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遇见甜妻 > 59梦见前世

  谢婉君睡得不算安稳,从睡着开始便一直在做梦,有前世的绝望悲痛有今生的幸福,她在梦中沉沉浮浮,她想要醒过来,却又无法苏醒,她的嘴里想喊那个魂牵梦绕的名字,可是她发不出声,她的手指更是紧紧握着容淮生的手,那仿佛就是救命稻草,只有抓着才能得到救赎。
  容淮生原本见她已熟睡,本想起身去木屋旁边巡视一下,可却被她一手抓住,见她紧蹙着眉头,断断续续叫着他的名字,以为她又发烧了,他弯着腰头抵着她的头去测体温,还好一切正常,他看到她眼皮下的眼珠一直在动,眼角居然流下了眼泪,整个人弥漫着浓浓的悲伤,他知道她定是做了什么不好的梦,便轻轻拍她的脸庞,将她唤醒。
  “小君,怎么了?做噩梦了?”容淮生见谢婉君总算苏醒过来,问道。
  “恩.....”谢婉君醒来时,双眼已是通红,整个人仍旧沉浸在那份悲伤里,梦中的前世容淮生并没有像谢雨涵说的那样死去,她记得在她被打死后,梦里的他踏着五彩霞光而来,抱着她冰冷的尸体哭得像个孩子,责备她为什么不坚持一下,等着他的到来......她怔怔地看着容淮生,想着梦里无助的他,无比心痛的他,还好,无论前世是否真如此,那都已成为过去,她只想用今生来弥补前世的遗憾,想着这些,一下子扑入容淮生的怀里,吸着鼻子说道,“淮生,认识你是我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她的眸中透着泪光,却怎么也不肯让它掉下来。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告白,容淮生说不开心那是假的,他也有彷徨,从她穿着嫁衣,他第一次见到她开始,从匪患手里救出昏迷的她开始,她认错了人,还要满心欢喜地嫁给其他男人,他都嫉妒到发狂,他能做的也许只有不断宠着她,爱着她,让她失去思考的能力,让她真正离不开他。
  “傻瓜.....怎么突然讲这个?”容淮生索性坐下来,将她整个抱入怀里,亲了亲她的发,轻轻安抚她。
  谢婉君摇摇头,深深地闻着他身上独特的冷香,这个让她眷恋无比的怀抱。
  “啊呀呀,”谢仲景走进来就看到这一幕,一边遮着眼睛,一边叫道,“姐,你们怎么这样,这里还有个我了,真是要虐死我啊?”紧随其后的两大男人也是戏谑地看着他们。
  谢婉君听见仲景的声音,连忙推开容淮生的怀抱,顿时羞红了脸,她怎么忘记了这里还有个特大毫安的电灯泡,真是美色当前,啥也忘了。
  “少爷。”聂子浩连忙转移目光,恭敬地叫了声,想他们暗夜一帮兄弟没日没夜找这正主,而这正主正在温柔乡里出不来呢,他心中万分可耻地将少爷唾弃了一回。
  “啊呀呀,都怪你,我们就应该再晚点来的,瞧瞧,把小嫂子羞成什么样了。”林辰手肘直接推了下聂子浩,满脸笑意。
  容淮生不满这充满爱恋的时光被打搅,脸都黑了,语气更是好不到哪里去,“很好,聂子浩,你们现在办事效率的确有待改进了。花了这么久的时间才找到我们。”
  “是,属下办事不利。”聂子浩瞧着正主的脸色,连忙恭敬地说道。
  “你出去一会,怎么衣服都没了?”容淮生瞧了眼只穿着背心的谢仲景,问道。
  “喏,鹿肉,姐,你是不是也饿了,我们烤肉吃吧,嘿嘿.....”谢仲景算是看出来了,容淮生就是个妻奴,有讨好他的精力,不如讨好他姐姐。
  “好。”谢婉君说着就要下床。
  “别动,”容淮生阻止,又对站在一旁看好戏的林辰说道,“好戏看够了就滚过来帮她看看,好像还是有些低烧。”
  被叫到的男人收起了嬉皮笑脸,缓缓走了过来,寻了个木桩子坐下,一脸认真地开始检查起来。
  良久,“小嫂子平时月事痛么?”林辰问道。
  “恩,这不是很正常?”谢婉君有些奇怪,前世每次来这个更是疼得床都爬不起来,今生已经算是好多了,也就痛个一日而已,忍忍也就过了。
  “这是什么意思?”容淮生紧张地问。
  “这次长时间的浸水让小嫂子的身体更寒,所以才会高热,回去后一定要好好保养。”林辰瞧了眼大家,收回把脉的手,故作轻松地说道,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并没有他说的那么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