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遇见甜妻 > 117焦毅到来

  焦毅接到下属的报告时,他正悲春伤秋喝得烂醉,整个衣服未脱直接躺倒在炕上,不知今夕是何夕。
  总算被下面兄弟灌了醒酒汤,才渐渐清醒,得知老三被人抓了,还未真正了解前因后果,便急冲冲带着大队人马赶了过来。
  进了村子,才发现整个村子被一群训练有素的人严密控制了起来,连只苍蝇都别想飞进去,并且严禁他带人马入内,为此双方人马还起了争执,焦毅因着酒未全醒,又担心老三的情况,竟是当场发起了酒疯,跟人动起手来,不过也就几个回合,他便败下阵来,最终经过协商,除去他以外,另外让他带上了老二与两个弟兄。
  一行四人被带至墓地,远远便听到了震耳欲聋的哭声,那哭声伤心欲绝,听得焦毅眉头不自觉紧蹙,一阵不好的预感来袭,抬目所及便是十来口棺材整齐摆放在新挖的墓穴前,就只是单单看着这些,焦毅没有来的心情沉重了起来,他顿了下脚步,酒瞬间清醒了,步子突然变得沉重,良久,他才缓缓朝前走去。
  走近时,才瞧见几乎看不出原样的老三被人强迫着跪在墓前,那姿势甚是诡异,他的下半身已被血水浸透,半截白骨就这么暴露在空气之中,此刻正值夏日,那周围已是爬满蚊虫,那双腿不用看,废了,他的整张脸透着死气的煞白,疼痛使他浑身战栗,若不是他的浑身颤抖,谁还会看出那会是个活人?
  “焦先生,”聂子浩见人过来,冷漠疏离地叫了声。
  “老三?”老二眯着他那因肥胖而挤在一起的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昨日还活蹦乱跳的老三此刻死气沉沉地跪在那里。
  焦毅拦住了正要上前的老二,顿了会,才看向聂子浩。
  而这边听到有人叫他的老三回头便看到了老大与老二,忍着疼痛大叫着要老大老二快救救他。
  焦毅瞥了他一眼,又询问聂子浩,“不知我这三弟做了什么你们竟对他如此?”
  “这件事情你不知道?”聂子浩不屑地反问。
  “老二?……”焦毅厉声喝道。
  老二眼眸闪烁,他其实什么也不知道,只听说一早老三便带着手下几个兄弟下山了,具体做了什么他并不知晓。
  顿了许久,未等到回话。
  聂子浩凉凉地瞧了他们一眼,便见容淮生走了过来。
  在瞧见焦毅的那一刻,他突然加快了步子,狠狠一拳砸上了焦毅的脸,尤不解恨,扶正焦毅,又是狠狠一拳,焦毅被这突然而至的拳头打懵了,一下跌倒在地。
  “焦毅,我敬你是条汉子,曾在这乱世之中坚守军人的原则,没被权利诱惑,可是今天,你瞧瞧你带出来的兄弟,瞧瞧这一排排棺木,这些可都是你兄弟的杰作?做了土匪,你忘了原则?忘了当初为什么离开军队了?嗯?”容淮生面色愠怒地质问道,在这之前,他已对所有事情进行了了解,他了解了凌云寨,更知道这件事情其实也与焦毅无关,可也正是因为焦毅的用人不当,导致了今日的悲剧,间接地他也有责任,所以他无法克制自己,重重打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