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暖婚超级甜 > 谁找我

  对于他们两个来说,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见不到对方,而且对方安不安全,其实他们的心里还是不知道的。
  这才是最让人崩溃的。
  沈墨昀盯着乔蓝,拧着眉,心情很复杂。他看着乔蓝,最后试探性地说道,“要不,我跟十里说一下,说我不去了。让他自己去解决。”
  这才刚见面,就又要走,他怎么舍得。
  可是乔蓝却拒绝了。
  “十里让你去,显然事情是比较严重的。还有就是,你待在这里,我可就学不了东西了。完全是分心注意你了。”说话的时候,乔蓝的眼睛一直盯着沈墨昀,眼底满是深情款款和不舍。
  沈墨昀看着她,最后忍不住伸手挑起了她的下巴,然后低头覆了上去。唇齿交缠过后,两个人抱在了一起,然后就是短暂的分开。
  临走前,沈墨昀不放心地嘱咐小初,“记得照顾好她。”
  小初认真地点头,“您放心,我会照顾好夫人的。”
  沈墨昀的手不舍地捏着乔蓝的小手。其实他心里也知道,乔蓝刚刚说的那些话,无非就是在安慰他。
  毕竟他和乔蓝心里都知道,能让十里在这个点让小初上来喊他去的事情,怎么可能会简单。
  所以乔蓝刚刚的那番话,分明就是为了让他放心,才说的。
  乔蓝有时候真的是特别懂事。
  懂事地都有点让他心疼。
  乔蓝看着他,最后伸手轻轻地推了一把,“快去吧。等你忙完回来,咱们就回家。”
  说起这个,沈墨昀不放心地说道,“你真的打算留在这里?”
  乔蓝很肯定地点了点头。
  沈墨昀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最后什么话都没有多说,狠下心转身下楼。而乔蓝却一直盯着他的背影,直到他彻底消失不见。然后才转身进了房间。
  沈墨昀下楼之后,直接问旁边的人,“路西法现在在哪?”
  女佣听着这个声音,第一反应是,这个声音好好听。
  不同于自家主人那种缥缈又虚无还自带嘲讽的声音。这位的声音是沉稳带着磁性,悦耳地不行,只不过声音里却带着股来自冰山的严寒气息。
  转头一看,长相惊为天人。
  但的的确确是冷漠到了极致。
  有着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但却不会让人觉得不舒服。
  沈墨昀瞥了她一眼,不是很有耐心再重复一次。
  他这个人吧,虽然说是遇事对事不对人,但唯独对乔蓝是例外。同样的一件事情,也就乔蓝能让他有耐心。
  “哟,~”话音刚落,门被推开,一个男人披着一件风衣走了进来,风姿绰约。而他的身后还跟着好几个人。后面的这几个人,每个人都穿着黑色的制服,手里拿着手枪。
  一股压迫感慢慢扩散开。
  路西菲尔挥了挥手,场子被瞬间清空,偌大的大厅,就剩下了沈墨昀和路西法。
  沈墨昀瞥了路西菲尔一眼,自顾自挑了个沙发坐下。长腿轻轻一抬,嚣张地在路西法花了重金的茶几上交叠。
  ------题外话------
  小剧场——
  冬至那天,小白羊坐在网吧里打着游戏。我一个人坐地铁去看西湖。弱小、可怜、无助,但对着周围的章鱼小丸子和臭豆腐口水直流。
  看着周围的情侣,我一个脱了单的人,却有了单身狗般的伤感。心里很是诗意地想着,快乐是他们的,而我什么都没有。
  结果刚走到西湖边,连西湖的水我都没看到!我家小白羊突然问我在哪。还补了一句,说为了陪我过个冬至,特地点了份饺子,然后从网吧飞奔回家,结果一推开门发现家里灯都没开。
  这话听的我愧疚心爆棚,一个冲动就说了句,“我这就回来!”
  上了回去的地铁,我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我是为了逛西湖才坐地铁去的啊!结果我就看了一眼西湖边的灯光我就回来了??
  果然是爱情让人冲昏了头脑。
  但,如果能重来一次。
  我还会这么做。
  最后,冬至节的饺子,是他喂我吃的,嘻嘻~
  再补一句,对于白羊男来说,打游戏真的是最开心的事情,没有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