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旅途之城 > 第五章:帝国科学院

  对于外面的热闹,科学院内的苏雷却表示很淡定。
  他嗅了嗅手中的茶水,表情一脸的沉醉,对于丢失的东西,他并不在意,而且这东西也不是那么好造的,最少五年左右,他们才能吃透那技术,要想更快的弄出来除非他们有人会。
  嗯,人?
  想到这他的脑海中出现了一道有意思的身影。
  那么就看看是谁拿到了,还有他是谁的人吧。
  “不过,这可不是我该操心,现在的我应该是暴躁的才是,毕竟这地方有些脏了,都不知道洗洗,非得我老人家亲自动手”
  他推开办公室的门,一脸暴怒的走了出来,刚才的平静悠闲不复存在。
  他走到过道,双手撑向栏杆,俯视着下面的人,看起来都是一些科研人员,上千人左右,而这些都是那个项目的相关人员,其中也有些人,并不知道自己做的是什么,不过这却是无关紧要了。
  看着下面的人,苏雷说道“很遗憾的告诉各位,你们最新的机甲研究陈果,被人偷了。”
  当这句话出来了,所有人都晕乎乎的,一时半会都回不过神,上千的科研者,脑海中都是机甲两个字。
  在苏雷说出这句话之前,他们从来就没想过,他们的研究会是机甲的一部分,而知道的那几十个人却没在这,很显然他们在一个更有意思的地方。
  “苏志”
  苏雷的声音又响起,不过却是在叫,“霄”的统领苏志。
  话音刚落,一张纸便飘到了苏志的面前,他伸出双手,接了过来了大概看了看,似乎是几十个名字
  “按照上面的名字,都杀了。”
  “是”
  苏志他对于机甲抱有这极大的好奇心,虽说帝国现有的机甲都在“霄”那里,不过他好奇的却是制造的过程,如果这次能见到的话,那最好不过了。
  一想这些,他眼中若有精光闪现。
  不过现在还是干活吧。
  而此时场中的科研人员的心情可不是很美妙,他们的对话,让恐惧在上千人中蔓延,谁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是其中一个,而有些人随后却是平静了,他们认为自己的大脑很值钱。
  苏雷并没看接下来的过程,看不看结果都是一样而已。
  他回到了办公室,关闭了门,慢慢的品自己茶,对于这些人死去他并没有什么惋惜,对于门外的喧闹,对于他们这些人的话,他并没有丝毫的在意。
  茶很清香,苏雷很沉醉。
  “唉,进了这谁都会是天才,谁都会懂该懂的。”
  不知过了多久,门外渐渐安静下来。
  他突然间的言语,很轻,轻到不可闻,转眼之间沉醉的表情也换成了无奈与其他不可言的东西。
  “而这偌大的科学院哪有什么天才,什么学者,不过都是群囚徒而已。”
  这时,门开了,一个中年人走了进来,并随手关了门。
  他就这样静静地看着,苏雷。
  “有人告诉我,该抓两个人。我已经派人去了。”
  “机甲是我送出去的”
  好似在交换。
  “我就知道,可为什么?”中年人似乎不在掩饰自己的不满。
  “为什么?或许不为什。呵,我也不清楚。你没发现,那东西给我们的限制在减弱?”
  “或许我只是不想一成不变而已。这个世界该有他自己的命运。”
  “……”
  …………不好意思,混字数。
  此时,且不说帝都,就说卢越二人不知如何的,突然之间就出现在了越州境内,而这时离他们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已经两天了。
  看着这更陌生的地方,卢越苦笑着:完了,刚才那道门不会是传送门吧?
  看了看周围,随后却是有些惊喜,远处似乎有炊烟在升起,这地方,有生物活动痕迹,不过却也是不知道会是什么东西,只希望不是麻烦。
  卢越向着烟升起的地方跑去,他只知道这一定是炊烟,至于其他他不会想。
  卫灵珊,看着跑开的卢越,眉头皱了皱,想了想,却是没跟上去,向着其他地方走去。
  在那两天里,她改变了许多,也更加的强大了,得到了一些不可思议的能力
  他不知道卢越有没有这种改变,可直觉告诉她,在跟着卢越,她会死在卢越的手里。
  她很反感这种时不时的感知,却又有些喜欢,很矛盾。
  她走了。
  而另一边的卢越正越走越远。
  ………
  对于她的离开,卢越并没有太在意,反正他早已习惯了寂寞。
  他有朋友,却不多,三四个,却也够了。
  他的社交圈很浅,或许这与他的性格有关,以前有个还是朋友的人跟他说过,他就像个精神分裂的人一样,时好时坏,而且总觉的他过于压抑,脸上虽笑容满面,可却隐藏不了眼底的色彩,而那个人疏远他的原因,到现在他也不是很清楚,或许他太过孤僻了吧,而且对任何事似乎都是一种无所谓的态度,或许又是他所说的精神分裂?
  就这样,有些人来了又去,一去就不在回来。
  所以他对与卫灵珊的离去也就归咎于自己,反正也不是第一个,再说他们也不是朋友,不是吗?
  他无声的笑了笑,有些苦涩。
  忽然他觉的脸上似乎有些液体,用手擦了擦,好像是水,他看了看天空,有些阴沉,细雨朦胧。
  他又走了十分钟左右,走的很慢,周围的一些奇怪的物种让他有些好奇,他忍不住多观察了会儿,好在,这些东西大多是没什么危险的,在他看来,没对他造成威胁的,都不算是有危险的物种。
  这里的物种跟他以前所在世界的物种有很大的不同,不过或许也是他见识少,没见过也说不定。
  他走走停停,远方的房屋突兀的出现在了他的眼里,和来来往往的人群不断地在他的眼里交替着,细雨也阻挡不了远方的热闹。
  ………
  看着眼前的街市和人群,他觉得他似乎也不是很另类。
  他逛了逛,很奇怪,他们之间似乎没有交流的阻碍,很困惑,可此时可没人可以给他解释。
  天色以渐渐变晚,月亮以高悬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