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遇见甜妻 > 113噩耗来袭

  近几日,江城的雨下得绵绵不绝,天空灰蒙蒙的,乌压压得笼罩着整个城市。
  容泽收到容淮生遭遇泥石流的噩耗时,正在书房里习字,他浑浊的眼睛里隐隐染上湿意,抓着毛笔反复地沾着墨汁,然后又像是什么事都未发生一般持着毛笔悬空在宣纸的上方,却久久下不了笔,只有颤抖的手指泄露着他无比悲痛的心,毛笔上的墨汁就这么滴在了宣纸上,晕染了一大块。
  “老爷,请节哀。”老管家担忧地看着容泽,想起他上次因为三少爷掉落悬崖而重病,还好三少爷吉人自有天相,而这次,恐怕……原本想要瞒着,可此次事故非常严重,不但葬送北上的所有物资,而且江城几家影响颇大的家族后代均未幸免,于是他斟酌再三才决定将此消息告知于他。
  书房里响起宣纸的揉捏声,容泽将那宣纸紧紧抓入手中,手背上青筋尽显,他花了无数的力气才将喉间的腥甜咽了回去,又另铺了一张宣纸,他将宣纸码得整整齐齐,提笔便“刷刷刷”地写上了个大字,他望着那字良久,整个空间寂静无比,只剩窗外无休无止地落雨声。
  “李用,你说这究竟是意外还是人为?”他的突然出声打破了整个书房的压抑。
  管家抬起头,瞧了眼背脊虽已佝偻,却努力挺直的司令,不解地问了句,“司令,您的意思是……?”
  “李用,也许我年纪大了,最近一直想起淮生小时候的事情,”他的目光始终未离开他的大字,停顿许久,又像是不满意这张大字一般,没一会便被他捏的粉碎,他索性放下毛笔,向书桌后的椅子上坐去,“我这个三儿子从小便不得我喜爱,这些日子我反复琢磨,没有我的庇佑,他的人生路似乎走得太不顺遂,可即使我再不庇佑,他毕竟还是容家三少爷,他们怎敢背着我如此对他?”
  他们?司令的意思是……?
  老管家震惊地直视着容泽的双眼,很多事怎可能逃过他的双眼,只不过司令对这三少爷从未关心过,那么他也只能睁只眼闭只眼,然而,他却忘了,他是谁?他可是身经百战的司令,又有什么能逃过他的法眼。
  “意外太多便不再是意外。”容泽的眸光突然变得狠厉,他的心痛到几乎无法呼吸,他深深吸了口气才能缓解呼吸道里传来的窒息感,他以为上次淮生的劫后余生,是上天垂怜他这个老父亲的心,给他修复的机会,可最终……最终等到他百年之后,他将无颜面对孟书。
  他突的站起身,就着宣纸狠狠得写了两行大字,他将所有的情绪注入笔中,就在收尾时,力道用得太大,宣纸被直接穿透。写完,他将毛笔直接朝桌边一扔,毛笔滚了两圈,差点掉落。
  老管家连忙上前,一把截住毛笔,瞄了眼宣纸上未干的字迹,他的心没有来得抖了抖。
  只见那字苍劲有力,浑然天成,如狂虎猛兽般拽紧了他的心,只是那字带了更多的无奈与心酸,“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