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遇见甜妻 > 8有些迫不及待

  待他们都退出正堂,容淮生猛地呼出一口浊气,聂子浩连忙扶住容淮生,“少爷。”容淮生伸手推开了他,果然容淮生为刚刚聂子浩没有抓住谢婉君而生气了。
  谢婉君连忙扶住容淮生,“书锁。”一脸心疼。
  “好了,我没事。”容淮生直接伸手搂住哭成泪人的女人,轻声安抚,顺便睨了下她肩上的伤,一道深深的血印从脖子处一直延伸至后背,一个正常男人都不一定能忍受这种疼痛,更何况是个细皮嫩肉的女人,他的眼神瞬间冰冷,却又安抚道,“傻瓜,说了我没事,别哭了。”
  “谁说没事的,”谢婉君看着他苍白的脸,额前的发丝已被汗打湿,有几滴顺着额头流淌下来,他背上的衣服已被血浸湿,一股浓重的血腥味自身后传来,她便难过地想哭,原来前世的他忍受了二十家法棍才让她成了他的妾。
  而今生,算不算是有一点改变?由二十棍变成了十棍,可他的伤势仍旧严重。
  “少爷,请少爷重罚。”聂子浩直接跪地,低着头,“但请少爷估计您的身体,让我背着您回去吧。”
  容淮生想发火,可是终究是在正堂里,隔墙有耳的道理他还是懂的,“先回去,叫林辰过来。”林辰是他的好兄弟,在国外时主修外科,远近闻名,要请到林辰,仅仅有钱是做不到的,而容淮生只是淡淡的吩咐了一声。
  “是。”聂子浩应道,接过容淮生,将他背在背上,快速向自己的院子走去。
  回到院落,容淮生坐在床边,已满脸被汗浸透,身上的衣服紧紧地贴着后背,因为天热,他已感到皮肉结痂在了衣服上。
  “少爷,先把衣服脱了吧。”聂子浩焦急地说道。
  “等下。”容淮生不容置喙,看了眼谢婉君,谢婉君因为一棍子脸色也是苍白,豆大的汗珠挂在脸庞。
  “等什么?”谢婉君不明所以,继续说,“书锁,快把衣服脱了,不然沾到衣服上更疼了。”
  容淮生的脸上一片戏谑,笑道,“君儿,这么迫不及待想看为夫的身体吗?虽然我们得到了长辈的同意,但是来日方长,以后有的是机会,为夫想以最好的状态给你看,好不好,等林辰来了,给你看了伤以后,先回自己的房间,好吗?”
  谢婉君一阵窘迫,可也就一下便明白,原来容淮生怕她看到后背的伤,怕她再伤心,反而调笑起她来,可是他伤成这样,她怎么可能袖手旁观?前世她满心想着孟知川,根本不知道具体他伤成什么样子,可是今生她只想留下来,陪着他,照顾他,于是,也不管奴仆们怎么想,就道,“不行,我必须看着,既然都同意了,那你就是我丈夫,这里就是我的房间。”
  这话一出口,不仅仅是容淮生惊了,连带一屋子的奴仆都惊了。
  站在一旁的百合更是脸红了,自家小姐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开放?
  于是,等到林辰火急火燎地赶来的时候,就是这样一个景象,一个满身是伤坐在床沿,倔强着不肯脱衣服,一个女人站在容淮生面前,嘟着一张嘴正在生气,一群奴仆站在一边,谁也不敢多话,“呀呀呀,这是在迎接我的到来吗?”
  林辰的戏谑打破了僵局。
  聂子浩早已着急不看,终于见到救星,总算松了口气,连忙迎接,“林少,你总算来了,快快快,给少爷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