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遇见甜妻 > 56谢家小少爷谢仲景

  暗夜地下基地训练场,一身劲装的安如意正挥汗如雨地练习打拳,长年的训练让她耳聪目明。
  “听说了吗?聂管家带人去搜救老大了......”
  “恩,听说了,不知道老大这次会不会凶多吉少。”
  “不会吧,老大可是我们的神,怎么可能会死呢?”
  “怎么不会,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去还能活命?......”
  几个手下凑着空闲时间闲聊,安如意在听到有关容淮生时,停了下来,在听到凶多吉少时,她的眼神瞬间变得凶狠,一把将拳套取下来扔向那个说死字的人,“说什么悄悄话,不如说点我听听?”
  被重重一击扔到的人捂了下头,连忙反应过来,忙与其他人一起站立好,“额,安队长。”
  “刚刚你们在说什么?”安如意一脸严肃,声线微冷。
  “安队长,您不知道?现在全城的人都知道了,老大上午时上狼山,狼山上的绳索断裂,掉下了山崖。”那人正儿八经地说道。
  “你说什么?”安如意的心一下子被纠紧了,狼山?山崖?思索了下又问,“孙家钰呢?”
  “甲鱼不是被您派出去办事去了?”他们过得是刀头舔血的生活,一般不会直接叫对方名讳,经常以代号相称。
  安如意听后,更是心急如焚,她是叫孙家钰盯着谢婉君借机行事,可是她忘记了孙家钰从未见过容淮生,想着想着便将三日后的事情付诸脑后,带领大批暗卫,在护城河下游搜寻起来,谁也不相信他们强大的少爷会葬身在这江里。一夜之间,几方人马倾巢出动,只为把那两个熟睡的人找出来。
  清晨,一缕阳光透过木窗照了进来,一丝轻微响动在容淮生耳边响起,他瞬间清醒,要知道他在暗夜摸爬滚打几年,最不缺的便是警觉,他将谢婉君轻轻扶下,手中拿起一根木棍,在那人推门进来时,先发制人,直接将人按趴下。那人大约一米78左右,身材瘦削,一身猎人装,嘴里还叼着大饼,被突然按趴下,大饼遂掉下了地,他一阵懊恼,皱了皱好看的眉头,竟为一块饼和容淮生大打出手。小小的木屋局限了他们的身手,两人你来我往,一会儿便来了十个回合,容淮生看着眼前瘦却精壮的男人,再瞧他那身手,眼中不觉露出一丝疑惑。
  他们的打斗声最终还是吵到了床上安睡的女人,女人睁着惺忪的眼睛,惊讶出声,“仲景?”
  那瘦削精壮的男人听到有人叫他,回过头便看到一只肩膀露在被外的女人,没等他回过神,便被那目露凶光的男人打出了木屋,并用力地关上了门,这小木屋也随之抖了一抖。
  等到他们围坐在木桌前的时候,容淮生仍旧摆着一张黑锅似的臭脸,而那瘦削的男人则规规矩矩地坐那等着眼前气场强大的男人发话,容淮生根本不想鸟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还偷偷看了他的女人,没打死他已算是手下留情,端着昨晚剩下的粥,一口接一口喂着身旁的女人,女人因为昨晚的高烧,脸色更是苍白到透明,感受着眼前诡异的气氛,她终于忍不了了,问道,“仲景,你怎么在这里?”
  被问到的谢仲景看了眼容淮生越发黑臭的脸,一时不敢说话。
  谢婉君被气笑了,不明白容淮生怎么像小孩子一般,连自己堂弟的醋都要吃,用手触碰了下他的,撒起娇来,“淮生,我真的吃不下了。”见他放下勺子,又说,“淮生,这是我堂弟,仲景,你别这样。仲景小时候帮了我很多,我们经常一起玩耍。”想起曾经的孩童时光,两个人都是谢母针对的对象,也不知何时起,两人便越走越近,直至谢仲景被送走。
  好吧,最终还是抵不过谢婉君的轻声细语。
  “你姐问你话呢,你怎么在这里?”容淮生没好气地说道。
  好了,就等容淮生发话了,谢仲景总算可以不用这样规规矩矩坐好,一脚耷拉着板凳上,一手撑着头,笑了起来,“还不是被你那无良妈害的,爷爷去世后,我便被送到了这里。”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仿佛根本不在意。
  谢婉君看着这样的他,想起前世从他被送出去起,至始至终都没有见过这个大男孩,今生却又能见到这个弟弟,心里十分开心,“仲景,那你愿意和我们回去一起生活吗?”
  “回去干什么,这里日子逍遥,回去再等着被你爸妈害啊?”谢仲景叹了口气,说道。
  “怎么和你姐姐说话?”容淮生简直就是护妻狂魔,直接一个毛栗子打在了他的头顶。
  谢仲景捂着头,“哇哇哇,姐,他打我。”
  “淮生,别这样。”谢婉君连忙阻止,摸了下他的头,“仲景,我和那个,爸妈已经断绝关系了。”说完,她也陷入不知道该如何讲这些事情的窘境。
  容淮生见此,接过话,对着谢仲景说道,“子浩知道我们葬身江内,应该会沿途找来,我们暂时多休息休息,等他们一来,你也跟着一起,谢家药铺交给你打理。”
  ------题外话------
  致我亲爱的读者们,感谢点击,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万分感谢~~~!!!!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