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遇见甜妻 > 137真相

  窗外的雪似乎下得更大了,会议室里又一次陷入了安静。
  江明川因为容淮生的话深深陷入沉思,他大概算是个冷情之人吧,从小家境贫寒,六岁便被遗弃,过着颠簸流离的日子,从小缺爱的他从被容霖生救后,便一心一意跟着容霖生,钻研了一手好医术,爱,究竟是什么?他第一次去沉思除却专业以外的问题。
  陆远终究等不下去了,将椅子挪动至容淮生的旁边,深吸了口气,问了句,“三少爷,程医生已出去多时,怎么还不回来?”
  容淮生并未回话,将手里最后一点东西写完,放下钢笔,总算最后的一点工作告一段落,他抬目看了下墙壁上的时钟,已是凌晨两点。
  他捏了下眉心,动了下微酸的臂膀,才缓缓出声,“陆医生,如果你喜欢的人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你会怎么做?”
  陆远眉头皱起,深深看着容淮生,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这时,聂子浩推门而入,“少爷,程医生有话要说。”
  容淮生朝声源看了眼,点了点头,瞧了眼怀中的女人睡得香甜,便将人拦腰抱起,示意了一眼聂子浩。
  聂子浩走上前,将几张椅子快速地拼接在一起。
  容淮生小心翼翼地将女人轻轻放下,谢婉君骤然离开了怀抱,一会便苏醒了过来。
  “天亮了吗?”她睁开朦胧的双眼,问道。
  “还早,你再睡会,我要出去会,晚点过来接你。”容淮生蹲下身子,温柔说道。
  “额……啊,是不是有消息了?”谢婉君想起睡前的事情,一下子弹坐起来,头脑瞬间清醒了过来。
  容淮生点了点头。
  “醒都醒了,我和你一起过去吧?”谢婉君说着,揉了揉眼睛,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好,把衣服穿着,刚醒,小心感冒了。”容淮生拿起外套,帮她披在身上。
  等到一行人来到病房前,隐隐听到了女人痛苦的喊声,那声音陆远再熟悉不过,急急忙忙伏开众人冲进病房。
  病房内一片漆黑,陆远摸索着按亮了灯光。
  入目的便是程慧灵浑身汗湿地躺在病床上,手臂上的伤口十分狰狞,血肉外翻,面色惨白,突然而至的灯光让女人一下子紧闭了下双眼,稍稍适应后才睁开,见是陆远,沙哑的声音喊着,“陆远,救我。”
  “程医生?”陆远不可置信地看着床榻上的女人,也就几个小时未见,曾经熟悉的女人此刻消瘦惊人,“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程慧灵忍着疼痛,只是不停地摇着头。
  “三少爷,这是怎么回事?”陆远见容淮生走了进来,一脸怒气地质问道。
  “程医生可以告诉你是怎么回事。”容淮生站在病床前,居高临下地瞥了眼程慧灵。
  当谢婉君见到之前还和自己怒怼的程慧灵此刻毫无生气地躺在病床上时,还是感到了震惊,她茫然地看了眼容淮生。
  容淮生朝她轻轻点了点头,又朝着程慧灵问道,“程医生,听子浩说,你有话要说?”
  程慧灵疼痛难忍,被绑着的双手因为使劲挣脱而被绳子磨破,她知道她染上这毒,必死无疑,死相更是难看,她听着容淮生的话,竟轻蔑地大笑了起来,面目更是憎恶,咬牙切齿地说道,“三少,你手段的确狠辣,可是,我已是将死之人,你觉得你能从我这儿得到些什么?”
  “嗯,”容淮生点了点头,并不将她的态度放在眼里,“程副将的女儿倒是有骨气。”
  转而又示意了下聂子浩。
  “是。”聂子浩点头,单单做了个手势。
  门外便有两个黑衣人突然出现,他们手中拿着一个木箱,来到床边,将木箱子打开,里面躺着一只不明液体和针管。黑衣人利索地将针管内的液体注入程慧灵的体内。
  随着那不明液体进入程慧灵的体内,疼痛竟瞬间消失,整个人更是飘飘然起来,这种舒适感让程慧灵安逸地闭上了双眼。
  几分钟过后,程慧灵睁开了双眼,那眼中多了丝清明,一双眸子震惊地看着面前神袛般的男人,“你给我注射的是什么?”
  “续命药,”容淮生冷冷说道,“程医生,说说吧。”
  “说什么?”疼了大半夜的程慧灵总算得到了一丝喘息的机会,双眸不停转动起来。
  “程医生,有什么快说出来,省得再受这些苦楚。”聂子浩插话。
  “你什么意思?”程慧灵惊恐地问道。
  “程医生不会天真的以为您若不说些什么便就此结束了?”聂子浩笑道。
  病房内一片寂静。
  “程医生若不愿意说,那我们便要回去了,毕竟大家时间宝贵。”容淮生说着便打算搂着谢婉君离去。
  “等一等……”程慧灵喊道。她怕了,这种疼痛她不想再承受一遍,无论是谁,面对死亡都会惧怕。
  随着程慧灵的娓娓道来,除了容淮生靠在墙边,专心致志地把玩着谢婉君的手指外,所有人都惊讶不已。
  那些断腿或是断手的士兵,伤口的反复正是因为程慧灵给他们注射了毒液,这种毒液会使他们的伤口不断恶化直致死亡,注射第一个病患时,程慧灵做了很多心理建设,她毕竟是做医生的,正如聂子浩所说,她还记得学医时的第一节课,课堂上郑重的宣誓。
  可是她最终做了什么?第一个病患,她注射得比较少,可是即使剂量很少,最终那病人反反复复一个星期最终逃不过恶化的命运,伤口腐烂严重。有了第一个,便有第二个,第三个……谢婉君的到来,让她更是肆无忌惮起来,所有只要是她碰过的病人,她都会给他们注射,然后将这件事情嫁祸给她。
  良久,陆远才找到了自己的声音,“为什么?慧灵,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不相信,慧灵是什么样的人,共事这么多年,他还是了解的,虽有着大小姐的脾气,目中无人了些,可他知道她是善良的。
  
  ------题外话------
  明日继续!么么哒,爱你们!