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旅途之城 > 第四章:拦路

  哥特不知跑了多久,眼看就要被持剑人追上。
  持剑人并非他原本的名字,只是一个称呼,一个代代相承的名号,到他这里已经有千年之久,至于他原本的名字早就被人遗忘了。
  他的动作有些慢,甚至可以说是悠闲。
  哥特现在很后悔,他不知道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原本以为这只是个简单的任务,可谁承想,连“霄”都出动了,更有个强的离谱的使着一把黑剑的家伙盯上了他。
  他们穿过了树林,来到了河边,溪水倒映着月光,鱼儿静静地游动,听到声响时“嗽”的一声,便游向远方。
  哥特突然不跑了,就这么的躺在河边,看着天上的明月,身体却是紧绷着的,心里更是五味杂陈,今天他算是知道什么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了。
  持剑人看着,并不做声,静静地等待着什么。
  一时之间有些寂静。
  对于哥特来说,时间有些漫长,心里隐隐有些害怕,不知怎地他无声的笑了笑。
  发丝飘起,渐渐地有了些凉意。
  忽的,持剑人眉头皱了皱,大拇指向上一挑,剑蹭的一声脱鞘而出,只见他手一持,向着左方的树林一剑斩去,出来的有些久了。
  “砰”
  一剑过后,树应声而折。
  “这么还不想出来?”
  随着他的话落下,只见两个有些狼狈的人走了过来,身上有些尘土,不过衣服有些整齐,似乎是刚刚整理过,他们很年轻,留着短发,看上去有些俊俏,不过一人却是红发,一人却是蓝色的,可能是和能力有关。
  红发的咧了咧嘴,语气有些轻佻,或者说是有些欠揍的说道:
  “怎么会,持剑大人都这么请了,我们兄弟两这么会不来,再不来就是不识抬举了。。只不过,我们兄弟两可是怕死的很,等等人而已。你说是吧,文龙?想必大人您也不会介意的吧?”他理了理头发。
  蓝发的文龙,并没有理会他的话,身影化为一道蓝色的洪流,冲向了持剑人,同时河里也冲出了几道水柱,有些交映的意思,更有电光从远处袭来。
  “砰”
  一道巨大的破土声传来,纹路清晰的巨大手掌破土袭来。
  “唉…我去,这就开打,不在聊聊?”
  看着这声势浩大的场景,红发男子有些抱怨,他可是还想蓄蓄力呢,谁知他们这么急,虽有些抱怨可手里的动作并不慢,他单手一挥,轻语道。
  “得,岩”
  只见火红的岩石冲天而降,火光闪耀了这片天空,连远在城中的人都看的一清二楚。
  面对如此浩大的场景,寻常人心中难免会有些惊恐,可持剑人毕竟是帝国的持剑人。
  面对这样的场景他并没有太大的表情,只不过对着其中的一道剑气有着略微的好奇,他手中的剑鞘被他轻轻的向上一抛,剑鞘突兀的消失在了他的头顶,只留下了四处肆虐的剑气。
  再说此时的帝都,巡防营的人正在四处的捉拿可疑的人,而酒楼,青楼等娱乐场所对于这类的事的消息更是异常的灵通,不多久便有人弄清了来龙去脉,这种地方三教九流什么样的人没有,只要肯花钱想要的总会有的,更何况今天的事闹的如此之大。
  武楼,一座酒楼的名字,非能力者与武者不得入内,在这里关于大陆上的一些消息更是异常的灵通。
  楼共分九楼,代表着不同的实力层次,实力越高越往上,而所受到的服务也是大不相同,而每楼都有相对应的守楼人,想往上的人要么实力得到认可,要么拥有楼主的许可,可这武楼的楼主,楼里的客人可是从未有人见过。
  武楼很热闹,可今夜的武楼可比往日热闹多。
  一楼很吵杂,都在讨论着今夜的事,二楼也是如此,直到四楼以后声音才渐渐地平静,可却也时不时的传来讨论声。
  李阳靠在窗边,看着时不时从下面走过的军队,回头问到:“你说这到底是什么人偷了皇帝的东西,哥特那群人可没那实力做出刚才的动静。”
  被问的是个女子,身穿淡蓝色的长裙,头发扎着披在身后,蓝色得发带,由于坐在窗边,楼有些高,风不大,风吹起时,发丝偶有飘起,她的脸蛋很精致,也很白,看着很舒服,拥有一双丹凤眼,嘴唇有些小,淡红的,手中捧着一本书。
  “哥特?越州的那个人?”
  听到李阳的话,她看书的动作停了下来,想了想,随后索性放下书本,问道,声音很脆。
  李阳点了点头。
  看着李阳的动作,她继续说道:“越州那边的明面上的人实力的确不这么样,可这哥特他偷东西的技术或许可以说是帝国最顶尖的那个人了。而这次偷得又是科学院,可这如今的科学院有什么可偷的,他背后的人是这么想的,我有些不明白。难道这科学院还有我们所不知道的。”她眉头皱了皱,小脸有些纠结。
  李阳看着面前的人儿,有些楞了神,不得不说,好看的人不经意间的动作有时格外的吸引人,特别是女生。
  “砰砰”
  就在这时敲门声响起,惊醒的李阳回了神,说道“进来”
  不过却又下意识的看了看面前的女子,他觉的他很小心。
  门开了,进来的人很急,不待李阳问,语气有些急促的说道与骇然:“少爷,霄,霄…霄的人也参与了追捕”
  “什么,你确定?”两道声音同时响起,而外面的大厅里也尽是这种充满着惊讶与骇然的不确定的疑问,他们的表情也不经相同。
  “是的”
  来报信的人此时的内心还未完全的平静,别看他只是一个小斯可有些事他比外面的人知道的多的多,那可是霄啊,这种传说都参与了追捕,可见这事得有多大啊,他来武楼也有十年了,这十年里,他也不是白活的,多多少少也听闻过一些密闻,在寻常人以及一些没什么大背景的能力者眼里,霄也就是一个由能力者组成的部队,负责约束各个势力,实力之强悍也可见一斑。可他们可不会想到当初的越州清洗,可是由霄来完成,这件事,还是他在九楼时偶然听到的,那时的他可差点被吓个半死,也好在没被发现,或许也与谈话的人醉酒有关,不过能活下来他很庆幸。
  “下去吧。”
  李阳很吃惊,平复了一下,他对报信的人挥了挥手。
  “霄,霄,霄的总部在……”
  女子有如自言自语一般,表情很兴奋,仿佛发现了什么有意思的东西,脸色也变得红润起来,眼里闪着莫名的光芒。
  “帝国科学院的后山!”
  “那么,那里到底隐藏着什么呢?”
  以前大多数人似乎都忽略一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