞?你此刻若是病了,我可没精力照顾你。”
  墨以蓝听到凤倾的声音,猛的一抬头。抖落了一地的风雪。
  墨以蓝微微侧身,借着脱去披风扫雪的机会,轻轻的抹了抹眼角的眼泪,待回过头来时,早已经是神色如常了。
  墨以蓝缓步来到凤倾的床边坐下,仔细的给凤倾掖了掖被子,笑道:“若是怕我病了没人照顾,你就应该早点好起来。”
  凤倾轻轻的握住墨以蓝的手,只是,手指还是有些僵硬,姿势不太自然。
  墨以蓝不去看那一双如今没有什么力道的手。
  凤倾笑着点了点头,道:“好。”
  瞿玉端着一个大托盘走了进来,将托盘放在了桌子上,笑道:“陛下醒得可真是及时。厨房刚刚才将晚膳做好呢。今天给您炖了羊肉羹。”
  瞿玉的身后,允晔将伞放到了门边,走了过来。
  见凤倾要起来,他连忙向前几步,和墨以蓝一起,扶凤倾坐了起来,还在凤倾的背后垫了两个软垫。
  墨以蓝见瞿玉和允晔还在房中站着,摆了摆手,说道:“回主院陪爷爷去吧。这里有我就够了。”
  瞿玉与允晔相视一眼,退了出去。
  瞿玉端来的托盘中,菜肴非常的丰富。除了给凤倾准备的羊肉羹,还有一碗炖得浓郁的汤。剩下的,便是一小碟、一小碟的菜:琉璃翠玉、金盏排骨、炖羊肉,以及几样墨以蓝平时爱吃的小菜,旁边还有一碗熬得很烂的小米粥。
  凤倾伸着脖子看了看托盘中的菜肴,目测只有三样自己能吃,不禁撇了撇嘴道:“瞿玉可真偏心。给你准备了那么多好吃的。”
  墨以蓝端起羊肉羹,仔细的搅拌了一下,吹了吹,才笑道:“这羊肉羹啊,厨房的莫姨可是花了大心思去炖的。这墨家只有你和爷爷有口福可以吃到莫姨炖的羊肉羹。这羊肉羹据说温中补虚、散寒止痛。你多吃点。”
  墨以蓝说完,舀了一小调羹,喂到了凤倾的唇边。
  凤倾很听话的张嘴吃了,而且墨以蓝喂多少,他就吃多少。很快,一碗羊肉羹就见底了。
  凤倾用还不太灵活的手,姿势有点别扭的擦了擦唇边残留的羊肉羹。
  墨以蓝端起那碗深褐色的浓汤,给凤倾喂了几口,又放了下来,问道:“还吃得下吗?”
  凤倾点了点头,:“歇一会儿。你先吃吧。”
  墨以蓝端起小米粥,给凤倾留了下半碗,坐在桌前慢慢的吃了起来。
  凤倾看着墨以蓝慢条斯理吃饭的样子,忽然笑道:“你知道吗?羊肉羹其实有很多故事。传说中,就有两位君主,因为一碗羊肉羹,而国破家亡。”
  墨以蓝偏着头,澄澈的双眸望着坐在床上的凤倾,奇怪的问道:“真有这事?”
  凤倾点了点头,示意墨以蓝继续吃。他却将故事娓娓道来:“《战国策》中记载了一个一碗羊肉羹导致亡国的故事。说中山君以羊羹宴请群臣,轮到大夫司马子期,羹没有了,司马子期以为这是对自己的侮辱,怒走投楚,说服楚王伐中山君。中山君临死前说“吾以一杯羹致亡国”。”
  墨以蓝吞下了口中的菜,瞪着大大的清澈的眼睛,望着凤倾道:“还有这事?这司马子期也忒小气了点儿吧?竟然因为一杯羊肉羹和自己的君主翻脸?”
  凤倾点了点头,继续说道:“还有更离奇的。刘向《说苑》中也有羊羹亡军的故事:宋与郑作战,战前宋国将领华元杀羊做羹犒劳将士,恰巧给华元驾车的羊斟没吃到,作战之际,羊斟说:“昔之羊羹子为政,今日之事我为政。”一怒之下,把华元的战车驰人郑营,使华元被俘,宋军大败。”
  此刻,墨以蓝听了,却是端着碗,沉思了许久。
  凤倾也没去打扰,让墨以蓝自己慢慢的思考。
  许久,墨以蓝才问道:“你是想告诉我,无论是再小的角色,都不能忽视。在关键时刻,他都有可能成为决定成败的关键因素?”
  凤倾欣慰的点了点头,笑道:“我的以蓝真是绝顶聪明,一点就通。”
  面对凤倾的夸奖,墨以蓝只是扯了扯嘴角,没有回答。她自幼也是由夫子教导,胸中的墨水丝毫不比凤倾少。只是,凤倾习的是登龙术,行的是困龙计,一生行事,钢丝之险。他虽然只有二十几岁,但却心若铁石,手腕铁血,从不会为任何人而退却自我。与墨以蓝只是单纯的习诸子百家之学,学安身立命之法,有着天壤之别。
  凤倾此时却是语重心长:“我知你一直是个绝顶聪明之人。你的学识、胆识、手段,丝毫不逊于我。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