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旅途之城 > 第二章:逃离

  此时的绝地岛有些沉闷,这个似乎也如游戏里一般,除了参与的人以外,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活着的生物存在,除了人发动载具和交火声外,似乎也就只有海浪击打岩石的声音了,若在平常这也就是一座毫无生机可言的岛屿,而人的到来也只不过是给他增添了一点色彩罢了,不过却也没多大的意义。
  不过这却对参与游戏的人来说这是残酷的,那些许的色彩对于他们来说更是沉重,或许对于老人来说他们不会显得有多在意,毕竟早已麻木,可对于新人来说这却是难以接受的。
  ……………
  “砰砰砰”
  似乎有人交上火。
  听到这嘈杂的枪声,人们仿佛如惊弓之鸟一般,下意识的躲藏起来,虽然枪声离他们很远。
  “嘭”
  只见交火处,大约十人左右,两对人马你来我往,好不热闹,各种武器的声响不断地出现,不断地有人倒地,却又不断的被扶起来,而后又是吃药加血,拿起枪又加入了战斗。
  嚎叫声不绝于耳!
  对于文杰一行来说,他们只想活的久一点,虽然参与战斗并非他们的本愿,可有时候这仿佛就如上天注定一般,逃也逃不过。
  他缩回石头后,熟练的换起子弹,又嗑了一瓶药,又龙精虎猛的加入了战斗,不得不说这游戏除了拿命来玩以外,其他与游戏无二。
  “今天就是死也要拉下一个垫背的。”他的声音有些颤抖,可手上的动作却是毫不犹豫,子弹倾泻而出,他也不管有没有打到,只是单纯的认为,火力的压制,可以为自己的队友创造一个小小的机会。
  他从来的没想过自己会有这么一天,那种枪林弹雨的日子会伴随着自己,死亡有一天会离着自己这么的近,生存的希望是如此的渺小。
  在他又胡乱的打了几梭子后,枪声渐渐地停息了,双方似乎都有些累了,子弹或许也已经所剩无几了,战场上慢慢的沉寂了下来。
  “嘭”
  可这时,突然一道低沉的声音却是打破了双方的寂静,而后只见有人应声倒地。
  看着身旁突然倒地的人,文杰的恐惧更甚了,只见他使劲的往掩体后缩了缩,又拿出了手里仅有的几瓶药,使劲的嗑着,似乎这会给他一点点的安全感,而死去的人被人拉进了掩体后,而后身上却是变得赤裸裸。
  恐惧蔓延着,谁也不敢随意的发出声响,谁也不知道,躲在远处的狙击手,他的下一颗子弹是不是给自己的。
  “砰”
  就在恐惧在无声的蔓延的时候,又一声枪响了。
  有道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而且很显然不止一伙人,想来谁也不会放过这种机会。
  不过绝地岛上的一切都与卢越二人无关,此时的两人正驾着快艇往回赶,不过卢越似乎有些心神不宁,又仿佛是难以下什么决定一般。而卫灵珊也发现了这点,手中的枪不由的紧了几分,说到底两人谁也不信任谁,毕竟游戏的胜者只有一个,谁也不知道上一个还在跟你并肩作战的人,下一秒会不会直接蹦了你。
  来到这,卢越或许其他的没什么长进,不过眼神却好上了不少。
  他突然猛的一转动方向,快速的拿起枪向卫灵珊狠狠地敲去。而此时的卫灵珊,却是一个重心不稳,没有猛能及时的反抗。
  “嘭”的一声便应声倒地。
  而后卢越,停下了船,走到卫灵珊身旁,拿起她手边的枪,丢下了船,他始终认为枪这种东西,能拿的要么是自己人,要么是自己。
  他没想过要杀人,可却又想活,他觉得自己很矛盾。
  “呼”
  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开动船只,向着毒圈里开去,哪里似乎有着什么东西在吸引着他。这或许就是他,一个又怕死,好奇心又重,又矫情的人。
  他不知道是什么在吸引着他,不过只是觉得似乎错过了就没有所谓的以后,或许也是所谓的直觉在作祟吧,要不然也不会有刚刚那么一出。
  船快速的向毒圈里驶去,身后轰炸区的轰鸣不断地传来,也不知会不会有那个倒霉鬼中招没。
