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遇见甜妻 > 39赔了夫人又折兵

  林小黎听着那声音,早已满脸通红,林辰探究地看了眼林小黎,一下子便猜到了林小黎就算没有参与其中,她必定知道些什么,然而此刻并不是问清楚的时候。恰巧在查办的聂子浩等人经过这边,也同样听到了里面传来污秽的声音。
  聂子浩停下脚步,瞧了眼局促不安的林小黎,又看了下传出声音的那道门,晦涩地建议道,“林少,最好先带小小姐离开,这里似乎不适宜她呆在这里。”
  林辰正有此意,点了点头,无奈的对着林小黎说道,“跟我来。”
  林小黎被他大哥拖着往前走,经过那门时,怔怔地盯了眼,此刻她的心情也是五味具杂,说讨厌谢婉君,可是从没想过真正害她,现在真的成真了,她倒是不知如何是好了。她就是那么矛盾,谢雨涵和她讲那个计谋时,其实她是有些鄙夷的,但是作为谢雨涵闺蜜的她,又是希望她这么做的,这样做了,淮生哥哥便会唾弃谢婉君,而她便可以坐等渔翁之利。
  林辰一双洞悉一切的眸子看着沉浸在思绪中的她,摇了摇头,最终说道,“你们的计策失败了,谢婉君可是好好的和容三在一起。”
  “哥,你怎么知道?”林小黎被他大哥稍微一吊,便漏了馅,连忙捂住嘴巴。
  “林小黎,谢婉君的药是你下的?.....”林辰气愤地说道。
  林小黎睁大美眸,顿了一下,连忙摇头。
  “如果你只是知道这件事情,而未参与,那么闭紧你的嘴,不要告诉第三人,容三已经介入调查,小黎,作为哥哥,郑重地再和你说一遍,感情的事情不可强求,我们林家人输要输得服气,赢要赢得光明,那些下三滥的手段我们不屑,也没必要,明白吗?”林辰握住她的肩膀,认真地说道。
  林小黎双眼微垂,顿了许久,才点点头。
  而这边,聂子浩见他们离去,便一脚踢开了门,入目的便是一片狼藉,桌椅已被推至一边,空旷的地上,一个女人被三个男人直接压在了地上,房间里弥漫着一股刺鼻的味道。
  三个男人的药性差不多已解,听到突然的巨响,都停了下来,而谢雨涵哪里是三个男人的对手,早已是烂泥一滩,鼻涕眼泪糊了一脸,再没有谢家二小姐的风光,三个男人的骤然停下,也让她有了喘息的机会。
  一肥胖男人见人突然闯进搅了他们的好事,指着聂子浩叫嚣道,“谁让你们进来的?”
  聂子浩顺势掰断了他那指着的手指,一把将那肥胖男人撂倒在地,唾弃地看了那人一眼,做了个手势,一群黑衣人便涌了进来,训练有素地举枪对着他们。
  另外两个男人反映过来,连滚带爬从女人身上下来,直接将双手举过头顶,总算清醒过来的他们又想放下手来护住自己最重要的部位,样子实在滑稽,一男子连忙说道,“别杀我,别杀我,我们也是受人之事。”
  聂子浩邪气一笑,“都给我捆起来。”
  “聂管家,这女人......”一小弟看着全身惨不忍睹的谢雨涵,竟不知如何下手,询问聂子浩如何办。
  聂管家不情愿地瞄了一眼,便看清了女人的容貌,居然是谢家二小姐,这倒真是稀奇事,他家少夫人被人下了药,这谢家二小姐却被人......思索了下,便说道,“一样,捆起来,等少爷发话,全部送去地牢。”
  小弟听后,点了下头,用枪杆子挑了件算是比较完整的衣服,往谢雨涵身上一盖,嫌恶地用绳子将人捆了去。
  聂子浩带人将整个暗夜搜查了一遍,见差不多了,便走到顾经理的身边,和顾经理耳语了几句,就退下了。
  顾经理接到信息后,又走上舞台,笑容可掬,“抱歉了大家,耽误了大家一些时间,现在我们有请黑玫瑰继续演唱,大家尽情玩乐。”
  也就一会的时间,所有持枪者全部退出舞厅,悄无声息。舞厅里又响起了靡靡之音,事不关己的人们又在舞厅里摇起身姿,醉生梦死。而坐在一边角落里的容云生静静地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手中执起酒杯,红色的液体随着他的轻轻摇动,而悠悠转动,在这南方十六省里居然出现了这么训练有素的队伍,看来老头子很久不出山,竟没发现这暗夜是深藏不露啊,回去定是要好好查查探探这儿的底。
  顾若林眼见黑衣人退下,便连忙和另一些跳舞的同学回到包间,包间里只剩下许晴一人,他边走边对着后面跟来的同学,说道,“咦,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些人凶神恶煞地,吓死人了。”没想到天不怕地不怕的顾大少居然也会说怕,不过作为十七八岁的年纪,看到这阵仗,谁都会怕的吧。
  “就是啊,那些人也太恐怖了吧。”张林附和。
  “咦,还有人呢?”一女生发现包间里少了三个女生,问道,说实话她也不知道端坐在一边的女孩叫什么名字。
  许晴抬起头,瞧了眼周围,又指了指自己,“你是在问我吗?”
  “这里除了你还有谁在包厢?”那女生轻笑一声,心想班级里竟有这么木讷的女生。
  “哦,我也不大清楚,谢雨涵说肚子疼,叫谢婉君陪着去卫生间了,可是一直都没有回来,也可能先回去了吧。”许晴将心中猜测告诉众人。
  “那我们也回去吧,刚刚吓死人了。”那女生听到有人已回去,便提议。
  “恩恩,时间也不早了,下次再约出来玩。”顾若林想了想,便同意了。
  于是,一群人因为刚才的事情还心有余悸,哪还管谢雨涵她们究竟去了哪里,纷纷站了起来,离开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