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遇见甜妻 > 96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夜幕降临,江城的夏季如约而至,即使是夜里,仍旧无法驱散白日的燥热,这种日子也就半夜里能够睡上些时间。
  一连串步子自院子房顶传来,即使声音已是微不可闻,可还是引起了守在门外保镖们的注意,他们互相给对方一个眼色,立即进入戒备状态。房顶上的人摸至谢婉君房间顶上,将瓦轻轻拨开,将一缕浓烟吹了进去,而正当这时,保镖们也陆续上了房顶,一场拳头的较量不可避免。也就十来个回合,黑衣人们不断失守,明显落入下方,见此阵仗,黑衣人四处逃窜了起来,保镖们乘胜追击,打得正当兴奋,哪肯他们就这么溜了,于是,黑衣人左躲右闪,保镖们紧随其后。
  然,只听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声“走水了,走水了,走水了。”进入梦乡的人纷纷从床上爬了起来,向外望去。只见那火光正是从谢婉君所住的院子发出,浓烟四起,院内上下更是一片混乱,下人们四处逃窜,等到老管家闻讯赶来的时候,房子已被烧了一大半,一下人连衣服都没穿便慌慌张张逃出来,他今日做活做得累了,睡得特别死,被吵醒时,床榻边的同伴们早已不见踪影,他慌忙跑出来,却正巧被老管家瞧见,老管家见他那怂样,一股子气正没出发,一脚便踢上他的屁股,“慌什么?还不同他们过去救火。”
  那下人瞬间清醒,一眼望去,他的同伴们正一个个在井里拎着水往火源里浇,他忙捡起一水桶,加入了他们。
  追出去老远的保镖们远远便见火光,浓烟四起,空气里混杂着一股柴油味,这才当下反应了过来,这是.....调虎离山之计?连忙转身往回跑去,想到少奶奶还在那屋子里,更是焦急不堪,可这群黑衣人仿佛变了性子一般,缠着他们打斗了起来,实力更是与之相当,保镖们再想要脱身,根本不容易。
  这边忙得四脚朝天,原本已安睡的容泽最终也得到了消息,病重后的他更显苍老,得知是容淮生的屋子着了火,想起那屋子里还住着谢婉君,容淮生出发前为了她还专门见了他,他顿时着急了起来,连忙搀扶着下人要前去查看。
  等到容泽赶来时,火势已小了不少,但容淮生原本住的那间屋子烧得也差不多就剩一个空架子,容泽看着这阵仗,没由来的心慌,若谢婉君真有什么,那他期待着往后慢慢修复他和容淮生之间的父子之情这件事,也就完了。
  老管家见司令来了,连忙上前,“司令,你怎么来了?你身体不好,快回去,这里交给我。”
  “李用,人都救出来了没有?”容泽粗糙的手握着老管家的手,布满血丝的双眼里满含希冀地问道。
  “司令,那火势迅猛,该是有人蓄意而为,瞧瞧,这青石板路上居然还有柴油,刚刚您是没瞧见啊,这人怕是救不回来了。”老管家当然明白容泽的意思,自从三少爷死里逃生,容泽便对三少爷另眼相看,爱屋及乌,连带着谢婉君的地位也直线上升。
  容泽听后,身子明显晃了一晃,一口气堵在胸口,猛烈咳嗽了起来。
  “司令,您可得保重啊。”老管家为他顺着气,焦急地说道。
  容泽好不容易顺过起来,气急地说道,“这是何人所为,我容家也敢随意放火?去,派人去查,”双眼又看了眼满目疮痍的屋子,叹了口气,“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去,把人找出来,总该给淮生一个交代。”
  “是,是,是......”说着,老管家点着头,又叫了些人过来,一下子整个院子里更是繁忙了起来,下人们不断往返于水井之间。
  保镖们最终摆脱了黑衣人的牵制,却也都挂了彩,拼命赶了回来,房屋却已不复存在,几朵未灭干净的火苗挣扎着在微风中扭动,仿佛在嘲笑着他们的愚蠢,见有人在搜寻尸体,他们立即加入了其中。
  直至天空微白,热辣的太阳照耀着院子,使那才经历大火洗礼的院子更是冒着热腾腾的烟,燥热的风一吹,到处弥漫着一股焦味。
  经过他们的大肆翻找,最终在一截房梁下找到了一具烧焦的尸体,那尸体已是面目全非,烧焦的皮肉赤裸裸地暴露在空气之中,只看到手腕上的一只金镯子空空落落地圈在那里,那镯子经过大火一夜的烘烤,却仍旧闪闪发光,老管家认识那镯子,正是谢婉君手上一直戴着的镯子,想着便忙叫人将尸体用担架抬了出去,上头遮了白布。
  尽管容泽心里有数,但见到白布盖着的尸体时,还是差点晕倒在地,他有负容淮生所托,他没有照看好他的女人,让她葬身火海,这可如何是好。
  容家死了人,这件大事再怎么藏也藏不住,一下子整个街道都疯传了起来。一早,三五成群的人们在小摊前吃着早点,熙熙攘攘的议论声也传了出来。
  “你们可知道,那容宅烧死的是谁吗?”一男子大约二十多岁的年纪,咬着大饼说道。
  “哦?是谁?”一瘦削男人眉眼粗狂,那双眼更是黑不见底,仿佛能洞察一切,他不算是个八卦的人,才接了谢家药铺,整日忙得连饭都吃不上,难得今日歇下来,正打算吃个早点顺路去容宅看望谢婉君,容淮生已北上,照料谢婉君的重任担在了他的肩上,他才喝了口豆浆,便听到容宅着火的事情,便接了话来。
  “能是谁?听说是容三少夫人,也不知道这少夫人得罪了谁,竟有人要如此害死她,听说那尸体都焦了。”那人边吃边说,完全没有注意到谢仲景瞬间黑了的脸色。
  “你说什么?”谢仲景已至那人跟前,一把拎住那人的衣领,便提了起来。
  那人突然被提了起来,连忙攀着谢仲景的手,“喂,喂,喂,兄台,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题外话------
  致我亲爱的读者,我又来啦~~~!!!!重要的事情说N遍,求点击,求收藏,求红豆豆,感谢大家,鞠躬~~~!!!等我周末大更[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