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倾天下我的薄情皇妃 > 第243章:外人?内人!

  凤倾在空气中嗅了嗅,忽然感慨道:“我今天没有吃饺子啊,怎么那么重的醋味?”
  墨以蓝知道凤倾在调侃她,忍不住手肘一伸,撞向了凤倾的腰部。
  凤倾就势将墨以蓝拥入了怀中。
  两人温存了一会儿,凤倾才问道:“谁到家里来了?”
  “谢简之、王璟晟和慕渊。”墨以蓝据实回答道。
  “有要事?”凤倾偏着头问。
  墨以蓝皱了皱鼻子,说道:“早上谈到了军饷之事。齐恒建议向世家望族募捐,而且特意举荐了王璟晟操办此事。我是过来看一下你的精神状态。现在既然你如此精神,午膳之后,便把他们都召过来这边商议吧。”
  凤倾扶额,这个齐恒,可真的是个活宝啊。
  凤倾紧了紧怀中的娇躯,问道:“这么小的事情,你拿主意就是了。我都听你的。”
  “可别,这丑人我可不做。若真的要实施,”墨以蓝连忙撇清关系,“也需是身为帝王的你,下诏书,盖上你的玉玺。世家望族才会照办。我这个辰王说的话,不作数。”
  凤倾轻轻在她耳边轻声道:“辰王说的话,他们可以不听,若是帝后的懿旨,他们不敢不从。”
  凤倾呼出的热气,喷洒在墨以蓝的脖子里,惹得她一阵发痒,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将凤倾推离了自己一点儿。
  “无论如何,得罪人的事,你来做。我不做!我们墨家可是凤苍第一世家,一旦下旨要募捐,墨家首当其冲。我可不能帮着外人来算计我们家。这样,我会变成墨家的千古罪人!”
  “我是外人?!”凤倾掰过墨以蓝的肩膀,咬牙切齿的瞪着墨以蓝。
  “你不是外人,难道是内人不成?”墨以蓝顺口问道,问完,察觉失言,脸颊微红。
  凤倾一听,乐了。原本斜斜倚靠着的身体马上坐直了,腿一伸,似乎还想下榻,高兴的说道:“好啊!我现在就去和爷爷说,我要入赘你们墨家。成为辰王的内人!”
  墨以蓝连忙拉住了跃跃欲试的凤倾,哭笑不得的说道:“好了,别胡闹了。谈正经事呢。”
  “我没胡闹!”凤倾抓着墨以蓝的手,眼神坚定的望着墨以蓝,认真的说道:“只要你答应和我在一起,无论是你做我的帝后,还是我入赘墨家,我立马就让人去办!”
  墨以蓝叹了口气,说道:“这事,稍后再谈吧。如今边境局势变幻莫测,朝中又有诸多事宜。待你养好了身子,将这千头万绪的朝廷捋一捋、顺一顺,再说吧。”
  “那你是答应嫁给我了?”凤倾听了墨以蓝的话,惊喜的问道。
  墨以蓝忍不住翻了翻白眼,说道:“你哪只耳朵听到这句话了?我对你的考验还没结束呢!想要本王嫁给你,多点耐心等吧!”
  说完,站了起来,说道:“我去看看午膳好了没。”
  凤倾望着墨以蓝的背影,眸色温柔。至少,在这件事情上,她没有如以往般马上拒绝,这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
  在凤倾和墨以蓝看不到的角落,一棵梧桐树下,身披紫色披风的苏云溪,望着那房中隐隐约约的相依相偎身影,早已经是泪流满面。
  风雪在苏云溪单薄的身影周围呼啸着。不知道何时,雪又开始大了起来。苏云溪站在梧桐树下,从凤倾的房中出来,到墨以蓝出去,再到墨以蓝和瞿玉端着托盘进了房中......
  房中若隐若现的亲昵的二人,刺痛了苏云溪的双眸。不知道什么时候,眸中流下来的滚烫的热泪,在娇嫩的肌肤上凝结成了冰,然后,脸上的冰又被滚烫的热泪冲刷,一次又一次的融化。
  在风雪中站着的苏云溪摇摇欲坠。
  忽然,一个蓝色的身影踩着厚厚的雪着急的朝她奔了过来。
  待看到苏云溪娇艳的容颜上,混杂着热泪和冰雪,哭得不能自抑时,一下子就将苏云溪整个都拥入了怀中。
  来人,正是出来找苏云溪的王璟晟。
  王璟晟听说了苏云溪也来了之后,心里一直隐隐不安。左等右等,等不到苏云溪出现,他便寻了个理由出来,四处寻找着。没想到,竟然在这里找到了她。
  王璟晟将自己的厚厚的披风也披在了苏云溪身上,掏出手帕,仔细的给苏云溪擦着满脸的泪痕。
  此时,苏云溪已经哭得双眼红肿,她见是王璟晟,再也抑制不住,哭倒在王璟晟的怀中,一边哭,一边哽咽着说道:“为什么?为什么我那么爱他,爱了他那么多年,他要如此对我?墨以蓝她除了承袭了一个辰王的爵位,有哪点比我强?我在他身边那么多年,一心一意为他筹谋,他为什么就是看不到?”
  王璟晟此时心里也是非常的不好受。他作为凤倾身边的近臣,自然知道苏云溪对凤倾的心思,也知道一开始,凤倾也是对苏云溪存了心思的,有意要将她收入后宫、纳她为妃。只是,后来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先是止影误伤了墨以蓝,差点要了她的命;后来又是在危急时刻凤倾为墨以蓝挡了一箭,最后凤倾才变成如今这般虚弱的样子。他和墨以蓝,一同经历过生死,已经不是苏云溪这些一直陪伴在身边的女子可比。若不是真的爱入骨髓,凤倾怎么会舍命也要护墨以蓝周全呢?
  但是,这些事情,王璟晟不想和苏云溪明说,说出来只会让苏云溪更加的难受而已。
  王璟晟只是轻声安慰道:“你是个很好的姑娘。他不选你,是他有眼无珠。你无需介怀。现在,我们先回去,好好的喝一碗姜汤驱寒,好吗?”
  苏云溪又朝着风雪那边的房子望了过去。
  只见凤倾似乎舀了一勺什么食物,喂进了墨以蓝的口中,宠溺的看着墨以蓝慢慢的吃。等墨以蓝吃完了,凤倾还很无赖的倾身过去,亲了亲墨以蓝的唇角,似乎是将沾在她唇角的一点儿汤汁舔了干净。
  王璟晟顺着苏云溪的目光望了过去,当然也看到了这番景象。他不忍苏云溪再承受内心的煎熬,急忙裹紧了苏云溪身上的披风,拉着她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