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遇见甜妻 > 62惊险一刻

  这种对峙差不多持续了两分钟。
  狼先动了,只见一头庞然大物突然一跃而下,惊人的弹跳力瞬间踢掉了一人手里的火把,露出钢牙,一口锁住那人的喉,那人来不及发出死亡的惨叫,便被咬断了脖子,喷涌的鲜血洒了一地,所有人都被这一幕震慑,想要去救已是来不及,饶是三尺男儿也发出尖锐的恐惧声。
  “这样不是办法,看它们根本不怕火。”聂子浩喘着粗气说道。
  “先上树,”容淮生瞧了眼周围的树,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站在制高点,就算它们想要攀爬上来,至少他们可以用火送它们下去。
  说干就干,林辰首先上了树,这树已是百年老树,要爬上去并不容易,随后,容淮生将谢婉君直接抱了起来,托举着往上送,林辰上头接应,谢婉君被拉上来后,扶着粗壮的树干,朝下看去,那狼群的头目朝着她看过来,四目相对,那狼大约2米长,通体银灰,结实的肌肉清晰可见,两只耳朵立在脑袋上,一双琥珀色的眼睛炯炯有神,这狼......似曾相识。
  等到所有人爬上了树,大家才有了一丝喘息的机会。
  狼群缓缓靠近,绕着树转了起来,它们耐心十足,有两只试图攀爬,却并未成功。
  “这样也不是办法啊,总不能它们一直在下面,我们吃住在上面吧?”谢仲景挠了下头发,烦躁地说道。
  “还不都是你,乱指,”安如意头发凌乱,面容更是狼狈不堪。
  “这能怪我?”谢仲景白了眼安如意,又道,“谁叫你动不动就动枪,哪点像个女人。”
  “你......”安如意恨不得在树杈上与他动起手来。
  “够了,安队长,”容淮生面色冷峻,“请问安队长擅离值守,视命令为无物,导致暗夜人员伤亡惨重,不知该当何罪?”
  安如意笔直地站立,认识容淮生多年,从未听他如此严肃地喊她安队长,此刻她的内心更是五味俱杂,“淮生,我.....我只是担心你的安危,才自乱了阵脚。”
  “安队长,这次若是逃出生天,请自动请辞,否则我也不好向暗夜的弟兄们交代,也希望你能明白什么叫军令如山,还有,不要再叫我的名字,我们并没有熟到那个地步。”容淮生警惕地望着树下,说出来的话却是不近人情。
  “淮生,这么多年,难道你不明白我的心意?”安如意听着他冷冰冰的话,她的心跌入谷底,她以为从她第一次试图叫他的名字,他并没有阻止,他的心里就该明白,没想到现在回应她的只有“不熟”两字。
  容淮生并没有回话,大家都安静无比,这样的场合,安如意这样的话,让大家都陷入一阵尴尬。
  谢婉君似乎陷入了沉思,也不知是谁推了她一把,她的脚崴了一下,身体直直向后倒去,站在一旁的容淮生丢了火把,弯腰去拉,却只是碰到了指尖,,林辰为稳住容淮生,拦腰抱住他,一切只发生在转眼之间。
  所有人朝下看去,更是屏住了呼吸......
  狼儿们见一人突然掉落下来,也是吓了一跳,忙往旁边跳去,谢婉君整个身体撞击在地面,疼得她眼冒金星,但她的理智告诉她要叫上面的人别动,“你们别下来,谁下来我就立刻撞死。”
  “小君.....”容淮生蹲了下来,手指更是深深地嵌入树干,更是痛恨自己的无力,这是怎么一回事?好好的怎么会掉落下去?脑袋里搜寻着该如何解救的办法。
  狼儿见有新鲜的食物掉下来,双眼透着兴奋的光,缓缓地向谢婉君靠近,谢婉君极力控制自己颤抖的身体,双眼同样直视着那狼,微微向后挪动自己的身体。
  那狼向后微蹲,蓄势待发,它快,容淮生更快,只见一抹身影突然跳下,直接骑上狼背,将树枝化作匕首,直直插入那狼的背脊,狼儿吃痛,嚎叫出声,大力颠簸起来,用尽全力要将容淮生甩下来。
  狼群头目见此,示威性地嚎叫一声,一群狼围绕着容淮生转悠起来。
  “容三......”林辰想再去抓他已是来不及。
  “三少......”
  “淮生......”聂子浩与安如意异口同声。
  “小君,快走。”他仿佛没有听到他们的呐喊,紧紧抓着那狼身上的毛发,朝着谢婉君喊道。
  谢婉君见此,心痛不已,情急之下,大声喊道,“银灰,你不认识我了么?”
  狼群头目突然又是发出一声嚎叫,那群围着容淮生的狼儿突然缓缓撤离,而他身下的狼居然不再晃动,乖乖忍痛匍匐在地。
  那头体型更是庞大的狼,跨着它那优雅的步伐缓缓踱步而来,这狼体积大得让人惧怕,容淮生更是紧张,“小君。”
  谢婉君给了他一个安定的眼神,她坐起身,双腿盘着,等着那头叫做银灰的狼的到来。
  她平静地看着它,仿佛他们就是多年未见的朋友,她试探性地伸出手,“银灰。”
  那狼像是听懂了她的话,收敛了身上危险的气息,闻了下女人的气息,这样的姿势让所有人的心吊到了嗓子眼,容淮生更是拽紧了手中的半截树枝,然而血腥的一幕并未发生,它安逸地蹲坐下来,将前爪放入她的手中,它的前爪同样巨大。
  这样的画面极为诡异。
  也就只有两分钟而已,银灰放下了前爪,趴了下来,脑袋搁在爪子上,静默了几秒,然后又倒退着向后走去,它的目光复杂,双耳贴在脑后,这样的目光却让谢婉君懂了,她的眼中积蓄着泪意,心中更是悲痛,安如意杀了它的同胞,今日原本必是至死方休,然而它并未忘却曾经的恩惠,没错,十二年前,因缘际会,她救了幼年时的它,她一直以为那不过是只长得比较大只的小奶狗,取名银灰,今日再见,却原来是头狼,所以,今日的不杀代表着的便是当日的还恩。
  只听又是一声狼嚎,那声音连绵悠长,悲壮而沉重.....
  ------题外话------
  致我亲爱的读者:依旧鞠躬~~!!感谢点击~~!!又在此叨扰大家了~~!!!嘿嘿~~~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