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遇见甜妻 > 63睚眦必报

  银灰默默地站在远离他们的安全距离,看着所有狼只缓缓撤离,它们有不甘,却也无可奈何。那只受伤的狼被它的同伴咬住脖颈,拖着撤离,容淮生仍旧心有余悸,紧紧抱住他的小女人,他并不知道究竟为何狼群会撤离,却也明白定是小君的善良救了他们。
  所有人在惊诧中下了树,松懈下来的他们席地而坐,面对这种压抑的死亡气息,谁也说不出话来。
  然而,正当他们松懈之时,银灰突然迸发出惊人的奔跑力,瞬间跳至他们面前,尖牙直穿蒙毅的肩膀,整条手臂被它的大力撕咬下来,迸发出来的鲜血瞬间染红了地面......
  所有人朝这边望了过来,倒吸一口凉气,屏着呼吸不敢动弹,就怕下一个便是自己,只剩下蒙毅捂着伤口疼痛难忍,跌倒在地,惊惧地大叫,“啊~~~~~我的手,我的手.....”
  银灰的舌头微卷,吐掉了那只手,嫌弃地舔了舔被血沾湿的毛发,绕着那人转了一圈,停下,目光沉沉地朝着容淮生望去,容淮生将女人的脸按在怀里,不想让她看到这血腥的一幕,锐利的双眼同样直视着它,王者与王者的对视,它的目光似乎在告诉他,它为它的同伴而战,更为它所要保护的东西而战,而它保护的对象也包括他的女人,或许他们都看不到,而它却是真真切切看着这个被它撕了手臂的男人推了谢婉君,今日遇到的是它,若不是它,可想而知,谢婉君将会只剩下一堆骨头.......
  银灰最后又望了眼那个被容淮生搂在怀里的女人,又一次嚎叫出声,这是离别之意,转身便没入了树林深处......
  天不知不觉已是暮色深深,徐徐的风一吹,才觉身上的衣服早已湿透,谢婉君躲在容淮生的怀里,低低啜泣,他的手掌宽厚而温暖,无声安抚着她的情绪。
  林辰作为医生,最终给蒙毅做了简单的治疗,止了血,看了眼那撕得参差不齐的伤口,摇了摇头,撕下他的衣服,给他简单的包扎起来,不过是简单的动作,却让蒙毅几乎昏厥。
  安如意也是被刚才的情景吓到脚软,更是不敢直视蒙毅的双眼,她的心在颤抖,她更明白银灰为什么会突然回头。
  “队长,救我......”蒙毅忍着疼痛,他的脸上全是汗珠,突然的失血让他嘴唇发白。
  被叫到的安如意艰难地挪动着双腿,目光却是看着容淮生。
  “蒙毅,我相信你更明白为什么它会反身咬你.....”容淮生冰冷的声音传来,止住了安如意前进的脚步。
  “我......我不知道,”蒙毅死咬着嘴唇,掩去闪烁的眸光,面对这个男人,他更是汗如雨下,身体不自觉微微颤抖,转脸又是看着安如意,仿佛安如意就是他的救命稻草,“队长,救我。”
  可惜话未说完,一道飞镖突然而至,直直插入蒙毅的心脏,蒙毅睁着不可置信的双眼,要说的话在最后一刻咽进了肚里。
  “是属下管教不力,蒙毅......刚才我看到蒙毅推了夫人,却来不及阻止,才导致夫人掉落下来。”安如意直接跪地,不敢直视容淮生洞悉一切的目光,也怕蒙毅说出些什么,让她更加无地自容。
  林辰同样不可置信,想着安如意虽然强势,却也是个爱护手下的队长,竟没想到杀起自己的同伴来眼都不眨。
  “哦?是吗?子浩,传令下去,撤了安如意的职位,踢出暗夜,我们暗夜,不需要自相残杀的人。”容淮生至始至终都未再看她一眼。
  “淮生,为什么不相信我?”安如意听着他的决定,质问道。
  “安如意,你以为我不清楚这些年你的心思?从不给你回应,是给你留下面子,蒙毅为什么会推小君,想必你比我更清楚,而今你却有了心思残害我的人,我想你是忘记了暗夜的门规。”容淮生扶着谢婉君站起身来,蔑视地看了她一眼。
  “忠于你,忠于你的一切。”安如意喃喃自语,她不甘心,这么多年的付出结果却是如此,怎能叫她甘心,可是她暂时什么也不能做。
  “明白就好。”容淮生面无表情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