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遇见甜妻 > 115若你成了,那么我要做你的妻

  “二少爷,您回来了!”站在门口的仆人见容云生的车停了下来,连忙打伞相迎,若是换了平时,容云生怎么的也会点个头,算是打个招呼,然而今日却没有,他的脸色如这天气一般阴沉,眸光更是阴霾。
  那个该死的女人的话还历历在耳,她说,若是他想真正成为这南方十六省的一把手,没有她的帮忙,他想都别想。哼,她算什么东西?一个连真面目都不愿意暴露的人凭什么如此信誓旦旦?更是大言不惭说若是他成功了,那么她要成为他的妻,做他的贤内助?这是谁给她的勇气?他容云生生平最不缺的便是女人,可同时他只喜欢听话的女人,像这种又自大脾气还不好的女人他娶回家做什么?添堵?简直是笑话。
  她居然还说现在他不答应她的要求不要紧,她给他时间考虑?他需要考虑什么?该死的她还慷慨地给他留了她的联系方式?哦,对,那张白纸还在他离开之前,她突然靠近他的身体时,轻轻塞入了他的西装口袋,容云生将手伸入口袋,掏起那张白纸,瞧了那串碍眼的数字一眼,直接将纸条捏得粉碎,随手丢进了雨里,不消一会,那上面的字迹便就这么融化掉了。
  “二少爷.....”仆人将他迎到门口,又叫住了他。
  “说。”他的口气并不好。
  “老爷让小的通知您,等您回来了去书房找他。”仆人见主子心情不好,连忙小心翼翼地说道。
  “知道了,等会就去。”容云生皱了下眉头,便入了房间。
  等到他来到容泽的书房,已是两个小时后,他敛去了身上所有的负面情绪,打开房门时便见他的父亲面窗而坐,正目不转睛地瞧着窗外的景色。
  他轻轻走了进去,叫了声父亲。
  容泽像是看得入迷,并没发现他的到来。
  容云生等了许久,又不耐烦地大声喊了声,“父亲,你找我什么事?”
  容泽动了下,转脸淡淡瞥了他一眼,语气不咸不淡,“你来了。”
  “是。”
  说完,书房里便又陷入一阵沉默,因为容泽的常年习字,整个书房里弥漫着一股墨香,这种幽幽的墨香使房间显得不那么压抑。
  良久,容泽才缓慢起身,或许是坐得时间有些长,他突然站起时有些摇晃,连忙扶了下扶手,稳了下,才将手朝他伸了过来,容云生见后,连忙上前一把握住他父亲的手,容泽的手因为常年握枪,手心里有两个厚厚的老茧,就只是这样单单握着,那感觉并不舒服。
  “云生,三弟的事情你有所耳闻了吧。”容泽叹了口气,微垂了眼睑开门见山道。
  “是,父亲,我也是今日才从报纸上得知,本就打算忙完工作过来问问您接下去的事宜,没想到咱们父子倒是想到一块去了,听下人报道您要见我,我这不是马不停蹄就赶来了。”容云生回道。
  容泽的眸光闪过一丝鄙夷,毕竟也算是久战商场的人了,这场面话倒是越说越好听,从仆人那他便得知他的这个二儿子两个小时前便已到家,却迟迟未来见他,也是,他单独掌管容家已有几年,他所做的每项决策都没必要向他报备,而此刻,他如此说,说得好听是尊重他的意思,说得难听就是他容泽平时太惯着这个二儿子,让他为所欲为惯了。
  “三弟的尸首我已派人出去寻找,怎么的也是我容泽的儿子,到了到了总不能闹个尸骨无存,你那三弟也是个命苦的,找着了,咱们容家也得给他风风光光办一办,他生前便一直宠着那谢婉君,这两人既然都没了,那便合着一块办了得了,这事啊,还得交给你办,找个风水好些的墓。”容泽拍着心脏的位置,心痛难忍地交代着。
  “是,一切按您的意思。”他容云生不和一个死人计较,容泽怎么说,他便怎么弄。
  顿了会,容泽暗暗调整了情绪,才道,“还有北上的事情看来还是要你多照应啊,此次损失惨重,可你大哥那已是迫在眉睫,这样,你明日便重新准备物资,择日便出发。”
  “可是,父亲,您有所不知,就单单三弟这次带出去的物资已是容家半年的收益,若是立马再拿出这些物资,恐怕接下去的资金周转不易啊。”容云生面露难色。
  “这件事情,父亲相信我们容家也只有你能将此事办妥,”容泽双手握住容云生的手,心中愤恨得要死,只怪当初太宠这二子,就这样将那经济大权全权交予了他,为了保住边境,此刻暂时也只能这么办,他装着一脸慈爱地继续说道,“云生,父亲知道,从小到大,你便想做大将军,此次父亲便会书信一封给你大哥,在你物资送达之时,给你一半兵权,你那三弟没福,你四弟还小,我们容家还是要仰仗你与你大哥啊!”
  哼,曾经他可是求着他的父亲让他也参与军事,可偏偏他的父亲说什么后方经济也是军事中的重中之重,叫他从商,却没想到今日三弟之死,却让他白白得了这一半的兵权,有了这一半的兵权,他还愁拿不下整个南方十六省?或许今后除了南方十六省,还有更多.....
  “父亲,您言重了,这次北上的事情,您放心交给我。”他暗自压下心中的窃喜,向着他父亲保证道。
  从书房出来,他完全甩去了刚刚回来时的阴郁,满脸红光,去特么的死女人,人啊,还是要有自知之明,过分的自信等于盲目愚蠢。这南方十六省迟早是他的天下。
  管家进入书房时,便被四溢的墨汁味薰到,只见一叠厚厚的宣纸被墨汁晕染,笔架孤单地散乱在桌角,容泽一边猛烈地咳嗽,一边锤着自己的胸口。
  “司令......司令,您可得保重。”管家连忙走到他的身旁,顺着他躁动的气息,为他倒了杯水,喂他喝了口,这才慢慢止住他的咳嗽。
  “孽子啊孽子......这些年,怎么就没看出他的狼子野心。”容泽万分悲痛地重拳敲打着桌面。
  ------题外话------
  要有转折点了,所以今日只能做些铺垫,明日容容和谢谢才会出现,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