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旅途之城 > 第三章涯之国

  我们仰望星空的时候总会感觉到自己的渺小,有如尘埃。
  那么我们的世界对于它们的世界来说,它会不会也会有如我们呢感受呢,这一切我们都不得而知。
  ………
  在大千世界的某个角落,一块不大的陆地漂浮着,他的周围被一种朦胧的雾气笼罩着。
  它不是很大,也不是圆形,这也就意味着总会有尽头,若有南北,两人背道而行却也是不会相遇的。
  虽说它不大,可在其上面也是生活着数亿的人。
  不过人多了,纷争也就多了起来。
  在经过了数千年的攻伐,死了一代又一代的人,大陆上的势力也不知刷新了多少次,终于只剩下了一个国家,而这个国家由于国都位于大陆的缺口处,所以也被世人称之为,涯之国。
  在这里,人们似乎是受到了某种神秘侧的影响,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特殊的能力,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特异功能。
  可能也就是这些特殊的能力,也就造就了涯之国特殊的科技,毕竟,能力也是分强弱的,而有些人的能力可不是什么战斗类。
  或许是老天的玩笑,就这样在这个偏神秘侧的国家里,出现了机甲这种奇怪的东西。
  而机甲的出现,使得刚刚统一的大陆安分了些许,人们的日子也逐渐的安稳下来,最起码不在受到战火侵扰。
  或许是没有了外界的压力,这个传承了千年的帝国也开始渐渐地衰败了,科技更是早已停滞不前,实在很难想象,一个拥有机甲技术的大陆竟然会停滞在蒸汽的时代。
  同时也很难解,这样的一个国家是如何推动机甲的,曾有人想深入探究这个问题,可无一例外,都以失败而告终。
  可能或许是过了太久了,那个稳固的帝国,根基有些松动了。
  ……………
  苏宁,涯之国的皇帝。
  作为大陆共主的苏家,每一代的皇帝,跟大陆的联系,总有着跟他人不一样的地方。
  房里有五六个人,一张办公桌,几张凳子,以及几个书柜,而人有的坐着有的站着,但却都显的有些拘谨,有的还时不时的喝着不知添了几次的茶水。
  而坐在办公桌前的是一中年男子,涯之国的皇帝苏宁,只见他戴着金边的眼镜,眼睛有些发红,领口解开了几颗扣子,衣袖也向上挽了几道,桌边的茶还飘着几缕雾气。
  他揉了揉有些发涨的脑袋,舒展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身体,却是不由的想到傍晚安排下去的事,心里有些疑惑,不过不受控制的东西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总是好的。
  唉,真的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本就暗流涌动的帝国就以让他焦头烂额了,如今又出了这么一档事,真的是不知是好是坏。
  拿起茶杯,抿了抿,看了一眼众人。
  拿起刚刚递上来的文件,批阅了起来,只见他眉头一皱,眼神瞬间变得凌厉起来。
  “砰”的一声,手里的文件被他狠狠的一砸,狠狠的砸在了桌上,似乎发生了什么事。
  “他想干什么?他怎么敢?”
  声音有些咆哮。
  随着苏宁的动作,房里更加安静了,所有人都下意识的跪下,却都一言不发,都怕自己不经意间的动作惹恼这个大陆的统治者。
  “都退下”
  眼神阴冷的看了眼众人,苏宁语气冰冷的说到。
  没敢多停留,都走了。
  与此同时众人的心里都有些疑惑,却也没人敢当面问,本以为今日被叫来,皇帝会有什么事交代,可似乎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引的皇帝如此的失态。
  带所有人都离去后,苏宁问到,有些寒意。
  “多久的事了?”
  随着声音的落下,房里突兀的多出了一道人影,整个人都笼罩在黑袍之下。
  “十分钟以前”
  声音有些清脆,是个女人。
  “而且接应他的似乎是哥特的人”
  “哥特?哼,真是好胆。”
  苏宁冷冷的说道。
  “我只要死人,把东西带回来,交给我。”
  黑袍人又如同刚才突兀的出现一般,又突兀的消失了。
  …………
  哥特,大陆鼎鼎有名的大盗,出道至今他要盗的东西,无一失手,手下百来人,虽少,可在盗这一字,他们就是峰顶,而他们平时也接一些任务打发打发时间,在大陆上有着不弱的名声,成功率也是高的惊人,哥特也是偶有参加。
  话说哥特其人,身材高大,容貌惊人,而他早年曾与人斗狠,以至于脸上留下了伤疤,再加上他高大的身材,以及那看的过去的容貌,虽没有令小儿止啼的名声,可也有那功效。
  或许是由于他的样貌太过惊人,所以老天给了他两个能力,隐身以及瞬移,这两能力也算是专业对口了。
  这也使他一直以来,靠着这两个能力,从没失手过。
  不过老马也有失蹄时,这次,可能要栽了。
  此时,帝都郊外。
  几道人影不断地闪烁着,身后还有着不少的人在追。哥特有些累了,能力是好,可也经不住一直用啊,在加上身后的人似乎有着什么独特的追踪手段,甩也甩不开,本来以为这也就是个简单的单子,他正好无事可做,也就来亲自接了,也没多去想,可谁曾想碰到这么多硬茬子,以前也没法发现做个任务有这么难啊。
  就在哥特在想要以什么法子逃跑的时候,一道剑光突兀的出现在眼前,只见其一闪而过,那数到逃跑的身影,戛然而止,剑光一现,人影已是残身。
  哥特眼睛都红,那可都是他的兄弟啊,可现在却不是报仇的时候,他同时他也有些庆幸,要不是刚刚他及时发动能力,或许也就没了。
  “不能多留”
  他默默地想到,便发动了能力。
  只见他刚瞬移出去,一道剑光便劈在了他刚刚停留的地方。
  看到自已的失误,持剑人眼神微冷,身影骤然消失。下方的追兵看到持剑人的消失,却也是没多在意,领头的人轻扶着额头,双目微闭,像是在做着什么。
  带他睁开眼睛时,便带着人向着一个方向追去。
  可这些追兵的路途似乎有些不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