  卢越把药喝满了,虽然只是第一圈毒,不过他认为这比较有安全感,至于卫灵珊,卢越并没多管,她能不能活,就看天意了。他现在可不希望有人在一旁捣乱。
  ………
  “这…”
  此时船似乎来到了毒圈的边缘,似乎只要在向前便能脱离这蓝色的光幕,逃离这令人恶心的毒圈。
  看到眼前的景象,卢越有些难以置信,没曾想自己的直觉竟会带给自己如此大的惊喜,他心中不免有些欣喜与庆幸。
  而此时卫灵珊,也已经苏醒了,不过却也是濒临死亡了,而当她看到眼前的一切时,也是一脸的难以置信与兴奋,不过她却也难以原谅卢越此前的行为。
  “哈哈”
  当船的跨出最后一步时,他终于忍不住内心的狂喜,大笑了起来。
  这时他也是赶紧的扶起了,已经快要濒临死亡的卫灵珊。
  被扶起来的她,快速的嗑起了药,毕竟她现在的这个状态,还不够一拳的。
  吃了药的她,很老实,心中虽有疑问,却也并没说出口,卢越的心神有些放松,手里的小动作也停止了。
  两人就这样靠在船里,一句话也不说,有的只是傻笑,劫后余生的庆幸。
  风,吹着很舒服。
  在这里有着不同于绝地岛的风,有着不一样的蓝天白云,更有着在那天空飞翔的鸥鸟与水里遨游的游鱼,似乎连空气都是不一样的。
  难得的放松,两人并没有多想些什么,或者是不想去想。
  不过,很快两人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船似乎越来越快。
  似乎水流的方向有些不对。
  他们不由的向海里望去,只见水流的速度竟是逐渐的在增快,或者说是不同的水面有着不同的速度,可方向却是相同。
  卢越不懂这种现象是不是正常的,最起码他在以前的世界里并未听过这种现象,可未知总是恐怖的,他快速的发动着船,可随之却停了下来。
  他愣了愣,卫灵珊看着卢越,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脸上极尽失落。
  在未知的恐惧下,没有谁的内心是可以平静,他之所以想要逃离游戏,似乎也是如此,可他也好像没有注意到,这已经不是自己的世界了,或者说他还抱着希望。
  卢越很失落,而失落中带着恐惧。他意识到自己之前想问题有些简单了,认为只要出了毒圈,就安全了。
  船开动,向着水流的方向驶去,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看着,卢越的举动,卫灵珊怨毒和嘲讽的说道,
  “这么换种死法?”
  “如果你不自作主张,我们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我们可能就赢了,我也可以活下去。”
  “都是你害的!”
  “你……”
  听着卫灵珊的话,卢越有些心烦。
  “砰”
  一声枪响代替了卢越的态度。
  “啊”
  卫灵珊嚎叫着,虽不会死去,可这种疼痛感,依旧是难以忍受的。
  可卢越就仿佛是没听到一般,继续开着船,飞向未知的远方。
  或许还有希望,既然有人允许他到了这里,又怎会让他轻易死去。
  卢越驾着船飞快的向前驶去,此时的船早已没了汽油,他的行驶靠的的全是水流自己的速度,不过这也是极快的。
  渐渐地船似乎在升高,卢越的身体不由的往后到下,若不是及时的抓紧了船体,或许会被甩下船去,不过卫灵珊却没这般的幸运,虽也没被甩下去,不过却是极其的狼狈,只见她整个人坐在椅子上,双手紧抱这椅背,披肩的头发,被风吹的凌乱不堪,一身的短衫,被风吹的猎猎作响,鼓鼓的。再加上早先挨了卢越的一枪,早已没了刚才骂人时的那种精气神。
  说起来,她从小虽不是什么天之骄女,可是作为一个女孩子,也是得到了不少人的宠爱于追捧,父母,亲人更是不用多说,而她何时受到过像这几日的对待与遭遇。
  一个女孩子在这种游戏里,后果可想而知,若不是他有着些许的小聪明,或许她也只会如一些女子一般,被人当做玩物,直到游戏结束,虽不可否认有些女子是有些手段,可她们在一些事情上,天生就是弱与男子的,毕竟花木兰,穆桂英那种女子是少数的。
  船似乎越来越高了!
