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遇见甜妻 > 97证实传言

  周围吃早点的人被这边的动静吸引了过来,纷纷放下吃食围观过来。
  谢仲景反应过来自己用力过猛,只见那人已被他吊得满脸憋红,手一松,那人直接一屁股掉在了地上,对着那大口呼吸猛烈咳嗽的人问道,“你说,你怎么知道是遭人陷害?”
  那人好不容易缓过劲来,指着他半天,才断断续续骂道,“你,你,你怎得如此凶悍。”
  “恩?”谢仲景横了那人一眼,不耐烦地说道,“快,如实说来。”
  那人见眼前男人瘦是瘦了些,却是力大无穷,瑟缩了下脖子,最终无奈地说道,“这可不是我说的,我也是听我家隔壁小王说起,他就在三少爷门下做活,他说,昨夜救火可是花了好长时间,水浇下去完全没有灭的势头,原来那柴火是加过了油的,你说那火加了油可不更旺?这着火也就着火了,可专门烧了那三少爷的屋子,这不是有人蓄意谋害又是什么?也不知那三少夫人得罪了什么人,这三少爷前脚刚走,后院就起火了,还把三少夫人的命给搭了进去。听说昨晚容老爷也去了,但是这事却暗中力压了下来,不准私自传出去,可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哪怕再压,总有风声传出来。”
  谢仲景听完,转身就走,连吃饭的钱都未付,那店小二见他这凶悍的样子,最终也不敢上前讨要,只能自认倒霉。
  谢仲景一路上阴沉着脸,回想着那人说的那些话,他不相信他才相认的姐姐就这么死了,容淮生那么爱她,前日与姐夫相见时还对他说,他是谢家的男子,在他不在期间,应该时刻护着他姐姐,他还记得那院子里增添了护卫,怎得平白就让姐姐葬身火海?那那些保护的人呢?又是如何断定那烧焦的尸体就是他姐姐?他要去趟容宅,打听打听消息,想着便也这么做了。
  果然,他来到容宅前门,看到的便是容宅还是如往常一般,并没有如人家死了人一般挂满白绸,他在门口踌躇了一会,见一小厮正巧从那门口出来,肩上像是挑着些什么东西,一颤一颤地往街市上走去,他小心地跟在后面,直到无人烟的弄堂处,才将人劫持在一边,那小厮吓了一大跳,连忙求爷爷告奶奶留他性命,在谢仲景的胁迫之下,那小厮才将事情娓娓道来,所说的也和街上那人无异,更将之后的事情也全都说了出来,原来,容泽为了让容淮生安生前往北上,这事竟想秘而不发,将谢婉君草草葬了。
  谢仲景最终放了那小厮,回到谢宅,速速写了封家书,让人快马加鞭送给容淮生。
  容宅
  容云生慵懒地靠在他的太师椅上,听着手下们的报告,眼角上扬,邪气一笑,他的手边有只鸟笼,里面关着一只金丝雀,听到兴奋之处,他掏了些鸟食扔进了笼子,金丝雀挥动着翅膀开怀地啄了起来。
  “去,把消息传出去。”
  “可是,司令那边......”
  “瞒着老头子。”
  哼,容淮生啊容淮生,不知接到消息的你还能否安心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