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遇见甜妻 > 33一切都是谢婉君的错

  今日的江城整个都透着一股子热浪,人只要稍微一动,便是满头大汗。
  谢雨涵坐在梳妆台前,想着谢母说的话,轻轻地描着眉,她的小脸因为胭脂的晕染更显得白里透红,浅浅地抿了下口红,整张脸越发精致可人。她从衣橱里挑了件大红色旗袍,金丝镶边,颜色妖娆,包裹着她的身材更是玲珑有致,透过穿衣镜,活脱脱一小妖精,她满意的笑了下,拿起床边的手提包,将谢母给的纸包轻轻塞了进去,便出了房间,叫上司机,去了孟家。
  来到孟宅,见孟家大门紧闭,只有几个奴仆带着遮阳帽在园子里修剪枝叶。她上前按响了门铃,等了许久,才见管家慢腾腾地走了出来,看了眼谢雨涵,没有立即开门,隔着栅栏,对着她说道,“不好意思啊,谢小姐,夫人已下令,不允许给谢家人开门,请别为难我们这些做下人的。”
  谢雨涵一听,顿时一肚子火气,这么热辣的太阳,她早已香汗淋漓,却也明白此刻不是发脾气的时候,压着自己的怒气,说道,“于管家,麻烦和知川说一声,让我见一见他,我知道之前都是我的不对,请让我当面和她说一说。”
  于管家对她做的事情早有耳闻,对这种朝三暮四的女人更是不屑,“谢小姐,不好意思,少爷不在。”说完,便不再理她,转身离去。
  “于管家,于管家......”谢雨涵气得直跺脚。
  而这时,不远处,一辆小车缓缓驶来,经过她的身边时,停了下来,司机放下车窗,露出了孟知川的脸。
  “知川?”谢雨涵没想到竟然在这遇见他,心想着看来老天爷也在帮她。
  “呵,......原来是谢小姐,我当时谁呢,怎么?容少没看上的女人,谢小姐,觉得本少便能看上?”孟知川一脸鄙夷。
  “不是这样的,知川,我一直爱的都是你,你应当知道的,”谢雨涵耐着性子,两眼瞬间染上泪意,一双含情脉脉眼睛深情地望着他。
  “呵,你可别.....谢小姐,本少承受不起,本少还真是后悔,听了你的花言巧语,未娶谢婉君,至少谢婉君是个安守妇道的女人,你?......看你现在这穿着,倒真像是那勾栏里的女人,只是不知这其中滋味,究竟如何?”孟知川的眼里竟是污秽,吐了口唾沫,摇上车窗,再未给她一个好脸色。司机一脚油门,扬长而去。
  听着孟知川的话,谢雨涵的手指深深地嵌入手心,谢婉君,又是谢婉君,她的眼神变得更是恶毒,瞧了眼手提袋里的东西,哼,谢婉君,我不好过,你也别想好过,我要毁了你,让你身败名裂!
  近几日,谢婉君与容淮生忙疯了,经常早出晚归,这日难得提前结束,两人决定慢慢步行回家。
  星光正好,树影斑驳,岁月静好。
  “累了吧?”容淮生心疼地搂着她,最近她除了白日上课,晚上一度培训员工到老晚,回到家中,一沾床就睡着了。
  “不累,”谢婉君摇了摇头,她的目光如星辰般灿烂,她从未想过重生会给她带来如此多的改变。曾经的她懦弱,被她所以为的爱情伤得体无完肤,为爱心碎,压抑,痛苦,而此时此刻的她,仍旧是被爱包围,却是不一样的爱,这样的爱里多了什么?是包容,是守候,更是成全。她看了眼成就这样的她的男人,嘴角扬起幸福的笑容。
  “淮生,等我过了十八岁生日,我们就在一起吧。”她说,满脸羞涩。
  容淮生停住脚步,震惊地看着她,他当然明白她说的在一起是什么意思,嘴角不自觉上扬,整个面容都变得柔和起来,过了好半响,才说,“好”。
  “那我们快回去吧,明天还要考试。”谢婉君看着这样傻傻的他,笑着岔开话题。
  “好”。
  “走啊?”谢婉君走了几步,发现男人仍旧一副呆愣的模样,未跟上来,转身喊他。
  “好”,男人的眼角莫名有些湿润,慢慢地挪动了脚步。
  “快点,”谢婉君低低笑了起来。
  “小君,你刚刚说了什么?”他小跑了起来,声音带着愉悦与不确定。
  谢婉君满脸羞涩,眼睛里更是星星点点的笑意,“你猜......”说着,也小跑了起来。
  男人低沉地笑了起来,加快脚步向她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