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遇见甜妻 > 40戒指+41重生后第一次见到安如意

  烈日当空,树枝上的知了早已忍受不了这样的热浪,一声接着一声地叫了起来。
  温暖的大床上,两人紧紧相拥,睡得安详,男子听到外头的吵闹声,好看的眉头轻簇,用手轻轻扶了下额头,睁眼入目的便是她那柔软的发披散在枕边,蝴蝶微憩般的睫毛,红润如海棠般的唇。他紧紧抱了下她,亲吻她的脸颊,想起昨夜的一切,他的手指轻轻描过她的眉,她的唇,最后摸了摸她的脸颊,女人因为他的触摸轻皱了下秀眉,迷蒙地睁开双眼,脑袋里有一阵的空白,一些回忆闯入她的记忆,她偷瞄了下身旁的男人,却见他正浅笑盈盈地看着她的反应,她连忙缩进被子里,将整个脸都藏了起来,直接变成鸵鸟。
  容淮生看着这样的她,喉间传来低沉愉悦的笑声,直接将躲起来的她抱在怀里。
  “等一等,”容淮生像是想起什么,坐起身来,下床便走了出去。也就一会儿的时间,她感到床的一边陷了下去,然后又被他整个地捞进了怀里,他的手里有个漂亮的盒子,他打开盒子,一对指环赫然出现在她的面前,这指环做得十分精致,一圈都是亮晶晶的。
  只听他说,“谢婉君小姐,无论贫穷富贵,无论健康疾病,无论人生顺境逆境,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都能不离不弃终身不离开我直到永远吗?你只需回答愿意还是不愿意,就可以了。”
  这是......?
  她听着他这样无比认真地说着,愣愣地看着他,他的眼底有光,那是幸福的光,她用力地点了点头,满心感动,“恩,我愿意。”
  容淮生执起她的手,将指环极认真地套进了她的左手无名指上,这戒指以海洋之星的碎钻镶嵌而成,他在拍卖会上看到那钻石时,便想着买下来,加工成戒指,送给她,没想到会在这样的时候送她,或许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他将男戒递给她,眼神示意。
  她学着他也说了这一堆话,听到他无比认真地说道,“我愿意。”她的眼里居然闪着泪花,也学着他将戒指套上他的手指。
  “好了,新郎要吻新娘了。”他笑着说道,便一下缱绻地吻住了她的唇。
  可惜,一声奇怪的叫声打乱了他们继续的步骤,谢婉君捂嘴笑了起来,的确,她昨晚就没吃什么,又劳累了一夜,怎能不饿,她尴尬地说道,“我饿了。”
  又闹了一会,两人才慢慢起来,可是看着床角早已撕坏了的衣裙,谢婉君狠狠地瞪了肇事者一眼,这叫她怎么出去?见他熟练地打开衣橱,清一色男装,他取了一件套在身上,才知这里是他办公室旁边的休息室。
  “等我一下。”他推门而出,像是去打了个电话。
  等到百合拎着纸袋出现在她面前,并一脸笑意地看着她时,她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而容淮生慵懒地坐在办公桌前,听着聂子浩的调查结果。
  “老大,事情已经弄清楚了,”聂子浩也不扭捏,直接回答,想到昨晚一夜在地牢里的忙碌,他嫌弃地皱了下眉头,身上还残留着些许的血腥味,将事情的经过娓娓道来,却也避开了偶遇林小黎的事情。
  容淮生静静地听着,听到原本要将谢婉君推进去的时候,房间里的气压一下子低到谷底,而剧情的反转竟是谢雨涵被推了进去,他为自己小女人的一点聪慧而暗自窃喜。
  等到聂子浩将事情的原委都说完,容淮生安静地坐在那里,似乎在思索一些事情,办公室里一片寂静。
  “把谢雨涵送给韩姐,韩姐那边也很久没有新东西了,竞价拍卖,价高者得,另外三个男人,你知道怎么做,另外,收购谢家药铺,谢家也该为这件事情出点血,小君会喜欢这个礼物的。把拍卖的事情传出去。”容淮生面无表情地下达了一系列命令。
  聂子浩点了点头,又道,“老大,昨日封暗夜的时候,属下见二少爷也在场,似乎在和一帮子商会高层聚会。”
  “自从父亲将北上的事情交给我,他可不急么。”容淮生面无表情地说道。
  “那北上您亲自去吗?”聂子浩询问。
  “二少爷不会轻易让我去的,我们就静静等着吧。”容淮生这边说完,谢婉君与百合也出来了。
  前世今生,这还是谢婉君第一次来到容淮生的办公室,她四顾了一眼,这里的装修与休息室里的一致,都是冷色调,方方正正的办公桌上并没有多少装饰品,整整齐齐地码着一些重要的文件,办公桌的旁边放置着一组沙发,细细观察,便能看出这沙发的皮质绝对不一般,最醒目的大概便是那水晶灯了,倚仗一身通体晶莹的串串垂饰,如层层叠叠的晶莹果实,整体低调而奢华。
