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遇见甜妻 > 6.晚宴变成三堂会省

  来到正堂,并没有所谓的晚宴,倒像是三堂会审。容泽正襟危坐在主位,眉头深锁,满脸怒气,老夫人坐在左下首,亦是一脸愁容,其他人则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容淮生牵着谢婉君从容地走了进来,扫了眼在座的各位。
  “孽子,跪下。”容泽一掌拍在身下的座椅上。
  容淮生只得作揖,“父亲,不知孩儿所犯何事。”
  “哼,你现在长本事了啊,居然强抢民女。”容泽说道。老太太也看着容泽一言不发。容家是军阀世家,容家家规更是严苛,强抢民女此乃大罪。
  “父亲,孩儿并未强抢民女。”容淮生挺直摇杆站在那里,一席身长,芝兰玉树。
  “还敢狡辩,家法伺候。”容泽说着就要人上家法。
  “容泽,不急。”老太太听到动到家法连忙阻止,“事情还没有弄清楚。”
  “事情还不清楚?现在大街上传得跟什么似得,我容家还没丢过这样的脸面。”容泽虽是气愤,却是十足的孝子。
  “你,走上前来。”老太太眼神望着谢婉君,说道。
  谢婉君迟疑了下,便走上前去,容淮生想要阻止,谢婉君低眉望了他一眼,叫他安心,规规矩矩地下跪,磕了三个响头,为前世的所有,前世老太太并不喜欢她这个小妾,正直乱世年代,容家的倾倒让老太太无处可去,只得和这个小妾相依为命,老太太去世前都由谢婉君照料,对谢婉君而言,还是了解老太太的脾性的,也就在这段时间的照料中,老太太对这不言不语的小妾有所改观。
  “老夫人,督军,各位太太,我是谢婉君。”谢婉君介绍了自己。
  老太太眯着一双眼睛望着座下跪着的女子,“哼,我倒是不知谢家孟家不要的人竟却成了我容家的儿媳妇,难不成我容家竟成了收破烂的?”
  “奶奶,”容淮生一点也不愿意听到任何对谢婉君不好的言辞,连忙下跪,“不是奶奶说的那样,是书锁想娶她。”容淮生不叫自己淮生,而是书锁,为的也是能让老太太就算看在母亲的面子上不要多追究,可是听在容泽的耳里却让他更是火冒三丈。
  “哼,要娶她可以,过了家法再说。”
  “容泽,事情还没有问清楚,怎么就要上家法了。”老太太还想阻止,这家法动是要动,可是怎么能随便动到自己人身上。
  “奶奶,您就是这么慈心,”容云生插话,“三弟这件事情都传得江城谁人不知,孟家新妇怎就成了我们容家的媳妇了,三弟,你这不是强抢民女又是什么?”
  容淮生的眼睛里又一次略过寒意,全身的气压一下子冷了下来,眼神坚定,“父亲,若过了家法,请答应孩儿,让我取小君为妻。”
  “倒是看不出三弟还是个痴情种。”容云生认真地看了眼谢婉君。
  “三少。”聂子浩想要阻止。
  容淮生一个眼神制止了聂子浩的话。谁人不知,容家家法严酷,二十大棍是避免不了的,这二十大棍不致人死,也是致残。
  “好~!”容泽一声令下,“容家男人该有这担当,来人,家法伺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