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遇见甜妻 > 116安葬

  江城的雨连绵不绝,而村庄这边,天灰蒙蒙的,乌压压得一片,却忍了一个上午未掉下一滴雨珠。
  因为与土匪的厮杀搏命,最终送去了几个壮汉的性命,没了主心骨的家庭遭了难,娘儿们孩子们遭受了沉痛的打击,哭得肝肠寸断,仿佛这天塌下来了一般……
  容淮生原本打算第二日暗夜人员到达之际,便带领剩余人员走水路赶上下一站,还好他在出发之前便有了先见之明,将物资进行了分派,另一批物资直接走的便是水路。然而,此刻发生了这样措手不及的事情,他们只得再留一晚,对失去亲人的村民们做好妥善的安排,可是即便他对每个家庭或多或少进行了经济上的补偿,却仍旧无法减轻他们失去亲人的痛苦。
  “淮生,你已经做的很好了,”谢婉君心疼地看着身前的男人,缓缓走上前,从后面搂住男人的腰,他惩罚自己一般从事情发生到现在,便一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全身更是紧绷,性感的薄唇紧抿成一条线,目光悲痛地直视着不远处,那不远处,正是哭得伤心欲绝的村民们。
  感受到女人温软的身躯,容淮生才动了动僵硬的身体,转身将女人搂抱在怀,收回视线,将头搁在她的肩头,微微闭了闭双眼,并未言语。
  时间仿佛被定格了般,整个房间被浓浓的悲伤与自责笼罩,若不是他们突然闯入他们村子里,他们也不会遭受如此变故,谢婉君轻拍着男人的背脊,无声地安抚着男人的情绪。
  虚掩着的门被轻轻推开,聂子浩朝里面看了眼,正见他们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谢婉君首先发现了他,轻咳了一声一边推开容淮生,一边掩饰着尴尬。
  容淮生反应过来,朝门边看了一眼,淡淡开口,“什么事?”
  聂子浩清了清嗓子,才道,“焦毅带着人马到了。”
  “呵……”容淮生轻哼了一声,目光多了份狠历,老三毕竟是他的兄弟,做了这样的事情,他逃脱不掉监管的责任,“他倒是来的快,约了明天,他竟这么快就来了,带他去墓地,我马上就来。”
  “是。”聂子浩说着便带上了门,将空间还给他们。
  见聂子浩离去,容淮生收拾了下自己的情绪,将谢婉君重新拥入怀里,亲了亲她的额头,才道,“累了一天了,你早些睡,我晚点就回来。”
  “嗯,淮生,你别再自责了……”谢婉君想要说些让他宽心的话,却被他的眼神制止,他轻轻触碰了下她仍旧微肿的脸,心疼地说道,“嗯,让你担心了,你说的我都记得,你乖乖地先休息,我一会就回来。”
  “好,”谢婉君点点头。
  看着容淮生的背影渐渐远去,她才收回了目光,深深吸了口气,刚才还不觉得,此刻才真正感到身上像是散了架一般的疼痛,她缓缓朝地铺走去,舒展地伸了下手脚躺下,明明已是累到极致,即使心里一直默念着谢婉君,你累了,该睡了,可她的脑袋却不受控制地回忆着白日所发生的一切,怎么也无法安睡,索性睁着双眼,瞧着昏暗的天花板,等着容淮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