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遇见甜妻 > 99有人要买你的命

  座座山头走蛟龙。
  暴雨的冲刷导致了山体的滑坡,响声震天,地动山摇。
  原本匀速行驶的火车头被突然而至的泥石瞬间淹没,挡风玻璃瞬间稀碎,司机死亡前恐惧的呐喊声未至,便已身首异处,紧接着便是一节车厢与一节车厢的惯性撞击,引来了无数的尖叫声,有人因为惯性当场破窗而出,狠狠甩了出去,有人撞上了铁皮桌椅,横七竖八地倒了一地,离火车头最近的车厢人员等到反应过来,暗自庆幸自己留了条命的同时,立即朝后面的车厢奔逃而去,现场场面一度失控。
  面对自然灾害,人类的力量总是那么薄弱。
  “子浩,派人统计人员伤亡情况,林辰,组织医学院的学生们进行救治,”容淮生身披一件雨衣,快步朝着事发点走去,边走边将心中的预案布置下去。
  暴雨完全没有要停的趋势,直线一般打在铁皮火车上,声音更是震耳欲聋,远远便见一道两人高的小山丘掩盖在火车头上,三米高的大树因为巨大的冲击力,连根拔起,横卧在火车轨道上,阻挡了去路。
  “老大,注意安全。”泥石流才来,之后的隐患无人得知,小心使得万年船,聂子浩紧随其后,嘱咐道。
  “看来火车是报废了,联系当地火车站,另外征用吧,组织人员雨停后清理道路。”容淮生的脸上滴满雨水,幕布般的雨帘让他的视线受阻,一切变得虚幻,看不真切。
  这边任务刚刚布置下去,便听得哒哒的马蹄声由远而近。
  “哈哈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突然一阵嚣张地粗狂笑声自后方而来,紧接着便是四面八方涌入的马儿嘶鸣声,只消一会儿,便将他们团团围住,刚刚在暴雨里奔跑的马儿似乎不满突然被勒停,在原地来回走动着,坐在马群之首的人身形高大,身上披着蓑衣,粗犷的脸上一双眼光射寒星,两弯眉黑如墨漆,最有特点的或许就属他的胡子了,满脸的胡子无声地述说着岁月的沧桑。
  “阁下这是......”聂子浩首先做作了揖,客气而疏离地问道。
  “此山由我开,此树由我栽,要从此山过,嘿嘿.....”那粗狂男人身旁的一尖嘴猴腮邪肆地说道。
  “三弟,废话那么多?”粗狂男人的另一边又胖又壮的男人骂骂咧咧,“你们谁是容淮生?”
  容淮生淡淡扫了他们一眼,嘴角一缕似有似无的笑意,这是.....等不及了?“不知各位找容某有何事?”
  “哈哈......”那老三像是听到了这世上最有趣的笑话,瞥了眼微垂着头的男人,“我们这群亡命之徒,找你能有什么好事?”
  “老三,你这话就不对了,我们这群亡命之徒怎么就没好事了?送人上路,免于这世道苦难岂不是好事?”那老二谈论起杀人来眼都不眨。
  “行了,”粗犷男人听得不耐烦了,制止了两兄弟的贫嘴,对着容淮生直截了当地说道,“有人要买你的命。”
  “哦?是谁?......”容淮生抬起头来,一双深邃犀利的眸子直视着粗犷男人的脸。
  “还能是谁?.....”老三得意忘形地就想将买家说出来,却召来粗犷男人狠厉的瞪视,立即禁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