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遇见甜妻 > 31君锁恋

  甜品店的最终名字被容淮生取名为君锁恋,谢婉君听到后小脸不自觉红了红,这男人,真是......不过她喜欢。
  店内装修既然已经接近尾声,那么挑选店员也该提上日程,容淮生叫聂子浩将招聘告示贴在街道广告栏里,并约定好了招聘时辰。在挑选店员方面,容淮生亲自上场,他对店员要求尤为严格,当然薪资待遇也是非常优厚。
  而谢婉君也进入了紧锣密鼓的复习阶段,中医班在两个星期后便会举行一场期中检测,谢雨涵在经历了马美兰被学校退学事件后,总算是安稳了一段日子.
  下课铃声悠然响起,听到铃声的孩子们早已就像那飞出笼子的鸟,或在操场上嬉戏玩闹,或打算回宿舍休息。
  “嗨,林老师。”林辰从来不喜欢在学校里逗留,除了上课,基本是看不到他的影子的,但是,今天,他却好整以暇地靠在教室门边,像是在等人,看得鱼贯而出的小子们都惊奇不已,却也不忘打声招呼。
  直到他看到那个腼腆的男生,他叫住了他,其实在这之前,他从未记得过谁是谁,谁的名字叫什么,对他来说,不过就是上节棵,传授一下相关知识,说实话,估计没有谁能有他繁忙了,教书纯粹是家里老头子给他的工作,要他收心养性。
  被叫住的男生回过头来,见是林辰,首先以为自己是不是在课堂上哪里做的不对,“林老师?你是在叫我?”
  “你就是李景阳?”林辰看了眼面前大约一米八的大男孩,面容干净,透着一分稚气。
  “是,请问老师叫我有什么事情吗?”他说。
  “不是我有什么事情,诺,这个给你,有人要见你。”林辰想起昨日被容三叫去,手里被塞了一封信,一副像是谁欠了他多少钱似的脸,就觉得唾弃。
  李景阳接过,瞧了一眼,信封上一个字都没有,他当着林辰的面打开看了眼,上面只有一行字,“晚五点,和平餐厅9号包厢”。
  “臭小子,眼光倒是不错。”林辰说了这一句,转身潇洒地离去。
  “林老师......”李景阳本打算问问是谁要见他,可是只见林辰头也不回,招了招手,并未解释。
  他看了眼怀表,4点整,看来他来不及回宿舍收拾一下了,便将手里的书籍放入斜跨的背包里,出了校门,向和平餐厅步行而去,一路上,他都在猜想是谁要见他,原本匀速的步伐不自觉加快了。
  等到他到达和平餐厅时,大约4点45分,他在门口停顿了一下,整理了下仪容,便踏步走了进去。
  和平餐厅是江城首家比较西式化的餐厅,此时还未到吃饭的时间,餐厅内只有熙熙攘攘的人。服务生见人进来,便询问他是一人还是有约,他报了包厢的号码,服务生便领着他向包厢走去。
  来到门前,他礼貌地敲了下门,只听里面一道男声,“进来。”
  他推门而入,入目地便是一个高大的男子正端坐在窗边,手里翻看着前面的白纸,全神贯注。在他进来时,都未抬头。
  “坐。”他说了一句后,便没有再发声。
  李景阳寻了他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在他映像中,从未见过这个男人,他仔细端详了起来,这男人长相十分俊美,微蹙的眉头,高挺的鼻梁下,微抿的唇,全身散发着王者般的气场,让他这个男人看呆了。
  等了许久,见男人放下了手里的白纸,稍作整理后,抬起了头。
  “李景阳?”男人说。
  “是,”李景阳点了点头,“你是?”
  容淮生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从白纸的下方抽出一封信,将信推至桌子中间,那信封上赫然写着“婉君亲启”,他当然认识这字迹。
  “这信怎么在你手里?”他疑惑地问道,手指不自觉交缠在一起。
  “李景阳,年十七,李氏旅馆第四代传人,早期你太爷爷辈便以客栈谋生,不但发展壮大,直到成为今日的李氏旅馆,可惜你并不喜欢这一行,所以另外学医。”容淮生将聂子浩调查到的信息一一说了出来。
  “你调查我?”李景阳倏地站了起来。
  “对于所有觊觎我夫人的男人我都会调查。”容淮生直白地说道。
  “你夫人?”李景阳看了眼信,又看了看面前优雅的男人,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容淮生背脊靠在椅背上,静静地等待他的理解。
  李景阳缓缓坐了下来,嘴角露出轻蔑地一笑,“你没有自信?所以你怕婉君被我抢了去?”他没有说你夫人,而是亲昵地喊谢婉君为婉君。
  “这无关自信,我以她丈夫的身份告诫你,你的行为影响到了我们,同时也是捍卫我自己的婚姻。”容淮生在听到他对小女人的称呼时,眼中透着一股寒气,冷冷地说道,顿了一下,又说,“以后请管好自己的心。”
  “是她叫你来的?”李景阳不死心,又问。
  “小君并不知道我来,同时,你的这封信她也并未拆开,”容淮生解答,“另外,这里有一份合同,你回去好好看一下,相信你会感兴趣。”
  “你是收买我?”李景阳不懈地说道。
  “呵.....”容淮生的候间发出一声低沉的笑声,“以你李家目前的状况,你有什么值得我收买?”
  正如容淮生说的那样,他对家里所经营的旅馆并不感兴趣,但是家里的情况他却是略知一二的,所以这个男人是在施舍?以另一种方式补偿?
  “回去好好看看,三日后给我答复。”容淮生看了下墙面上的时间,将面前的白纸收拾好,打算离开。他和谢婉君约好今晚会带着她认识一下部分新员工,并组织好接下来要培训的事宜。
  见他要离开,李景阳也站了起来,叫住了他,“等一等,你为什么要帮我?”
  “你该庆幸,我夫人从未对你有过非分之想,一切的单相思都会无疾而终,而你,眼光还不错,对于这合同,我相信你会更感兴趣。”他说完,便拉开门走了出去。
  李景阳静静地看着已关上的门,回想起林辰也对他说的眼光不错,他们所说的眼光是谢婉君吗?他自嘲地一笑,手指捏紧了那份合同,心情更是复杂,难以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