  溅起的海水,不断地拍打两人,有些难以忍受,无奈只好趴下,闭上眼睛,以防被海水溅到。与此同时双手紧紧的抓住船体,借此不让自己被甩出去,这个样子虽有些狼狈,可生死关头谁又会在乎呢?
  此时船的速度更快,若是他们可以站起来看话,就会发现,在他们的上方,一个洞口隐隐作现,所有的海水都在往里灌送,而奇怪的是洞口对面也是一片高速移动的水流,也在往这个洞口灌去。
  不,应该是说四面八方的都在向着那里流去,而从那里却是有着大量的鱼从那里游出。似乎那里链接这那个世界。
  这里的海水就像一个高速移动的天梯一般,传送着上面的东西,不断地往那里运送,而那里的鱼也不断地游出,它们似乎不受到阻力的影响,只是轻快的游动着。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到他们了,只见船在海水的运送下进入了洞里,却是消失不见了。
  …………
  路南独自在这决赛圈里等待着,至于队友,在进入决赛圈的时候就没所谓的队友了,毕竟只有一个人可以活下去。
  他有些焦急,毕竟以他这个位置,可是可以俯瞰整个圈的,可现如今,却是一个鬼影都看不到,虽然急,他却也是不敢的贸然的出去,他活到现在可不容易,可不想被人阴死,若是那样可就没了重来的机会了。
  “算了,在等等吧,说不定等会,就会被毒死了。”
  没办法,他也只能如此的安慰自己到。
  而此时的卫灵珊,却是如他第一次在游乐场坐海盗船一般,整个人都是沉默的,不过她却是张脸就好像是扭曲了一般,极其的难看。
  “砰”
  船又落入了水中,应该说是扎进了水里。只见水面不断地冒泡,不一会儿,船上的两人便游了出来,很庆幸这船不是游轮,要不然得被困死不可。两人有些艰难的爬上了岸,加上还有一些随身的装备,带着上岸两人都很累了,于是就地瘫了起来,一动也不动,恢复着自己的体力。
  不知过了多久,或许是上天眷顾,并没有出现什么危险。
  精力有些恢复了,卢越坐了起来,看了看周围,树很多,似乎是一片森林,有鸟叫,虽然不是很响亮,不过卢越可以勉强的听到,当然还有一片瀑布,当他看到瀑布时,虽然有些难以理解,他却也不是很惊讶,虽然这是一个无源的瀑布,它似乎链接着上方的天空。
  这里似乎有些安全,观察了一会,他也就没叫醒还在休息的卫灵珊。
  这时,他依着枪托慢慢的站了起来,向前走去,穿过了低矮的灌木,他想要走到瀑布出来的下方。
  他走着走着,忽然像是撞到了什么一样,整个人踉跄了一下,揉了揉有些发红的额头。
  他把枪背在背上,用手探过去,有些光滑,眉头皱了皱,好像是块墙。
  随后他又慢慢的向其他地方摸过去。
  时间有些长,当她看到已经醒过来的卫灵珊时,停下了自己的动作,向她走去。
  “难道这里是个小位面”,他在心里想到。
  不过显然这个问题暂时没人可以告诉他。
  这时刚醒过来的卫灵珊还有些迷糊,拍了拍有些发涨的脑袋。
  “你应该用水洗洗”
  卢越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卫灵珊看到提枪过来的卢越时,不由的伸出双手,看来卢越的那一枪让他记忆犹新。
  看着她的动作,卢越有些不自然。
  不过还是说道:“洗洗吧,我刚刚看了看周围,我们好像来到了个森林里。”
  看着毫无动作的卢越,卫灵珊有些楞了,不过想想也是,两人并不是什么仇家,更何况这似乎是个未知的世界,如今他们或许是脱离了原来的世界,那么多个人总是好的。
  ………
  在一个未知的远方。
  这是一个富丽堂皇的宫殿,殿们大开着,给这有些沉闷的宫殿里带来了些许的生气。
  “嗯”
  坐在中央的男子眉头一皱,眼神转瞬之间凛冽了起来。
  他把手中的笔放下,想了想。
  随后打了个响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