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遇见甜妻 > 88容淮生,我讨厌你

  也许是想到即将而来的分离,容淮生悲催地失眠了.....月光透过窗帘偷偷溜了进来,洒过一道亮光,一室安宁,只余女人清浅均匀的呼吸声。
  寂静的院子里突然传来鸽子的“咕咕”声,容淮生朝外看了一眼,轻手轻脚地起身,出了房门,果然见一只白鸽正扑哧着翅膀,打理着自己的羽毛,白鸽的腿边绑着个小竹筒,他抓起那只白鸽,抽出纸条,将白鸽朝空中一扔,转眼间便飞走了。
  他将纸条平铺开来,就着月光,上面的字迹清晰可见,“小嫂子后日要与我一同前往上沽,学校实习活动”,他的脸色倏地黑了,将纸条捏成了团,上沽是怎样的情形,他比任何人都清楚,透过门扉瞧了眼正熟睡的女人,一条素白的腿随意地挂在床边,完全没感受到他的怒火,他的小女人何时如此胆大?竟背着他偷藏秘密?.....
  翌日一早,是个艳阳天。
  谢婉君迷蒙地睁开双眼,一夜的好眠,让她的脸色红润,精神饱满,瞧了眼身旁早已空了的床铺,心里不免有些失落,她以为今日他会等着她一起起床。
  她坐起身,伸了个懒腰,想到容淮生答应她今日的约会,心情又瞬间变得美丽。
  她迅速起身,洗漱,换上衣裳,也就十来分钟的时间,便迅速穿过大堂来到餐厅,本以为会看到男人认真阅读报纸的身影,哪知扑了个空,餐桌上是热腾腾的白粥,安放在他们的位置,看起来容淮生应该并未享用,可是卧室没人,盥洗室没人,大堂没人,餐厅也没人,人去哪儿了呢?她正思索间,男人踏着晨露走了进来,他的身后跟着十几个身穿黑色西装的高大男人,站在门口止步,分立两旁。
  “起来了?”容淮生看了她一眼,走了过来,将人搂在怀里,亲了亲眉心。
  “这是.....?”谢婉君指了指门外的人,问道。
  容淮生拉着她坐了下来,“饿了吧,先吃早饭,忙了一早,肚子好饿。”
  “可是.....”谢婉君还是想问问清楚了再吃,这么多人看着,感觉吃饭都是被监视。
  “先吃,等会在说,”容淮生坚持。
  好吧,她也的确饿了,便安静地吃了起来,可是,今日的淮生让她觉得奇怪,至于具体奇怪在哪里她也说不上来。
  见她吃得差不多了,他才撑着脑袋缓缓开口,“小君,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恩?”谢婉君放下碗筷,坐直了身子,双眼探究地看着眼前的男人,男人的脸难得的认真,瞒着他的事情除了那件,再无其他,可是从昨日放学开始,她便一直和他在一起,她确定林辰未来过他们家,并且家里的电话也未响起过。
  “小君,好好想想了再告诉我,”容淮生牵起她的手,轻轻揉捏,她的手指十分漂亮,十指玉纤纤,指尖的戒指散发着盈盈白光。
  谢婉君瞧了眼门外站着一动不动的男人们,又看了眼似乎什么都知道的容淮生,最终不确定地问道,“所以,你知道了?是林辰背叛了我?”
  “小君.....”容淮生正视着她,这不是林辰背不背叛的问题,“你怎么能瞒着我去上沽?你知不知道那有多危险?”他思索了一会,手指用力地敲了下桌子,又咬牙切齿地说道,“是谁给了你报名表?我定要你们校委开除此人。”
  “这无关他人,这是我的决定,是我想要去的,”谢婉君激动得站了起来,她知道此事若是让他知道,定会黄了,可也没想到他霸道起来竟是这样让人抓狂,居然迁怒他人。
  容淮生睁着一双不可置信的眸子看着他的小女人,瞬间抓住了一丝新信息,心情更是郁闷,他的小女人不但要瞒着他要去上沽,还要保护那个罪魁祸首,仅仅只是想到,他的心便被揪得紧紧的,脸更是黑了,室内气压一下子降低了几个度,不容置喙地说道,“这件事情得听我的,我不允许我的女人去冒险,你必须给我乖乖呆在家里。”
  “淮生,你怎么这么霸道?”谢婉君都气糊涂了,面对这个将大男子主义进行得彻底的男人都无语了。
  “小君,你是第一天认识我?我霸不霸道你不知道?”容淮生的嘴角微微上扬,眼神意有所指。
  谢婉君当即明白了他的意思,的确,这个男人哪哪哪儿都霸道,她的脸倏地红了,结结巴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额,为什么说着说着感觉跑题了?.....他们明明在争吵。
  谢婉君立即正了下脸色,白了眼面前浅笑盈盈的男人,清了下喉咙缓解尴尬,眼眸一转,又瞧了眼门外站得笔直目不斜视的人,像是想到什么,立马问道,“所以.....外面的人,是专门来监视我的?”
  “不是监视,是保护,我本来就有这样的打算,小君,让我安心,好吗?”为什么他的小女人聪明起来便没完没了?他立即将人抱在怀里,解释道。
  “谁要保护,我可以保护好自己的,淮生,你不相信我?”谢婉君用力去推开他,容淮生见此,更是将人禁锢在怀里,不许她的逃离。
  呵,你一个弱女子,叫我如何相信可以好好保护自己?世道如此残酷,你却如此天真。这些话,容淮生一句都未说出口,只是轻拍着她的背脊,安抚着她的情绪。
  ......
  这是两人在一起以来第一次意见相佐而争吵,良久,一室沉默。
  “这件事情必须听我的,没有转圜的余地,我已经通知林辰,将你的名字去掉了,外面的人会一直保护你直到我回来。”容淮生打破了沉默,说出了决定,他知道这样会让她反感,可是却别无选择。
  “容淮生......你怎么能随意改变我的决定?”谢婉君一把推开他,气得转身便离开餐厅。
  “跟着她.....”
  他的命令在她身后响起,于是,一连串人一步不离地随她而去。
  谢婉君瞧着身后一连串面无表情的保镖,气到肺炸,用力将房门甩了上去,想了想,似乎还不解气,打开门,朝着餐厅大喊了一声,“容淮生,我讨厌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