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遇见甜妻 > 101杀戒

  “焦毅,我敬你是条汗子,管好你的手下,别让我大开杀戒。”随着那被一枪爆头的男人缓缓倒入雨水之中,他那冷而平的声音也随之而来。
  容淮生原本是想反正暴雨一直不停,或许还有坍塌的危险,既然有人免费提供住宿的地方,那么走一趟也就算了,顺便探探他们的口风,了解了解幕后之人究竟是不是他所想的那位,但是他知道了谢婉君在车厢里,便不想再拖泥带水,更不愿将自己疼在心窝子的女人送进狼窝。
  粗犷男人听着那声“焦毅”,眼中闪过一抹疑惑,这个久远到他几乎要忘了的名字,竟然从这个气场全开如神抵般的男人嘴里叫了出来。
  土匪们惊诧于容淮生鬼魅的动作,突然的死亡气息,瞬间让整个氛围变得压抑,所有人都不敢随意乱动,就在这样的对峙中,容淮生从容地走至车厢门口站定,他瞧了眼自己狼狈的样子,又看了眼那双刚刚解决了一条生命的手,顿时嫌弃地皱了皱眉,就在所有男人的目光下,弯腰蹲下,就着雨水细细地洗起了手指,直到满意为止,才打开了车厢的门,脱下身上的雨衣,扔在脚边,朝里面走去,甩上门,顺带阻断了所有人的目光。
  他才至玄关处,迎接他的不是温香软玉,不是美目盼兮,一只孤单的酒瓶向他的脑门砸了过来,还好他反应快,接住酒瓶的同时,将女人揽入怀里,谢婉君的背脊狠狠撞入男人的胸膛,立即奋力挣扎了起来,嘴里大骂道,“你个流氓,别碰我,你知道我先生是谁吗?”
  “哦?你先生是谁?”容淮生瞧着眼前这个不听话的女人,他原以为他会为了她私自跑出来而发怒,刚刚就在门口,他还在酝酿情绪,该如何发火,让她明白此事的严重性,然而却在她撞入他的怀里时,火气全消,听着她的怒骂声,嘴角勾起似有似无的笑意,心底更是起了逗弄她的情绪。
  “告诉你,吓死你......”谢婉君不断挣扎着,根本没注意抱着她的究竟是谁,只觉得他的臂膀如钢铁一般,根本挪动不了,她的底气十足,喊道,“容家三少,怎么样,怕了吧!”
  男人瞧着她说到容家三少时一脸骄傲地模样,心底更是软得一塌糊涂。
  谢婉君未听到身后男人的回话,以为他是怕了,遂急中生智,朝着他的手臂咬了下来,她用足了力气,可是只感到她的牙齿搁得生疼,这果然是铁臂,她为她的牙齿默哀三分钟。
  “怎么了?咬得很疼?”他一脸笑意地瞧着她的女人忙来忙去,想着如何自救,他的声线里夹杂着宠溺。
  谢婉君停止了挣扎,慢半拍地反应了过来,她立即扭着头,看着那个头发被雨水打湿,被他随意撸至脑后的男人,原本的恐惧,被惊喜替代,连带着嘴角也上扬了起来,转身抱住男人劲瘦的腰身,又是哭又是笑,“淮生,你怎么在这里?”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
  “额......”谢婉君的目光闪躲,脑袋里拼命搜索着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