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遇见甜妻 > 10养伤小记

  聂子浩忘记自己是怎么出门的,反正临走前,他就将自己变成了隐形人,连呼吸都忘了。见聂子浩出来,林辰便八卦了起来,可是还记得刚出来的时候,容淮生的警告,哪里还敢多言什么,只道,“林少,你以后有什么想问的直接问三少,小的啥也不知道。”
  林辰就这样被呼之而来,挥之而去,气得放下狠话,“以后别他妈没事来找他,有事也别来找他。”
  “等下,林少,少爷说了,人可以走,但是药要留下。”聂子浩连忙说道。
  “刚刚那瓶药已经够他用了,另外还要?”林辰有些无语。
  “不是,少夫人也受伤了,所以少爷说了,除了涂伤膏,另外还要玉琼露。”聂子浩解释。
  林辰气得在屋子里转了两圈,“哼”了一声,只得交出玉琼露,“这可是价值千金啊,他容三倒是舍得。”
  “医药费待会会送到府上。”聂子浩将容淮生的话一一传达。
  林辰听到医药费,更是气得甩手就走了,他林家缺那一点医药费?
  当天夜里果然被林辰说中,发起了高烧,谢婉君虽然身上有伤,仍旧衣不解带地照顾他,容淮生迷迷糊糊吃了药,趴着又睡着了,接近凌晨,温度才降下去,谢婉君舒了一口气,放松下来的她才顿觉背上火辣辣的疼,脱了衣服反照着镜子上了药,又看了看睡得正熟的容淮生,便也趴在床沿打起了盹,容淮生的生物钟每天都非常准,6点准时睁眼,就算伤重也是如此,入眼的便是谢婉君安静的睡颜,初升的阳光从窗口照射进来,投下一个温馨的剪影。
  这个冰冷的屋子,突然多了这么个倔强的小女人,或许这无趣的人生会变得更加有趣,“夫人。”容淮生心里默念,谁也没有看到,他此刻脸上的笑容多么幸福,蜻蜓点水般的亲了亲谢婉君的唇,复又躺下,手指轻轻描绘女人的眉目。
  一个星期后,容淮生身上的伤好得差不多了,林辰的药果然是灵丹妙药,谢婉君这几日睡得并不算踏实,一来为自己突然的穿越仍旧患得患失,二来容淮生伤重,她总是醒来看顾,可是每日早上醒来的时候,却又是睡在容淮生的怀里,她常常怀疑是容淮生乘她熟睡时抱她上床睡的,可容淮生却说是她半夜梦游到床上来的,这让她十分苦恼。养伤的日子其实是有些无聊的,然而容淮生闲来无事就要逗弄谢婉君,直到谢婉君指名道姓骂起来,聂子浩每次听到这些都已习以为常,原来恋爱中的老大竟有这么温柔地一面,而百合也因为谢婉君能够找到归宿而感到开心,虽然其中波折比较多,可是越看现在的姑爷越觉得孟知川就是个妥妥的渣男。
  期间,容家上下也上门探望,容老太太更是送上了上好的金创膏,除了老太太的金创药,其他容淮生均叫聂子浩收进了库房,不再管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