  容淮生见她出来,朝她招了招手,喊她过来。
  聂子浩朝她点了点头,恭敬地喊了声少夫人,从他看到她写的计划书开始,后又尝到那软糯香甜的冰皮月饼,之后又出了新式的奶油蛋糕,他的胃被深深折服,他也从对这个女人的不屑一顾到由衷的尊敬,少爷看上的女人的确有两把刷子。
  “子浩,你先安排百合回去,我们先过去,你等等再来。”容淮生拉着女人的手,准备出门,吩咐道。
  “好。”聂子浩答应。
  当谢婉君与容淮生到达约定餐厅时,林辰、安如意与石先生均已到场。谢婉君见到安如意时,还是有一瞬间的呆愣。那个眉眼细气却又一双犀利的眼睛的女人,那个前世从未看得起过她的女人,那个和她一般深爱着容淮生的女人,尤记得前世的第一次相见,她绕着她转了一圈,眼角微挑,对她说了第一句话,这句话也似乎是对一个物品的评价,让她记忆犹新,她说,哼,不过尔尔,你得记得自己的身份,像你这种身份的女人,只配在背后照顾照顾淮生的生活起居。在谢婉君打量她的时候,安如意也同样用着打量着她,她的目光十分赤裸,带着审视的意味,当她看到谢婉君手指上的戒指时,眉头不自觉深锁。只见容淮生将椅子扶了出来,邀她坐下,轻摸了下她的脑袋,便训着边上的位置坐了下来。
  “不好意思,我们来晚了。”容淮生笑着说道,今日的他整个人都是容光焕发的,嘴角更是止不住的幸福笑意。
  林辰一脸戏谑地看着他们,略带酸意地说道,“容三,小嫂子,你们可不带这样的啊,多体谅体谅像我们这种还是单身的啊,要不,这样,小嫂子,你下次多做点好吃的甜点,犒劳犒劳我,让我也感受一下幸福的滋味。”
  谢婉君被他瞧得羞涩一笑。
  容淮生连忙帮她,“林辰,吃饭也堵不住你的嘴,”又略表歉意地和另外两人说道,“昨日不好意思,石先生,如意,郑重介绍一下,我夫人,谢婉君,”又对谢婉君介绍道,“石磊,安如意。”
  三人见后,均点了下头,算是认识了一下。
  “容三,几月不见,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娶妻了,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也没通知我们,也好叫弟兄们乐呵乐呵。”石先生一身儒雅的中山装,大约四五十岁,头发已有些花白,却是精神抖擞,笑着问道。
  安如意也是一脸探究,昨夜更是一夜未眠。
  容淮生一边帮谢婉君布菜,一边将鱼肚子夹到碗里,挑起鱼刺,想着他们一路走来,面对的都是外界的压力,一直都是他视她为心头肉,视她为妻,对于他不愿意再娶,家中虽未说什么,却也没有真正给她名分,他始终都是欠了她,“恩,的确,婚礼的事情必须要提上日程,”说完,将挑好的鱼肉放置她的碗里。
  所有人都看着他的举动,安如意的眼神更是要喷出火来,何时见过容淮生对谁如此温柔过,“淮生,你的意思是你们还未结婚?”
  “呵,不论有没有婚礼,小君都是我妻子。”容淮生当然明白安如意的心思,他这样说也算是告诉她除了谢婉君他谁都不会上心。
  安如意听着他这样说,手指直接缠绕在一起,努力控制着她心中的郁结。
  整个餐桌陷入一时的尴尬,真正吃饭的或许只有林辰和谢婉君了,谢婉君实在是太饿了,所以根本没有多听他们的话,只想快些填饱她的肚子。而林辰却是对食物挑挑拣拣,最终,嫌弃地放下筷子,看着吃得津津有味的谢婉君,说道,“小嫂子,很好吃吗?这么难吃的东西你都吃得下去,哎,自从上次在你家里吃了你做的饭,外面的食物都无法入我的眼了,你可得负责啊。”
  “呵呵,”她见林辰夸她,不好意思地抬起头,“拜托,我从昨晚到现在什么都没吃,快要饿死了。”
  可是说着说着,他们三人便一同看着她,林辰眼光更是狡诈,一副我很明白的样子,好了,等到谢婉君明白过来,脸瞬间红了。
  餐桌上又是一阵尴尬,而容某人却是心情愉悦,眼里冒光。
  “石先生,您明日便会回北方了吗?”林辰岔开话题,问道。
  “恩,北方战事吃紧,还是需要回去看着。”石先生点点头。
  “那石先生,你可没有口福了,容三新投资了家食品店,最近便会开业。”林辰状若遗憾地说道。
  “你这臭小子,何时变得如此贪嘴。”石先生调侃道。
  “北方的事情有劳石先生了,大哥那边麻烦你多照应。”容淮生插话。
  “这是自然。”石先生点头。
  ......
  这顿饭吃得还算融洽,容淮生与他们说了些工作上的事情,说这些事的时候,也没有支开谢婉君,安如意对此十分在意,更是明白谢婉君在容淮生心中的地位,一抹幽光在眼中闪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